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经连吃了三天的汉堡和薯条了。
  这些在以往被她视为洪水猛兽的东西,在此刻她困窘的情况下,无疑是她的救命稻草。
  也许她该庆幸美国的汉堡比中国便宜多了。
  埃利莎叹了口气,正对着她的镜子也照映出她的表情。
  金发碧眼的尤物,此时正凄凄惨惨的咬着手中汉堡。
  这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公寓,整个房间除了摆放了一张床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零零散散的摆放在地上,看起来邋遢极了。
  埃利莎自从三天前猛然惊醒之后,除了填饱自己的肚子之外,都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哪有什么时间去整理这件房间。
  惆怅的她坐了好一会凉地板,摸摸兜里的几块硬币,不得不开始正视起自己的吃饭大计起来了。
  三天的时间也可以足够的让她缓过神来了,她开始正视自己不是在2015年的中国,而是睡了一觉就突然蹦到了2004年的美利坚众和国。
  而她身体的原主,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就吃了安眠药自杀了。
  虽然不知道美国的安眠药为什么这么容易搞到,但埃利莎的心里还是很惆怅。
  指不定这妹子没自杀,她就过不来了呢。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爱国主义者,混完大学之后就再没碰过英语,埃利莎估摸着她的英语水平也就只能和初中生一较高下。
  当然,说不准她还会是那个下。
  现在骤然来到了美国,埃利莎悲哀的发现,虽然她能够听得懂别人说话,但她除了能看懂几个数字之外,其他的单词简单的还能勉强记起几个意思,剩下其他的对她来说,她也只能一脸懵逼了。
  就这样,受过大□□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中四年本科的埃利莎,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睁眼瞎,再简单粗暴的来说,俗称————文盲。
  就当她开始琢磨着自己该怎么赚钱的时候,她那个早已被以后淘汰的手机,嘟嘟嘟的叫了起来。
  她看着屏幕上浮现出来的“珍妮”的名字,犹豫再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这三天来,这个珍妮打了不少电话来,但是埃利莎拿不准她是原主的什么人,再加上恍恍惚惚的,就一直没接,但是有些事情终归总是躲不过去的。
  她长呼了一口气,朝电话那头干巴巴的“喂”了一声。
  ————————————————————
  拥有者这家烤肉店的老板显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这位名叫麦克劳伦斯的男子,足足上下用他那小的吓人的眼睛打量了自己手上这位“好员工”十多分钟,才开口说了话。
  “埃利莎·塞丽娜小姐。”他翘了翘自己的二郎腿:“我能够大概明白你母亲去世,你那种心情。”
  “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够明白,我希望你能够主动的为我们餐厅做出贡献,而不是在我这请了三天假期,就真的足足放了三天假。”麦克眯了眯眼,从外表看上去,这位男人足足有一百八十磅(可能或许还不止。
  下午的烤肉店并没有什么好生意,但是有着麦克的监视,员工们还是一副忙碌的景象,但实际上都是悄悄支起耳朵来听着这场好戏。
  看着埃利莎一言不发,麦克也无可奈何,只能又尖酸刻薄的讽刺了她几句,佯装作大发慈悲一般的只扣了她一天的工资,就让她离开了。
  “上帝啊!我早说那头蠢猪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珍妮拉住了离开桌子的埃利莎。
  “上次你请假请的那么顺利,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可恶的资本家怎么可能那么好心,要我说,估计他还是为了上次你拒绝他的事情在报复呢。”
  她们来了后厨,珍妮表现的比埃利莎还愤愤不平。
  “珍妮,别说了,他在那看着呢。”埃利莎朝她使了个眼神,珍妮立马机智的住上了嘴,带着埃利莎一起卖力的刷起了盘子来。
  珍妮拥有着西方人典型的高鼻深目的特征,身上背负着“文盲”“路痴”,又要加上个脸盲的埃利莎费了好大劲才记住了她。
  好歹拥有了一份工作,不置于混到没饭吃的地步,埃利莎只能打算自己先存下一点钱在考虑离开的事情。
  她总不能当一辈子的女招待吧。
  从这几天的打探看来,埃利莎已经对自己的身份摸的差不多了,看来那位一百八十磅先生那么针对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拒绝了他的——求爱?
  被挑了十几次刺的埃利莎如是想到。
  好在幸运的一点是,每逢晚上她总算能得上了不少小费,这家烤肉店地理位置不错,人流量一到五六点就猛增,再加上来吃东西呼朋唤友的大约是男性居多,仗着人美“嘴甜”的优势,她一向是餐厅中小费得者的no.1。
  而珍妮和一众员工对埃利莎拿那么多小费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我之前还以为你会对兰杰尔的事情在意呢,看你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珍妮把自己的员工服收好,朝一边等着她的埃利莎说着。
  “….兰杰尔…”埃利莎顿了顿,突然蹦出来了个男名让她心里一震警铃,这几天原主既没什么什么家人找上门,在餐厅里除了劳伦斯的刁难,也算是混的如鱼得水,她也就不由放松起来。
  她故意找了个临摹两可的说辞。
  “…他,最近怎么样了吗?”
  从珍妮这个角度望过去,只看的见埃利莎的面庞低着,看起来颇有几分落寞的味道。
  “我早说了,虽然他说是因为什么狗屁经济经纪公司的限制才跟你分手,但——骗鬼去吧!你又不是没有看见,谁不知道他最近和那位剧院的女二号打的火热?”
  珍妮语气中是满满怒气,显然是不知道,埃利莎无论是什么地方,都甩出那个诺丽不知道多少条街去了,可那男人似乎瞎了眼。
  珍妮还是絮絮叨叨的说着,埃利莎却开始怀疑原主吃安眠药是不是和母亲去世,又惨遭劈腿分手有关了。
  身为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美女,本来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上作为人生赢家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但却了无生趣的吃了安眠药,死了都没人知道。
  埃利莎也只能为原主叹了口气。
  不过——她心疼原主,那么谁来心疼她!
  和珍妮在街道口互相道别后,埃利莎满脸憔悴的回到了家。
  拿着所剩不多的护肤品勉强做了个基础护理,埃利莎又在心里扎起来了小人来。
  本来作为一个富家女,她不沾赌,不沾毒,每天晚上十一点之前必回家,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混混也就舒舒服服的到头了,在加上她嘴巴甜,在一众圈子里面也都吃的开,混的风生水起。
  结果一觉醒来,就成为了一个女招待。
  一下子从混吃等死的娇小姐到下一秒就可能饿死在街头的可怜女士,这从天堂到地狱的距离,好在她心里承受能力强,接受力度快,才没醒过来的时候又干脆吃把安眠药死回去。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还是挺怕自己就算是死了,也回不到□□。
  “我的运气,还真是….见鬼了阿….”她喃喃自语,脑海中就嘭的一声响了起来。
  “见鬼了.3.0新装配版系统已经开始安装。”
  埃利莎觉得自己仿佛做梦一般的眼前浮现出一股画面,蓝灰边框的正方形出现在她的眼前,一个一个都是熟悉无比的汉字。
  “进度条1%…2%….67%…82%”
  “100%,已加载完成,现在开始安装。”
  “您好,亲爱的第九号宿主,埃利莎·塞丽娜女士,你的系统见鬼了.3.0新装配版已经运行成功,欢迎进行探索使用。”
  脑子里一阵的提示音和眼前的一幅幅的画面,让埃利莎觉得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可能不是穿越了。
  而是,她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