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鹿九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受到一记重击,疼得她皱起眉头。
  紧接着,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传入耳中。
  “陆久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都已经不是陆家千金了,竟然还巴巴地跑来纠缠,现在还用死来威胁陆先生和陆夫人,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可不是吗?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想不到,陆久竟然是这样厚颜无耻之人,鸠占鹊巢,还纠缠不休。”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且不是说她妈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未婚先孕也就算了,还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享福,故意把陆家真千金调换了。她也遗传了她妈的品性,喜欢抢人家的东西,秦少明明不喜欢她,她还总纠缠着秦少呢!”
  “啧啧!简直太不要脸了,要我说,就该让这对可恶的母女付出代价才是,陆家还是善良了,没有追究这对母女的责任……”
  “……”
  鹿九:……
  什么陆家千金?
  什么自杀威胁?
  什么未婚先孕?
  什么小三?
  鹿九的脑袋还有些混沌,她叫鹿九(陆久)不错,可却不知道这些人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和她有什么关系?
  而且,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能听到别人说话的声音?
  忽然,鹿九浑身一个激灵。
  既然她能听到别人说话的声音,那么就说明她还没死。
  只是鹿九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一串记忆强势闯入,然后,她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她,穿越了,穿越到了21世纪,一个十七岁小姑娘的身上。
  陆久,和她名字同音,却不同字,年龄也相差了十岁。
  陆久是华国二线城市江市三流豪门陆家的千金,不过却是假的。
  如今真千金回归,她这个假千金自然就不能继续待在陆家了,所以在一个星期之前就被赶出了陆家。
  但陆久却不想放弃豪门千金的身份和生活,所以趁着今天陆家给陆轻轻办认亲宴,便偷偷的溜了进来,为了留下来,不惜用死亡来威胁。
  刚才她觉得脑袋受到一记重击,便是陆久一头撞在了墙上。
  原本陆久也只是想演一出苦肉计而已,并没有寻死的意思,所以在撞向墙的时候,并没有多用力,但是还是把自己给送走了,然后迎来了鹿九。
  鹿九被穿越这件事情震惊得无以复加。
  哪怕,她堂堂一个末世大佬,拥有着一双鬼眼,能看到鬼灵、透视、催眠,以及预知未来的能力,还身附着神力,更是拥有着手表空间等这些非科学的存在。
  但穿越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好在她在末世养成了强大的接受能力和应变能力,所以倒是很快就能接受了穿越这件事实,甚至还很是兴奋。
  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比危机四伏的末世要好太多太多了。
  而且她在末世也是孤身一人,没什么留恋的人和事。
  只是想到她的死亡原因,鹿九就感到无比的憋屈。
  因为她既不是被人暗算死的,也不是被丧尸杀死的,而是被自己研究出来的毒气毒死的。
  鹿九:这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啊!
  原本是用来对付丧尸的,却没想到第一个对付的却是自己。
  鹿九睁开双眸,利光从那双锐利的眸子里射出,透着让人为之震慑的气势,扫着眼前那些冷嘲热讽,鄙夷看戏的众人。
  忽地,声音便戛然而止,一个两个都愣愣的看着鹿九,只感觉她的眼神有些吓人。
  鹿九站了起来,望向陆家夫妇,眼神淡漠。
  而两人看着鹿九的目光,掩饰不住的厌恶。
  陆久这个小贱人,他们没有追究她占了轻轻17年的人生,没有让她还他们这17年来在她身上花的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竟然还有脸赖着不走,还想继续享受陆家千金的待遇。
  简直是痴心妄想。
  在不知道陆久不是陆家假千金之前,陆家夫妇就已经很不喜欢陆久了。
  因为陆久空有皮囊,却蠢笨如猪,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吊车尾,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更是秦家少爷秦驰的舔狗,一度成为圈子里的笑料。
  而真千金陆轻轻不止乖巧懂事,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有很高的绘画天赋,拿过不少国内颇有含金量的奖项,更拜了江市书画协会的副会长为师。
  原主和陆轻轻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陆家肯定是选择陆轻轻了。
  要说这陆久被陆家养了17年,有没有一丝感情。
  有一点,但却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陆久的存在除了让陆家丢脸之外,陆家更是严重的重男轻女,女儿的存在就是用来联姻的,而陆久却是联姻都找不到好人家的那种。
  要是亲生的,倒是还能勉强养着,就算用处不大,但多少也算有点用。
  可不是亲生的,谁家愿意和一个养女联姻?
  所以,在知道不是亲生的之后,不止二话不说将她赶出了家门,还对她怨恨满满的。
  甚至,还将脏水泼到了陆久的生母身上,说她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才故意调换了陆久和陆轻轻的。
  可明明,是陆家的仇家把两个孩子调换的,陆久和她生母才是受害者。
  陆家夫妇就算不心怀愧疚,也不应该这么迁怒才是,可他们偏偏他们不止不心怀愧疚,还严重迁怒了。
  虽然陆久的生母很穷,但对陆轻轻却是宠爱有加。
  因为陆轻轻对绘画感兴趣,陆久的生母便尽心尽力的赚钱给她报班学绘画,而她却在知道自己是陆家真千金之后,便立马翻脸,视她为仇人了。
  可能,这就是陆家的基因吧!
  鹿九淡定从容的面对着陆家夫妇,语调清浅的说道:“爸,妈,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喊你们,虽然我知道你们并不希望我这样喊你们,但在这之前,你们对我而言便是亲生父母,而陆家就是我的家。
  所以,拥有过这17年的感情,不是一下子说没有就没有的,我以为你们也一样,所以这几天,才任性的试图留下来,结果却让你们为难了……”
  想让她背负着不好的名声离开?
  那是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