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海走在湖边的小路上,脚步格外轻松。
  上午,开发商项目部在售楼处大厅,召开环保项目选址座谈会,就是污水、垃圾处理站,最终确定放在村头哪个位置合适,这是“南北两村整体开发”最后一个项目选址,从春节前到现在,南、北两村房屋拆迁、田地平整已经接近尾声,一旦污水、垃圾处理环保项目的地址确定,400多亩别墅群建设,就会全面展开了。
  其实这个污水、垃圾处理站地址,早已都在镇里确定过了,在县领导关心下,镇书记、镇长亲自过问,县环保部门已经作了规划,确切说今天的座谈会,就是个传达会,村民代表也都很清楚,走完了这个程序,就要全面开工建别墅了,这才是全村200多户800余位村民最关心的事-----王大海想想,有点乐了,这两年来,与北村村民组组长张大柱,也没有少操劳,光跑省城就去了不下十趟,如今两村整体开发在即,一切的奔波、辛劳,都没有白费------
  不远处就是省城来开发南北两村的售楼处了,王大海看看表,8点还不到,离9点开会,还有一个多小时呢,王大海特地一大早就出门,想在湖边走走,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来湖边看看了。
  太阳已经爬上了山岗,清风徐来,湖水碧波荡漾。初夏的早晨,湖边小路,绿树成荫,凉爽,寂静,阳光洒满全身,微风吹在脸上,温柔而甜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王大海会心的笑了。
  霸王湖,据传是楚霸王项羽被刘邦军队围困在乌江边,觉得“无脸见江东父老”,不肯过江,仰天长叹,振臂抛出了霸王枪,落到百多公里开外,大别山山脉与江淮丘陵的交汇处,砸出了一个30多平方公里的大坑,便得名霸王湖。
  传说而已,但这个看起来很霸气的淡水湖,湖心小岛上只有个霸王祠,四周再也没有霸王的“足迹”了,也许是相传,仅仅是相传,跟楚霸王项羽确实没有什么关系。霸王湖边,虽然没有什么崇山峻岭,层峦叠嶂,但大别山山脉绵延过来的山尾巴,也有几座不低不小的大山,几乎团围了大半个霸王湖,尤其是湖西北边的南、北二村,交通闭塞,千百年来,霸王湖没有给南、北二村带来多少福祉,它的西北是湖水来源地大别山延伸山脉,靠近湖边是一大片开阔地带,就是南、北二村大部分村民,祖祖辈辈的生活住地,一条老旧的山路,时而沿着枪杆河,时而顺着古道,时而山间婉转,时而绕山盘旋,连接了好几座山外的盘口镇,甭说通不了汽车,连摩托车也很够呛,一点作用都不能发挥,改革开放快30年了,几任盘口镇领导努力,始终没有引来投资开发建设的“金凤凰”。它的东南是江淮丘陵低矮山丘,距离长江不到百来公里,湖边方圆几十公里没有山,但使用的平整土地狭小,据说发展也不是太好。前些年,北村有几个年轻人在湖里养殖鲢鱼,由于湖深水凉,没有成功,养殖其它鱼类,也收益不大,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但两艘木船留了下来,有村民就拿来运输蔬菜、土产品到湖的东南边,那边虽然也离集镇较远,但交通稍好一些,据说能通三轮车,比到往盘口镇去,要方便多了。
  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如今要彻底改变了,通往盘口镇的县级公路,从“南北两村整体开发”协议签订,就已经动工,现在快半年了,道路雏形听说差不多了,上午会议再确定环保项目地址-----如此美丽的景象会越来越好,王大海边想边走,一脸笑容,喜滋滋的,他是引进开发商的重要参与者,也是南北村整体开发的利益相关者,作为自然村南村村民组组长,在他任上,南村被省城开发商整体开发,村民彻底摆脱贫穷,过上好日子,也的确让人欣慰,自己已经快六十岁,这辈子能干了这么大的事,甚至感觉有些沾沾自喜了。
  离售楼处不远地方是样板房,是建在湖边的一栋三层别墅,白色的墙壁,红色的琉璃瓦,与湖边风景交相映辉,相互衬托,显得格外显眼,听说上月末已装修好了,目前还没有对外开放,王大海顺着湖边,绕道从样板房前面过,想窥视一下,未来南边村的别墅有啥高级。
  “王组长!”
