第1章 初到龙城
  入暮时分,龙城。
  这乃是当今圣朝——大熙王朝的都城,方圆数亿里,庞大之极,神圣无比,修士奇人,多如牛毛,现在正是夜晚时分,却也热闹非凡。
  长街之上,两个长身玉立的少年,模样都颇为清秀俊逸,一个身穿黑布长袍,一个身着白布长衫,都是二十岁上下,他们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法力波动,微微然,不甚强烈。
  他俩正在慢慢走着,一边走着,一边对这京城夜景啧啧称叹。
  他俩都带着一个淡灰色的布裹,背在肩膀上。
  “琰弟,这就是京城的繁华,看啊,真是纸醉金迷,令人向往,跟这里相比,我们的乡下真是个不毛之地啊!”
  身穿黑布长衫的少年喟叹,神情中还闪过了一丝厌恶。
  白衫少年道:“浩哥,荒外再怎么不好,也是我们的家乡啊,褒彼也不用贬此的。”
  原来他俩的家乡在荒外,那里的确遥远非常,而且很是落后,就是一系列的村落而已,与龙城相比,说是云泥之别也不为过。
  而黑袍少年名叫荀浩,白衣少年名叫秦琰。
  “哈哈!”荀浩笑着,手指了指白衫少年,“琰弟,你可真是一根筋,我不跟你谈这个了。噢,前面有一家客栈不错,我们今天晚上就到那里落宿吧。”
  他俩朝前面一看,果然是一家灯红酒绿,张灯挂彩,人流熙攘的客栈。
  “好,我们就进去吧。”
  两人进了客栈,顿时整个空间感都不一样了,倒不是真实的空间给他们造成的感觉,只是因为客栈之内有各级强者,在散发着不同级别的、一阵一阵的法力波动,如潮水四处拍打,满空压迫。
  小二立刻热情迎了上来,脸上满是笑容,“两位客官里边儿请,您二位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呢?”
  “给我们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还有,我们还没有吃饭,等会儿给我们送到房间中去,有劳小二了。”
  荀浩说道。
  其实他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两个人一起,更有保障,秦琰素来知道浩哥小心谨慎,况且他自己也有这想法,自然便是同意了。
  “两位客官只要一个房间?”小二有些迟疑,毕竟如果开两个房间,能多赚点钱。
  “是啊,怎么?小二对此有什么疑问吗?”荀浩怎么会不知道小二的心思。
  “没…没疑问,好嘞,二位客官请跟我来,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看房间。”
  小二仍旧殷勤,但显然不如刚才。
  两个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只管跟着小二走。
  然而,在客栈的一个角落,一张桌子上,却有几个男人已经盯上了他们了,说准确一点儿,是盯上了他们背上的布裹。
  秦琰和荀浩都是来自荒外的大野村的,两人是总角之交,从小一起玩到大,感情很好。
  两人同年出生,荀浩只大一个月。荀浩比较聪明狡黠,做事又快又好,深得村中人的喜欢。
  而秦琰则比较勤快,待人友善,但这并不表明他不聪明,相反,他也很聪明,而且,他比较豁达和洒脱,功利心不重。
  两人这次来京城,目的是到四海闻名,群雄敬仰的仙道十大门派之首——真一门,求师学艺的。
  仙道门派,历来众多,但是,若论其中实力最为雄厚,势力最为强大的,那就是十大门派了。
  而十大门派中,真一门最为突出,可以说,真一门跺跺脚,天下震动,如果没有真一门,等于群龙无首。
  在这样一个修道求仙的世界里,俗世的王朝算不了什么,甚至会成为仙道门派的附庸。
  各个门派都会招收弟子,而名气越大的门派,想进去其中求仙的人就越多,真一门自然不用说了,年年的选仙之日都有无数报名的人。
  这其中,侯门贵子多的是,但大多数都进不去。
  原来,真一门自有他们的选仙原则,不管在俗世如何富可敌国,亦或是穷无立锥之地,只要根骨佳好,有修仙的天资,那就能被选到。
  那么,荀浩和秦琰两个区区荒野山村的人,凭什么要进真一门呢?
