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秦岭。
  天色渐晚,苏秦开着辆越野车晃晃悠悠的行驶在盘山公路上,音响里放着一首与他年龄并不相称的老歌。
  苏秦此行的目的地位于秦岭的高山之上,那里是苏家祖坟和祠堂的所在地。
  那里并不对外开放,并且常年有高手坐镇把守,生人连外围都进不去。
  苏秦把车停好,缓缓走向山门。
  山脚下,一座气势雄伟的牌坊昂然矗立,上书【苏氏宗祠】四个大字,这字苍劲有力,令人过目不忘。
  牌坊下,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花甲老人佝偻着身子走向苏秦。
  “何人敢闯苏氏宗祠?”
  老人目光如炬,仿佛有着洞察一切的穿透力,令人难以直视。
  面对老人,苏秦面沉如水,并未作答。
  下一秒,他竟突然冲向老人,在距老人三步远时高高跃起,一记下砸式肘击轰向老人面门。
  老人表情极为淡定,似乎也不是普通之人。
  他身子微微侧身便轻易躲过了苏秦势大力沉的一肘,同时他闪电般出手,用力抓扣住苏秦肩膀,脚步虚晃腾挪,四两拨千斤的将苏秦推了出去。
  看似只是轻轻一推,但却让苏秦在数米之外才狼狈的站稳身子。
  苏秦不怒反笑,再次欺身而上。
  老人却突然捋着花白的胡须道:“苏秦啊,再这么继续闹下去,我这老胳膊老腿可就要散架子咯。”
  但苏秦没有因此停步,依然急速冲向老人。
  直到冲到老人身前,他才停步,一把将老人抱住。
  “韩爷爷,你怎么知道是我?”苏秦憨笑道。
  “小兔崽子,老族长早给我打过电话了,要不是我提前交代,你以为你能顺利走到山门?我们守陵人可不是吃干饭的。”被苏秦称呼为韩爷爷的老人使劲吹了吹胡子,没好气的说道。
  韩爷爷,苏家人都尊称他为韩老,苏家宗祠的负责人,这里所有的守陵人也都由他管理。
  苏秦连忙给韩老按肩捶背,笑着奉承道:“十年不见,韩爷爷您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
  “土埋半截啦,一年不如一年了。”韩老摇头苦叹道,随后又看向山巅道:“边走边说。”
  “苏秦啊,你是苏家的长子长孙,既然到了这,怎么说也该给老祖宗上根香吧?”
  苏秦并未言语,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十年前苏秦父母去世,爷爷就带着他们兄妹移居海外了,打那之后他们这一脉就再也没来过宗祠没有过祭拜祖宗,苏家一些人对此意见颇大。
  苏秦扶着韩老不紧不慢的登着台阶,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你爷爷身体怎么样?虽说这些年在海外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我总觉得你爷爷是越来越孤独了。”
  一提起爷爷,苏秦也自觉有些愧疚,其实这几年他也没多少时间陪爷爷,妹妹又在外念书,老头子异国他乡的身边也没个依靠,每次回家他都觉得爷爷比以前更苍老,更孤独了。
  “爷爷身体还行,就是前段时间腿受了点伤。”苏秦面沉似水,但眼神里却充满杀气。
  韩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皱眉问道:“是意外,还是?”
  苏秦顿了顿,没说实情,随口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韩老知道苏秦没说实话,却也没再追问什么。
  “这次回来待多久?”韩老笑呵呵的拍了拍苏秦肩膀。
  “回来了就不走了,准备在长安上大学,国外再好也不如自己家,这里才是我的故乡。”苏秦看着秦岭群山,张开双臂,好像在拥抱整个世界。
  韩老愣了愣,表情里似乎有些担忧,可还是说道:“你也十九了,是到了大学的年纪了,国外哪有家里舒服,回家挺好。”
  “回家挺好。”
  二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到了山巅,这里也立着一座牌坊,上书【力挽狂澜】四个大字。
  望着牌坊,苏秦陷入沉思。
  因为,这座牌坊正是他爷爷立的。
  二十年前,苏家内忧外患百病缠身,爷爷接手后便以雷霆之势掌控全局力挽狂澜,让苏家没多久就从重振旗鼓再现辉煌,也正因如此,爷爷结了不少仇,这些年没少遇到刺杀的事。
  十年前苏秦的父母去世也与此有关。
  他回了回神,望着不远处的宗祠大殿,沉默良久。
  “算了,不拜了,等爷爷回来再说。”
  说完,他转身离开,留下韩老一脸无奈的摇头苦笑。
  苏秦走后没多久,韩老身边出现了两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韩老表情阴沉,吩咐道:“今天的事谁也不准泄密,违者家法处置。”
  两个中年人默默点头,随后离开,只是心中不再平静。
  ——
  天色渐晚,山路并不好走,苏秦离开宗祠后便驱车赶回市区。
  十九岁的他有着不合年龄的成熟,发型凌乱,皮肤黝黑,眼里略带沧桑。
  音响里大声放着ac/dc的经典曲目,躁动的节奏不断释放着苏秦体内的不安情绪。
  “i'monthehighwaytohell.
  highwaytohell.
  i'monthehighwaytohell.
  don’tstopme……”
  就在苏秦情绪最高涨的时候,几十米外的路中央突然出现了个女人,一袭白衣正朝着自己挥手拦车!
  这可把苏秦吓得不轻,立刻一脚刹车踩到底,浑身汗毛倒立起来!
  荒郊野岭,白衣女子拦车,怕不是撞邪了!
  他深呼几口气,重新发动汽车,缓缓向前开去。
  远光灯的照射下,那女子显现出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
  白色长裙,黑色墨镜,妆容精致,长发披肩。
  在她旁边还停着一辆打着双闪的红色跑车。
  苏秦深知事出反常必有妖,其中可能蕴藏杀机,安全考虑他的车并未减速,油门轻踩,苏秦准备加速冲过去。
  而那女子拦车的信念似乎很坚决,她双手捂着眼睛,像个石像一样的杵在路中间。
  “二十,十九……”苏秦测算着距离。
  “四,三……”
  女子抱头蹲下,但依然没有避让,苏秦只得踩死刹车,喃喃自语道:“行吧,你赢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