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发什么呆呢,走快些,后面还有人等着呢!”一位书生打扮的人站在桥前,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石头,石头上不断有画面出现,仔细一瞧的话,这些画面连接起来看,竟像是一个人的一生。他身后的人打扮做小厮的模样,双臂抱着胸,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时不时就催上两句。
  书生看着石上的画面,惨然一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竟当真信了那个贱人!可怜阿妹,她还那般小,却被害得那般下场!”
  “切,”那小厮模样的人闻言嗤笑一声,“小爷我在这儿当差的时间虽算不上长,但就你这幅样子,我见得也多了。说真的,你快别磨叽了,后面还有一堆人等着呢。”
  那书生闻言只回头看了他一眼,便又低下头看那石头,一会儿,才向石头旁的桥上走去。
  那是座青石桥,书生走在桥上只觉这桥险窄光滑,一不留神就要滑到掉到桥下的河里。书生看了一眼桥下的那条河,但只这一眼,便出了一身冷汗。
  那河里的水猩红猩红的,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瞧着怪可怖的。
  “你可站稳了,”那小厮这时也收了漫不经心的态度,“倘若掉进这河里,便是魂飞魄散,就是阎君大人来了也救不了你。”
  书生又看了一眼那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竟觉得有人在他耳边哭号嘶喊,诅咒怒骂。
  书生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打起了精神小心向前走去。
  待下了桥,四周渐渐起了雾气,迷迷蒙蒙叫人看不清四下景色。
  书生心里莫名有些慌乱,他向身边看了看,见那小厮模样的人还在他身边,又稍稍安了心。总归身边有个人一起走着,书生悄悄安慰自己。
  不多时,一座土台就出现在了他二人的面前。那小厮模样的人推了推书生,道:“快些上那台子看两眼就下来,别磨叽。”
  书生走上了台子,望向远方。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故园,看到家中未亡人守着那个空空荡荡的屋子,沉默着。书生感觉双眼火辣辣的,就要留下眼泪。
  他想走到那熟悉的院落里,握住院中人的双手,但——那小厮模样的人阻止了他:“你可别向前了哈,你若再往前走一步,可就要被其他当差的捉了去了,那时候啊,可是会把你丢火海刀山去的。”
  小厮模样的人拽着书生的衣服拖着他走下了土台,向着土台旁的庄子走去。那庄子看起来精致得很,像是哪个大户人家建在这儿的别院。进了庄子,书生却又觉得这恐怕是仙人住着的世外桃源,亭台楼榭、山水园林朱栏石砌,画栋雕梁,珠帘半卷,玉案中陈。
  小厮带着书生走到庄中一个小亭子前,只见那小亭子前放了一张桌子,桌上放了不少瓷质的酒盏和一把大木勺,桌边有一个大大的酒缸。一个穿着浅粉色齐腰襦裙的年轻姑娘坐在桌旁,手里捧着一本书,不知是看到了什么,眼睛笑的弯弯的煞是好看。
  “璎珞姑娘,”小厮向那姑娘招呼了一声,“我带了人来,麻烦姑娘给他一盏茶——”
  璎珞随手将那书册扣放在了桌上,向书生二人笑:“怎的今天来的这么早,我这才刚备好东西,还未偷懒多久呢。”
  “嗨,璎珞姑娘多少还好偷懒,我们可是半点偷懒不得,”那小厮示意书生坐在桌前稍等,“说起来,今日怎么只见你一人?琉璃姑娘呢?”
  “她陪我家大人出去啦。今日这里就我一人张罗着,不知道要有多忙呢。”
  二人聊着,那书生自觉不好插话,闲着便仔细看着四周的景色。他看见这小亭子后似乎有一片绿油油的田地,不由惊道:“这儿居然也有人耕地么?”
  “噗,”璎珞闻言笑了一下,手上却极熟练的揭开酒缸上的盖子,拿起勺子在缸里舀了一勺进酒盏,“那是药田,我家大人觉着总是买着药材做这茶汤怪麻烦的,就自己在庄子里找了块地,自己种的药效还好些。诺,你的茶。”
  书生看着递到眼前的酒盏,里面的淡绿色液体清清亮亮的,隐隐还有醇香散出来,直勾引着人一品为快。书生将酒盏送到了嘴边,浅浅尝了一些。
  “璎珞姑娘!”书生双眼发亮,“恕在下冒昧,请问这茶可有名字?在下虽只浅尝了一些,却觉得这茶喝着有些酒的香醇,实在好喝的紧。”
  “这茶呀,名字可响亮了,它就是——”
  “璎珞姑娘不好了!”远远有人大声叫着璎珞的名字,气喘吁吁的向着这里跑来,“璎珞姑娘,请问你家大人可在庄内?”
  “大人出去了,”璎珞皱着眉,“元宝你缓缓气,发生了什么事?”
  “前,前面有人,有人掉进了河里,”元宝弯着腰喘着气,“他,他……”
  “掉进河里找我家大人什么事?”璎珞不解,“你快些说呀。”
  “他从河中爬了出来!”元宝总算顺了气,将话说完了。
  “从河中爬了出来?”小厮模样的人惊道,“怪道要找孟大人,这下这里怕是又要热闹了。”
  璎珞看起来兴致却不高:“大人现下不在庄子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你们先去知会崔大人一声,看看崔大人怎么安排好了。”
  元宝歪头想了想:“也好,崔大人办事总是稳妥的。”说完又一溜烟的跑了。
  “好了好了,没事的都快走吧,别总聚在这儿,看着闹心,”璎珞趴在了桌上,恹恹的下了逐客令,“二牛,这个书生喝完汤了你快些领着去殿里吧,后面有人等着喝茶了,今天有的忙呢。”
  那被唤做二牛的小厮看那书生的酒盏确实是空了,他刚才顾着惊奇元宝带来的消息,也没关注书生是何时喝完的茶。二牛不记得书生是何时喝完了茶,但他也没太注意,只想着快些领这书生去殿中交差,然后偷偷懒,去打听打听那跳河的人的事儿。
  出了庄子,二牛牵着书生走在前头,没看到后头的书生竟回头看了一眼那庄门上的牌匾。
  那牌匾上写着的是——孟婆庄。
  而他们刚才去的小亭子叫做,驱忘亭。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桥边有一颗名曰三生石的巨石。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名曰孟婆的女子在卖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忘了前尘往事,了却遗憾事。
  此桥为界,开始新的一个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