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茶是平复心情的最好良药”
  黄昏时刻,狭小的房间内,里面端坐着一个鸟形布偶,布偶的面前摆着一张木桌,桌子上零散的摆着崭新的杯具,木质茶杯被一只从布偶中伸出的手握着,褐色的茶水倒映着白色的天花板。
  布偶里面的男子叫木禺,是土生土长的华国人,目前是真真确确的穿越者,来到这个危险的世界差不多已经有一天了。
  这个世界有多危险,他是知道了,这是一个需要为反派们担心的世界,毕竟有着大boss,光头大魔王,而自己的定位似乎,好像,可能是一个怪人。
  “所以说为什么是凤凰男呢?”木禺放下手中的茶杯喃喃自语道。难道就因为自己在一拳贴吧里说了一句“凤凰男的戏份太少,不够看”,然后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里,成为了这布偶里的人。
  木禺揉了揉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脑袋,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大脑里填满了不甘,痛苦,绝望,愤怒各种负面情绪,整个大脑感觉都到了快要爆炸临界点,紧接着随着一阵抽搐,就很自觉的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天明,现在大脑里清净了很多,思绪也逐渐清明。
  整理整理自己的思路后,他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个有怪人的世界,自己就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英雄协会的分类,怪人分为狼级、虎级、鬼级、龙级和最后可以毁灭世界的神级。而自己目前应该属于鬼级,高不成低不就的中间位置,说的好听点叫中流砥柱,说的难听点叫高级炮灰。
  这个世界也有名为英雄协会的组织,由大富翁阿尔格尼创立,契机是埼玉救下的那个双下巴小男孩是阿尔格尼的孙子,阿尔格尼为了感念救了自己的孙子的英雄而设立,之后靠大众募集资金运营的组织。英雄分为C级,B级,A级,以及最强的S级。
  摆在他面前的有俩条路,第一条,按照剧本他会加入怪人协会,成为怪人协会的干部,然后在与S级童帝战斗中败北。
  尽管自己作为了解剧本的现在凤凰男,可以规避弱点,避免战败,从而战胜童帝以及其他S级英雄。但是,在此之后就要正面面对光头琦玉,老实说能不能赢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毕竟这是名为一拳超人的世界,光头就是一个bug,而自己也没有外挂(丢了广大前辈们的脸),能不能打破限制器真的很难说。
  第二条路,保持现状,安安稳稳的过着现在的生活,开发自己的能力,开启咸鱼模式。目前来看,自己的装扮没有什么问题,走在街道上也只会被当成大布偶,桌子上简易的茶具就是他今天从便利店买回来的,行动过程很顺利,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除了几个缠着自己玩闹的小鬼,而这几个小鬼也证实了自己只要不主动展示能力,在人们的眼里和玩偶没什么区别。
  对于凤凰男这个角色,木禺有着自己的考量,凤凰男和其他怪人不同,归根究底凤凰男不过是一个穿着布偶装的男人,本身没有产生什么异变,在人类与怪人之间摇摆。实力会随着死亡的而增强,是有望登顶的强力角色之一,浴火重生的精神也成就了其受欢迎的形象,成为凤凰男总比成为其它怪人强。
  “这也算是不幸中万幸”木禺强行安慰自己。回是回不去了,与其在那里自怨自艾,还不如接受现实,想好以后该怎么办。“反正自己现在是凤凰男,而不是凤凰男是自己”,论实力目前鬼级,有自保之力,论潜力,成长空间巨大,虽然不一定可以打破限制器,但是就像贴吧上说的那样,是强行被剧情安利死。
  “也许是太难画了吧,看看光头多好画”木禺不由的想到。
  “真是越简单越强大啊,唉,可怜的杰诺斯”想到经费战士,木禺就不自觉的感叹起来,感叹中揉杂着丝丝同情,这是一个在自己的bgm就从来没有赢过的男人。
  路是有了,该怎么选择就看自己了,在一番抉择中,随着茶壶中茶水逐渐见底,一杯又一杯过程中,考虑俩条路各自可能会带来的益害。
  他,木禺,终于做出了决定,人生在世不能白活,有些事该做就得做,有些东西该争就得争,不能当老了的时候,在夕阳西下之际,看着远处空中的黄昏,感慨懊悔自己的一生……
  所以他选择第二条。对于怪人,深受中华传统美德熏陶的木禺来说还是很有抵触了,让他平白无故去做一些破坏,伤害他人的事,这怎么可能,这和从小受的教育理念有着根本性的冲突。
  做不了好人,也要努力不要成为坏人,这是他从小秉承的理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对于木禺来说,他并不想和琦玉打对手戏,无关输赢,无关理念。因为琦玉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并不是因为打不过。
  目前来看,秉承着打不过就加入的原则,欺负不了英雄,可以去欺负怪人。木禺在第二条路上做出了部分修改,咸鱼是不可能咸鱼的,要做一条会主动翻身的咸鱼,就像锅里煎的鱼那样,既然已经是条成熟的咸鱼了,就要学会自己去翻身,不能总麻烦别人。
  在木禺的眼里怪人和英雄除了所站的立场以外没有多大的区别。顶多怪人丑一点,身体大一点,心态容易爆炸,管不住自己能力,随心所欲生活。而英雄可以做到自律,控制自己的行为,帮助人类去抵挡怪人,去抓捕怪人以及其他破坏秩序的人们。
  怪人中部分是由人类的极端情绪变异而来,就像自己的前身那样。幸好自己只是玩偶中的男人和那些怪人不一样,他可不想顶着一个奇怪的脑袋或者身体过着以后得日子。
  想到英雄,木禺不由的想到,猪神、僵尸男、驱动骑士等等,这些在他看来没有一个像人类的,谁家人类可以生吞怪人啊,每每想到猪神生吞那条蛇的场景,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咦,这一口下去可以吞掉好几个人类吧。
  所以英雄和怪人的本质区别在这个时间点只是立场不同而已,至于以后世界和平的时候,人们会用哪种眼神来看待这些英雄就另当别论了。起码目前,人们需要英雄,需要能力者的保护。自己成为英雄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一方面自己需要经济来源,难不成真的去陪臭小鬼们玩耍,关键是谁会只雇一个只会穿一件玩偶服的男人,另一方面他需要有战斗目标去增强自己的实力,在自己印象里,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凤凰男的涅盘后的样子是真的很帅,而且实力直达龙级,最关键的一点是可以露脸了。自己现在长啥样是一点数都没有……万一……万一呢……
  甜心假面,英雄中混的最好的一个,不说长得帅可以……,起码第一印象很重要。论实力,S级是肯定有的,但是想想king,在公众的眼里,king是陆地最强的男人,实力远超假面。然而king不如假面受欢迎,一方面是king很少出现在人们是视线中,但绝对和假面的颜值有挂钩。既然能当老板,为什么要去当个员工呢。
  对于木禺来说,目前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前身可千万别犯过啥事,他的脑袋里关于前身的记忆是残缺的,模糊的,可能是前身在极端情绪下造成的结果,如果真干了啥事,就目前实力来看,英雄估计是没戏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购买茶具的过程也没有受到英雄袭击,但是,万一呢……万一呢……谨慎一点总归是好事。
  “咚咚咚,咚咚咚”
  “查水表”急促的敲门声后,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