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符二十一年,六月初五。盛京,端王府。
  今儿是端王曲澜修跟丞相千金凤倾城成亲的大好日子,素来清冷的端王府里,张灯结彩,宾客满座,喜乐震天,鞭炮轰鸣。
  京中最有名的司仪一脸喜气地大声主持着婚礼,心中暗暗盘算着,如果这一桩婚事成了,肯定少不了自己的赏赐。
  今儿的成婚对象,可是京中最有权势的人家了。男方是皇四子,端王曲澜修,女方也是赫赫有名,传闻中的京城第一美人,当今丞相千金凤倾城。
  虽然说这大小姐是庶出,但是贵在是长女,传说丞相大人对她的宠爱,并不逊色于嫡出的二小姐。这不,竟然有机会嫁给最受太后宠爱的端王做王妃,真是叫京中无数贵族小姐羡慕不已。
  “夫妻对拜!”
  高声喊了一句,司仪眼巴巴的望着,就等那二人行礼之后宣布礼成自己好去拿赏银,可是此时,事情忽然发生了变故。
  “停下!”
  大堂门口传来了一声清脆却霸气十足的叫声,众人回头,却看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那女子一身火红嫁衣,面容精致,神采飞扬,顾盼之间,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属下们该死!竟然没有拦住她!”
  几个盔甲凌乱、鼻青脸肿的侍卫跟了进来,看见站在大堂中的王爷那如同寒霜一般的脸色,连忙跪下认罪。
  “王爷,今儿的事儿可不能怪众位侍卫大哥。”那女子凌厉的目光在凤冠霞帔的新娘身上扫过,又落在了旁边站着的端王身上,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让堂内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本姑娘才是凤家大小姐,皇上和太后钦点的端王妃。不知道眼前跟端王成亲的这一位,是哪里冒出来的骗子!”
  众人一惊,视线在两个新娘身上来回打量,心中纳闷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眼光毒辣的人,已经发现那跪在喜垫上的新娘,身体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凤九眼带审视,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喜袍的男子,眼中随即流过赞赏。好一个端王!果然是人中龙凤!怪不得原主凤倾城至死也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只见身前的男子身形修长,气势沉稳而内敛。一张俊脸宛如天作,线条硬朗,轮廓分明。剑眉入鬓,双眼凌厉,鼻梁挺直,薄唇微凉,脸上虽然没有多余的表情,可是那通身的气派,却隐隐露出了睥睨天下的气势。
  想起了身体本来主人凤倾城的夙愿,凤九眉眼一弯,从腰间扯下当初端王送来的定情信物——玲珑玉佩,素手一扬,丢给了那男子,红唇边的轻笑足以魅惑众生,“王爷,今日是你跟倾城的大好日子,你却连自己的新娘都认不出来,着实伤了倾城的心啊。”
  端王抬手接住,余光一扫,果然是自己派人送给凤倾城的信物。
  抬眼打量眼前的女子,只见她面容精致,玉颈修长,一袭火红的凤裙嫁衣衬得身材玲珑有致,如瀑的长发倾泻到腰间,更显细腰不堪盈盈一握。最最勾人的便是那双凤眼,颦笑之间,含俏含妖,水遮雾掩,媚意荡漾。
  曲澜修目光深沉地扫过凤倾城身后那溃败萎靡的侍卫,又转向了跪在的地上发抖的女子,语气凌厉不已,“这确实是本王未来端王妃的信物。不过你是凤倾城的话,那跟本王拜堂成亲的又是何人?”
  凤倾城美眸流光,勾唇一笑,“臣妾也不知道呢。臣妾本来要赶来跟王爷成亲的,可是竟然忽然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说王爷正在举行婚礼,臣妾连忙赶了过来,所幸不是来的太晚。至于跟王爷拜堂成亲的这位是谁,王爷该亲自问问才对。”
  “骑云。”曲澜修好看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声音却如同结了薄冰。“在。”听到了主子的吩咐,本来安静地立在一边的冷面黑衣男,马上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新娘拉了起来,大手钳住她的脖颈,让她直视端王。
  被掀开了盖头的凤饶雪又惊又气又恨,层层的胭脂都没有能掩盖她脸上的惊骇和苍白,本来好看的杏眼如同见了鬼般惊悚地睁着,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堂中醒目无比的凤倾城,“不!不可能!你已经死了!这不可能!”
  凤饶雪恐慌至极,双手也紧紧抓住了曲澜修的衣袖,急切地道,“王爷!凤倾城已经死了!这个肯定是鬼……王爷,快救我啊!”
  曲澜修冷冷地甩开了那双碰了他袖子的手,眼底的厌恶不加掩饰。
  此时,凤饶雪已经惧怕的颤抖。她喜欢端王已久,可是这个凤倾城不知道哪里来的幸运,竟然被皇帝赐婚给了端王!今日已经她亲自带人去梧桐院给凤倾城灌了毒药,等到她断气了之后,又把她藏在床下的暗格之中,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这已经死了的凤倾城,怎么还能好端端地站在她的面前?
  做贼心虚的凤饶雪,把眼前的凤倾城当成了前来找她索命的恶鬼,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妹妹,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姐姐不是好好儿的吗?”凤倾城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凤饶雪那狰狞扭曲惊恐之极的脸,勾唇一笑,眼中光彩照亮了整个大堂,“对不起诸位,倾城的妹妹素来患有疯病,一直想要嫁出去。今日也是旧疾复发,以为是自己要嫁人了,这才闹了笑话,让大家见笑了。”
  被这变故惊掉了下巴的众人一听如此爆料,马上兴奋地讨论了起来,“凤家二小姐凤饶雪,竟然有疯病吗?”
  “我看是,不然怎么会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姐姐的婚礼上呢?你看她还说自己的姐姐已经死了!这凤倾城不是好好地站在这儿么?”
  “你们看她的脸,多么狰狞,多么恐怖,一看就不正常。”
  “本公子本来还想去凤家提亲呢,亏得没有下手那么早,不然要是娶了一个疯子回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啊。”
  一个世家公子轻轻摇着手中折扇,死里逃生般的开心,对着旁边的人低语。
  “王爷!她是鬼!王爷快保护我!”凤饶雪惊恐地盯着俏然而立的凤倾城,躲到了曲澜修的身后,身体抖如筛糠。
  曲澜修皱了皱眉,对着那一身黑衣的人吩咐道,“骑云,凤二小姐旧疾发作,送她回凤府。”
  骑云冷着脸应了声,大手钳着凤饶雪的要害,不容置疑地把使劲儿挣扎的女人往外拖去。
  凤饶雪双眼瞪得极大,惊骇不已地盯着那红衣“女鬼”,哭的声泪俱下,“凤倾城,你死了都不让我安生!再纠缠我我便让你不得超生……”
  凤九对她的咒骂也不在乎,对着曲澜修妖娆一笑,“王爷,竟然已经没有了闲杂人等,要不我们就继续成亲?”
  曲澜修邪魅一笑,狭长的眼中意味不明:“重新拜堂。”
  众人看着这场变故,心中惊骇不已,好不容易把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脏放回了胸膛里,却听见那吓呆了的司仪声音颤抖地高声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最快更新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