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过我爹爹,求求你们放过我爹爹!”
  “呜……小妹,你睁开眼睛看看哥,哥以后再不捉弄你了……”
  “娘亲,你醒醒……呜……”
  “咳,咳咳咳……小,小浩,好……好好活下去……”
  “娘……呜呜,娘……”
  “爹,娘,小妹,福伯,婶婶……你们不要死,不要丢下我……不要……”
  ……
  “我要杀了你们,我一定会杀光你们!啊!”床榻上一个白衣少年郎骤然坐起,浑身湿透仿佛刚从水池中出来,眼睛通红,本是清秀的脸庞此时却是狰狞可怖。
  “又做噩梦了?”一须发皆白的老者推门而入,见到少年的状态后并不意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般。
  少年缓缓抬头,情绪已经渐渐恢复,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老者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看着少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放下吧。这十年来你每天都做着同样的噩梦,这样下去你早晚会走火入魔的。你的天资绝佳,为师当真不希望你有一天……”
  “我去练功了。”少年丢下一句话便起身出门而去。
  看着少年消瘦的背影,老者起身走向另一间屋子,里面摆放着五个灵位,老者分别点了炷香,而后看着中间那张写着唐问天的灵牌,叹道:“老唐,我食言了,十年前我没能及时赶到救下他们,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知道我这些年最怕什么吗?我最怕死,我怕到了下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但现在,为了小浩,我只能再食言一次了。到了下面,我这把老骨头任你处置。”
  说完,老者缓缓将那张灵牌抬起,自下方暗格中取出一张布卷,捏在手中凝视了半晌,随即转身出门。
  哗啦啦……
  磅礴的瀑布底下,赤裸着上身的少年此刻双眉紧皱,周身仿佛萦绕着一团雾气,脸色忽青忽紫变换不定……
  “嘭”
  少年从瀑布中冲出,狠狠一拳砸在一颗大树上,大树应声而裂。
  “为什么不能突破,两年,整整两年无法突破到宗师境界,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通红着眼睛一边咆哮,一边对着四周树木拳打脚踢,状若疯癫,很快便是一地狼藉。许久之后,少年无力的垂头坐倒在地。
  刚走到这里的老者看到少年的样子,不禁苦笑,暗道此子妖孽如斯,短短十年便已有了顶尖一流高手的实力,十四岁的一流高手啊,放眼古今当属第一了。想到自己当年达到一流高手境界时,已是将近三十岁了,就这样自己都被称为天纵之姿……摇了摇头,
  走近少年道:“为师有一神功名无极魔影,乃是你家族传承,当年你爷爷将这本功法交托于我,言此功法乃是祸害,嘱托我切不可传于唐家后人。”说到这里,老者哑然,随后又道,“修此功法非大毅力者不可得,至大乘者,是人是魔,是妖是鬼,皆属天定。”
  语落,老者向远处的山洞走去。少年几乎没有犹豫,直接起身跟在老者身后。
  洞中,端坐在地的老者慈爱的看着面前的少年,点了点头,“坐下吧。”
  少年依言盘坐在地,等了片刻不见老者说话,却见老者仍然那般细细端详着自己,少年不禁皱了皱眉。老者慈祥一笑:“小浩,为师问你,何为武者?何为侠士?”
  少年眉头皱的更深了,老者似乎没看出少年的不耐烦,孜孜不倦地道:“武者,修其心志,养其气息,练其肌体,升其精魂。侠,兼爱天下,惩恶扬善;士,仁爱世人,舍生取义。侠之大者,利国利民。”说到这里,老者认真地看着少年,“为师希望你不但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更是一代豪侠。”
  见少年无动于衷,老者也不再言语,将那张布卷交给少年,待少年熟记于心,便道,“你且按此功法运气,为师助你一臂之力。切记,无论发生什么,绝不可半途而废,否则前功尽弃!”
  话音刚落,老者便将左手猛地探出,按在少年头顶神庭穴上,少年本待详问,却感一股清流之气自头顶灌下,当下不敢迟疑,忙收敛心神运转无极魔影神功,待真气运转到至阳穴时,丹田中的真气开始不受控制四处乱窜,少年不禁额头渗出冷汗,只感觉全身快要爆炸般。
  老者此时复又探出右手,抵在少年丹田处,浑厚的内力汹涌而入,转眼间就将少年体内本是暴躁的真气压制得服服帖帖。过了许久,少年忽然发觉到了不对,此时自己真气已经循环六个大周天,而丹田处那只手掌却依然文丝未动,少年不禁皱眉,想要收功。
  “不要动,屏息凝神,继续运功。”
  老者凝重的声音响起,少年稍一迟疑,便沉下心来继续运功。良久,少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小宗师境界,丹田中的真气仿佛汪洋大海般,而那只手掌流入的内力却变成了涓涓细流,仿佛干涸了的河流。
  少年再不敢迟疑,收功睁眼,却看到老者似乎一下子老了数十岁,脸上布满了皱纹,再无之前鹤发童颜之态。少年不禁怔住,呆愣地看着老者。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眸子里的光华已然不再,见到少年呆愣的目光不禁微微咧嘴笑了,“咳咳……”
  少年回过神来,不禁皱眉,“你……”
  老者缓缓伸手止住少年说话,就连这简单的动作都似极为吃力般,“唐浩,为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未能及时救下你父母和你妹妹。为师知道你心里是怪罪为师的,如果当年为师早到半个时辰,或许就……”
  说到这里,老者不禁老目垂泪,“这些年,为师也时常做梦,梦到你爷爷他叱骂为师,梦到你父母妹妹死不瞑目,还梦到你要将为师斩于剑下……老唐当年为了救我,都没来得及见你奶奶最后一面,为师却没能替他照看好家人,老夫心里有愧,有愧啊!”
  少年没有吱声,静静地听着。
  缓了口气,老者继续开口,“我曾听你爷爷说起那本功法是神功不假,但它就像一个吃人的怪物,会腐蚀掉人的心神,最终变成一个人形猛兽,而你早在十年前便已心魔入体,这些年我一直想化解你的心魔,可惜未能如愿……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你便会走火入魔,所以为师不顾你爷爷的嘱托,将此功法传授于你,希望剑走偏锋,借以制衡你的心魔。但,时间久了,结果如何,为师也不清楚了。”
  停顿了片刻,老者慈祥地看着唐浩,“小浩,为师要跟你道歉,对不起,当年的事为师有愧于唐家上下,有愧于你。”
  唐浩依然没出声,低垂着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咳咳咳……”
  老者一阵剧烈咳嗽,唐浩忙是将目光投向老者,却见老者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喉咙动了动,唐浩终是没说话,只是看着老者。
  “为师在房间里放有一些事物,为师去后,你便取了去吧,将来或许能有些用处,江湖路迢迢,为师也只能送你到这了。咳咳……小浩,能叫为师一声师父吗?”
  “……”唐浩只是皱着眉紧紧地盯着老者。
  “咳咳咳……”
  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老者脸上已彻底失去了血色,呼吸也越来越弱,显然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一直紧盯着老者的唐浩见老者的眸光开始黯淡,缓缓闭上眼睛,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冲上前抱住老者,两行热泪扑簌而下,“师父!徒儿不怪你,不怪你!”
  老者闭上了双眼,嘴角带着一丝似欣慰、似解脱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