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明至人间
  山脚下的小乡村炊烟袅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雾间悄然洒在了田野。鸡鸣狗吠,已是最寻常不过。但是今日却有些许不寻常,一早上王家小院子里就聚了不少人,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王家是从国都搬来的一家子,小儿五岁,大姑娘九岁,平日里王家丈夫王德靠打猎为生,妻子沈氏在家做点刺绣,攒着一个月到县里卖点补贴家用。
  此刻一家老小都在哭泣,沈氏哭天抢地,身边是已经断气的王德。村长也是愁眉苦脸的,周围邻居或者村里人也不由唏嘘,这王德死了,这寡母孤儿怎么过呢。可不就得村子各家接济着抚养,在这个饥荒又战乱的年代,谁家又能匀出一口给这可怜人呢。
  “这王德现在已经死了,之前不是咱们这个村的,所以也没个祖坟可以迁入。”村长环顾四周默不作声的人群,“所以我打算给他在山腰,就孙家那块旁边给他葬了。”
  “凭什么!”人群中有人不服,正是孙家大儿子孙大山,“那是我太爷爷在世亲自挖土整平,以后是给我们小辈子子孙孙的,当时划给我们也是出了钱的,这么个外人凭什么占了一半。”
  “就是,村长。这你想照顾王家,也不能用我们孙家来做人情吧。”说话的是孙二山的妻子钱氏,是个泼辣的。
  “那把他放在村头那块荒地。”
  “不行,那是会破坏我们村风水的。”李家老太太第一个不答应,她满脸皱纹,银发簪着个银钗,已经是花甲之年。她也是村里岁数最大的,说话也算是有不少分量。
  “那你们说说,该放在那儿?”村长苦恼又烦闷,这还才是个葬地就已经这么费口舌,让他们帮衬孤儿寡母怕是更不肯。
  “山后那块阴凉地不是空着吗?”有人提议,是周家的小儿子周金。周家算是村子里过得比较好的,壮丁多,就算这样,平日也是难有顿顿吃饱的时候。
  “那里常年不见光,风水更不用说。这对王家以后的运势也不行啊。”
  “王家就剩下孤儿寡母,还有什么可运势的。”
  “是啊,这天虽然凉了,也不能久放尸体。”
  “对啊,臭了怎么办。”
  众人左一张嘴,右一张嘴,吵嚷不停。而今日的主角王家反而无人在意了。
  突然,所有人都闭嘴,震惊的看着眼前。是一位身着素白色长裙又染着淡蓝色裙摆的少女,约摸着十六七岁,鹅蛋脸上一双水盈盈的杏目,眸光涟漪着,看人一眼足以勾魂似的。眼尾处一点红色泪痣,衬得眼眸多了春意。且不说肤如凝脂,身姿窈窕又浑身透着股不可亵渎的气势。
  “这姑娘,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分明没人啊。”
  “她长得比之前看到唱曲儿的都好看。”
  嘻嘻索索的讨论,满身的贵气让他们不敢接近。众人看着这个天仙般的姑娘凑到王德尸体身边,轻轻敲了敲他的额头,王德便缓缓睁开了眼,见此王氏连连磕头感激,儿女亦如此。
  “谢谢仙人救命,谢谢。”
  王德还一时没缓过劲儿,只看到妻子儿女都哭着在磕头,听着周围人言语才明白自己从阎王爷手里被救回来,连连磕头致谢。
  “我不是仙人。”少女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作为一个夜猫子,起这么早实在是太困了。
  这话一出口,全都噤声一瞬,看向少女的眼神也多了丝畏惧狐疑,“不会是妖怪吧。”不知是谁先开了口,村民们又开始了悄悄的讨论,眼见着惊恐起来。
  少女撇了撇嘴,怕这些人在乱想,只得道:“我是神明。”
  话一出,村长跪,村民皆跪,只听头顶的神明说道,“仙人是凡人修炼几百年才荣登仙界,我们神明天生便是神,与日月同生。”
  原来刚刚神明是觉得仙人身份辱没了她。村长吴老狗心想,作为村长,他比其他人稍稍淡定些,但也不敢仰视神明,“神明大人,不知道您此次下凡,是有什么吩咐吗?”
  众人盯着眼前华丽的绣花鞋,不敢言语,只听得神明大人懒懒说道,“月神和一个凡人相恋,坏了忌讳。神之尊者派我下凡了解何为情爱,为何月神宁愿下凡做凡人也不肯归天。”
  村民们低着头互相看,或是惊讶,或是害怕。怕的是听了何等秘密,该不会变哑巴吧。
  “还有一事,这数百年都没有修仙的仙人,所以来看看,是不是这近百年没什么好苗子,还是凡间出了什么乱子。”
  “这凡间的一些事,可现下与我说道说道。”神明少女忽然一跃而上,坐到了王家门前的一棵枣树上,悠哉地晃着腿。
  这神明有令,村民们自然热诚地说了起来,一言一语的,她总算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目前所在乾坤大陆,有三个大国和数个不起眼的小国。大国是灜国,越国和曌国。最强的是曌国,而灜国最弱,这三国常常发生战事,总有招兵买马。而此村正是在灜国,虽然算不上边界,也不是特别远。来招兵的时候,他们都躲到了山里才勉强避免。
  “怪不得修仙者少了。”神明少女话音刚落,周家小儿子周福便机灵道,“若是神明大人愿意,我们举家愿修仙侍候神明大人左右。”
  “我们也愿意。”这儿没人是傻子,自然是个个附和,都盼着万一能修仙,就可以享荣华富贵。
  “修仙也得从小,超过十五岁已然是无用。”神明少女添了句,“小于五岁也不行。”她可不是来开幼儿园的。
  “我家有三个孩子,都不满十五岁。”
  “我家也有两个。”
  一群人叽叽喳喳说开了。
  “这得看资质。”
  “我家小虎三岁就会爬树。”
  “我家小溪五个月就会开口。”
  眼见着愈演愈烈,神明少女及时叫停。
  “仙人确实短缺,念及此,不论是何资质,我都打算看一看。我会在这里挑选一个月。”
  “我记得刚刚你们说葬王德的阴凉地还空着。”神明少女得到肯定回复,拨弄了一下腰间铃铛,“明日,你们把想送来的人送到那块阴凉地,每日傍晚再来接。”
  “这,神明大人是打算?”村长吴老狗有点慌,说实话他对眼前这个神明大人有点不信任,再加上她要的都是孩子,传说妖怪有用孩子练就长生不老的,万一她不是神明。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这一个月我会在阴凉地给他们一些试炼,倒不会危及生命,但苦和累是避免不了的。愿意就送过来,不过若是资质不够,我也会随时不要。”
  “最好在十六之数,男女均有,我累了,先走。”神明少女一个转身,消失在众人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