  王大海本来想对着窗户朝里面看看,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他,转身看见是北村村民组张大柱组长。
  “大柱兄弟!----”王大海有些吃惊,上下打量张大柱一遍,感觉张大柱变化不小,头发理得整整齐齐,衣服是新的,鞋也换成了皮鞋,脸带微笑,眼睛都成一条缝了。
  “张组长,我差一点没有认出你来!”王大海风趣地说。
  “王组长,客气了,这不是来开会呗,今天什么污水、垃圾站一定下来地址,我们就等着过城里人生活了。”说着,张大柱笑得合不拢嘴。
  “是的,是的,高兴啊!”王大海也跟着说。
  “来,来!开会还早,我们就在这石墩上坐一会儿!”张大柱看见样板房前的石桌石椅,就拉着王大海,坐了下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张大柱喋喋不休,脸上始终是笑容,还不时整整衣服,也许是新买的衬衫,没有洗就穿上了,折痕比较明显,他想理平整些。
  “张组长讲究,这下可以不下水田了,南北二村也规划到一起,咱兄弟俩天天有时间唠嗑唠嗑。”
  “是啊!我长兄弟1岁多,我们苦了大半辈子,这块天,我们祖祖辈辈风里雨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想不到我们这代到头了,有了好的政策,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张大柱说着说着,眼里闪着泪花。
  “张老兄,不要想那么多了。”王大海拍拍张大柱放在石桌上手臂,笑着说:“我们都奔六十的人了,也该享享清福了。”
  “嗯,嗯!”张大柱点点头,好像有点喜极而泣,“要不是老弟你,在商谈关键时,主张‘南边二村’整体开发,说不定我们还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苦日子呢。”
  “我们南北村,王、张两大姓世代交好,相互关照,何况人家开发商一下子‘吃下’400来亩田地开发,如果十年后,真如县委郑书记所说那样,我们这地方可就是个旅游小镇了。”王大海从口袋里拿出香烟,边拆烟盒边说。
  “你不是不抽烟啊!?”张大柱从王大海手中接过一根香烟,笑着说道,“那年南北两村,就我们俩在盘口镇上高中,我抽烟,总是被你骂,寝室八位同学就你不抽烟。现在高兴事一桩接一桩,怎么你反而抽烟了呢?”
  “呵呵,老兄!我这是大儿子川儿在镇上打工,昨天回来,给我带了两包‘软中华’,这是拿给你抽的。我怕熏嗓子,从来不抽烟的!”王大海顺手把香烟递给张大柱。
  “那敢情好啊!大侄子孝敬你的,现在我得到了。”张大柱高兴得有些手舞足蹈,“哈哈,敢情我以后经常到你家串门,说不定经常有东西拿呢!”
  “老兄,这是哪里话,川儿从小就受你关照----”
  “不说了!不说了!”张大柱摆摆手,“那都是过去了,那些年我们有吃的吗?都是穷人,在湖里偷偷捕几条鱼,就是冒点挨批的风险,其它都是力气活,没有什么记得的!”
  两位组长聊起家常,就没有时间概念了,王大海一看表,笑着说:“走吧,开会时间快到了!”
  王大海、张大柱一前一后进了售楼处大厅。
  “这次可能是真的了!”
  “去年也说什么资金困难,后来也没有什么。”
  “今年董事长-----”
  说这话的是项目部经理何经理,见王大海、张大柱进来,朝身边一位主管看看,就没有说下去了。
  王大海没有在意,笑盈盈的冲着何经理点点头,算是来了打个招呼,张大柱跟在王大海身后,敷衍的笑笑。
  “二位组长早啊!”何经理见王大海、张大柱进门,就匆忙迎上去,和王大海、张大柱一一握手,并叫主管给王大海、张大柱倒水。
  “董事长,他老人家怎么啦?”张大柱刚刚落座墙边的沙发,突然问道。
  王大海、何经理都吓了一跳。
  “这-----哦,没有什么,董事长最近挺忙的,身体有些不适,听说到省立医院看看。”何经理反映很快,急忙敷衍说。
  “啊哦!上了年纪,太忙了,会吃不消的!要多安排你们骨干多干干!”张大柱一时刹不住,接着何经理的话说。
  王大海碰了一下张大柱,站起来,笑着对有些发蒙的何经理说:“张组长见过几次董事长,对他老人家有感情。”
  何经理点点头,连声说道:“哦!哦!”
  站在一旁的主管,把茶杯递给王大海、张大柱,也忙打圆场,说道:“是的,听说你们去年去集团洽谈,董事长特地安排你们在集团一起就餐。”
  “对,对!”王大海急忙跟着说,生怕张大柱又接话。
  这时,其他几位村民代表也陆续来到售楼处,会议比之前想的还要简单、顺利,一切都按照县规划局规划要求的确定了。
  会议一结束,王大海接急匆匆离开了售楼处,也不知为什么,尽管他没有把会前进售楼处,听到何经理与主管的对话放在心上,但隐隐约约有点不顺心的感觉。
  “王组长-----”
  突然,好像从很远的地方,有人喊,王大海四周看看,没有看见人,也就没有应答他。
  路是尽头,远远的见一个中年人,向他跑来,边挥手,边喊。
  “老李头!”王大海心里咯噔一下,这个老李头,就是村广播,信息源,要是碰到他,总是被缠着,把他要说的话,要问的问题,一股脑的抛给你,你还不得不应对他,要是跟他的信息不对称,你还得被他数落。
  王大海本来想改走其它路,避开他,可老李头已经跑来,王大海只好迎上去。
  “组---组---组长!出----出----出大事了!”不知是激动,还是跑了不少路,老李头气喘吁吁,还断断续续说话。
  “什么出大事啊?又是什么家长里短吧!”王大海是高中毕业文化,虽然没有经历什么大事,但这些年为南北村开发,走南闯北,多少有些“遇事不惊”的沉稳。
  “组---组长,真的是大事啊,出大事了!”
  “你说,是什么大事?”
  “二愣子家,都打起来了,他对象不愿意嫁了,说什么来村里搞开发的老板‘倒’了。”
  “什么开发商‘倒’了?谁说的?”
  “二愣子对象的亲戚,在县什么卖房子局工作的那个科长,告诉二愣子对象的。”
  “这-----”王大海一惊,老李头说的是县房地产局,早前就听二愣子他爸说过这个亲戚是个科长——这信息有些根据,仿佛晴空霹雳,王大海顿时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