  第一,他们还年轻,与其在闭塞野村庸碌一世,不如出来拼搏一番。况且,如果修仙有成,即使不能飞升成仙,也能在俗世谋得一官半职,须知,就算是俗世官场,修士也是很吃香的。
  第二,秦琰和荀浩有一定功底,他俩在村间学过武道,还能运用法力了。
  反正,无论如何,他们都想进一个门派求仙,既然如此,那就直接选最好的门派吧。
  于是,他们决定去真一门。
  但是,真一门可是收学费的,秦琰他们也是知道这点,所以村人都拿出了自己的一半积蓄,有钱出钱,有法宝出法宝,终于凑齐了许多纯阳丹药,让荀浩和秦琰带去,作为进门派的学费。
  他俩背着的布裹中,是纯阳丹药。
  炼丹与修仙简直是相伴始终,不知道从哪个纪元以来,就有修仙和炼丹,修士多会炼丹,炼丹辅助修仙,两者关联重重。
  丹药分为十品,一品为最次,十品为最佳,中间者类推。
  纯阳丹药,是所有仙丹当中最普遍常见的,因为它炼制方法多样,种类多样,有的人可以炼制出一品的纯阳丹,有的人却可以炼制出十品的纯阳丹,这当然和炼制的人有很大的关系。
  却说荀浩和秦琰洗漱了一番,又吃了一顿饱饭,虽然赶路一天了,但是精神倒还十分旺盛,这个时候,夜已经渐渐深了,一轮弯月挂在中天,照射着清冷的白光。
  荀浩和秦琰把房间的灯关了,屈膝盘坐,进行着吐纳之法。
  只见得,他们手指捏诀,引动法力,法力便化作一丝丝气流,开始流转起来。
  一丝丝气流从他们的鼻端,毛孔之间,流转出来,然后经过月光的洗练,便显得更加纯净,再后又重新吸收回去,洗礼着躯体。
  然而,他们的法力化作的气流非常单薄,波动也不大,说明他们在这一境界上修为不高,估计连十钧都没到。
  修道者,需要先练成法力境,只有拥有法力,才能修炼神通,当然,法力越大,修炼的神通也会威力更大。
  当然,神通还算不了什么,大道才是值得永远追求的,天地之间,总共有三十三种大道,每一种大道,都有演化万物,毁灭诸天的威力。
  和三十三种大道相比,神通真的恐怕只能算作蚂蚁一般的存在,亿万种神通都未必能聚合成一种大道。
  拥有百钧法力,才能修炼神通,否则,就算是把神通的修炼方法摆在你面前,你也会茫然不知所措,因为你感应不到神通的气息,领悟不了神通的意境,根本无从修炼。
  拥有百钧法力以后,就可以修炼各种各样的神通,当神通修炼的越多,法力越大的时候,各种劫数就会降临,有的劫数能感应到,有的则无声无息,无从感应。
  这个时候,是渡劫阶段。
  共有九九八十一种劫数,有的人度不过劫数,有可能堕落成魔,或者灵魂化鬼,甚至身死道消。而度过劫数的,则全身都会被淬炼成精华,一块血肉,一段筋骨,一缕神念,都是法宝。
  这个时候,你会拥有千钧法力,也会发生天人感应,就是你会渐渐感应到天道的各种无常,各种奇妙,各种浩大,这标志着你跨入了飞升阶段。其实这个阶段的天人感应,主要是感应飞升隧道,只有找到飞升隧道,才能飞升到天界,便是成仙。
  天界,那是另一个天地了,法则不同,秩序不同,修炼不同,一切都会更上一层楼,非下界人士能想象的。
  当然,这个时候,你会拥有万钧法力,那是什么概念,可以说,修道者千千万,达到万钧法力的,少之又少。
  拥有万钧法力,便是成仙了,开始触摸到三十三种大道的背影,触摸到它的气息,然后渐渐可以修炼。
  但是这一切太过遥远,荀浩和秦琰不过是十钧法力,神通修炼不了,只能修炼一些武道。
  两人吐纳良久,突然,张口一吐,一股黑色气流吐了出来,化作黑色粉末,落在地上,如同火焰燃烧之后的灰烬。
  “这套洗练吐纳之法,还真是管用,每次晚间饭后,借着太阴之力,洗刷身体,祛除杂物,不但不让其污染身体,形成修炼的阻碍,似乎还能增进法力,我感觉我的法力又增大了一点。”
  荀浩有些兴奋地说道。
  “哈哈!”秦琰同样是洋溢着兴奋,“是啊,我也感觉到头脑清晰,躯体清爽,身轻如燕。”
  两人解开了盘坐的姿态,荀浩依旧谨慎,忽然说道:“吐纳了这么久,我们的纯阳丹药不知道还在不在,那可是村人的心意,也是我们的进阶之资,可别出问题才好。”
  “那我们就拿出来看看吧。”
  秦琰倒没有显得那么担心。
  他们把两个布裹藏在床底下,此时荀浩早已探到床底下,把纯阳丹药拿出来。
  打开一看,丹药依旧在,两个布裹的纯阳丹药加起来,足足有上百枚,一颗一颗,剔透晶莹,药香浓郁,一股一股的纯阳之气散发着。
  “还好,还好,丹药还在,我就放心了。”
  荀浩大松了一口气。
  “浩哥时时谨慎,处处小心,这自然是一个优点的。而且,龙城这么大,什么人都有,纯阳丹药又散发这么大的药味,很容易让人发现,我们的确需要加倍小心。浩哥,我们赶快收起来吧。”
  秦琰说着便要收拾布裹。
  “不错,我们赶快把东西收好。”
  说罢,两个人便要把布裹收起来。
  然而,正当这个时候,忽然之间,一股强大的法力笼罩开来,密布了整个房间,彻底封锁起来。
  随后,一个声音传达了下来:“年轻人,把丹药留下,我不会伤害你们。”
  “是谁?”
  荀浩和秦琰同时一惊,视线往四周看了去,与此同时,他俩也感应到了阵阵法力波动,很强大,使得他俩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他俩感觉自身体重也加重了似的。
  他俩都感觉到,这股力量,即使没有百钧法力,也有数十钧,比他俩那十钧法力也高出数倍。他俩试着生出了突破的念头,顿时被这股强大力量压得近于绝望。
  房间的门是锁上的,但是随即,只见到房门被轻轻一拧,没有弄出什么声响,便被拆开,房外进来了三个男人。
  正是刚才盯上了荀浩和秦琰的那几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