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时,响彻云霄的钟声从主峰上传,伴随着清风,很快便蔓延至整个宗门。
  在极静峰上,有一个垂钓者,身着一袭青色羽裳,依靠在巨木下休憩,伴随着清风的钟声传来,扬起一缕秀发,眼眸微动,睁开了墨绿色的瞳孔。
  女孩打了个哈欠,收起手边的鱼竿。
  她在进行一项特殊的历练,在辰时钟声响起之时,钓起极静峰寒潭中的灵鱼。
  不过,这鱼极有灵性,清楚地知道上面的人儿想做些什么,哪有猎物会主动上钩的道理?
  她倒也不在意,垂钓本就是修行的一种,感受自然的形态,顺应自然的变化,又是修行本身。
  因此,哪怕灵鱼们围着鱼钩转圈圈,啄些许因为水流冲散下来的碎屑,也没有一个咬钩的。
  辰时一到,时萱就会准时收钩,并撒下富含灵力非常适合修行的饵料给它们。
  这些纯天然无添加更没有目的性的投喂,灵鱼们自然是来者不拒,一拥而上,疯狂抢食,陪着这鱼饵玩了几个时辰,终于可以吃上早饭,灵鱼们自然兴奋。
  一只灵鱼浮出水面,见时萱还在专心投喂,不忍问了起来,“明知他是在刁难你,为何还要继续?”
  难得有生灵陪自己说一会话,时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解闷的机会,“他是长辈,哪有对长辈拔剑挥刀的道理!”
  在这只灵鱼看来,说的直白点,还是窝囊!不过能把窝囊说成尊老,也只有时萱了。
  她本是修真界一代天骄,却在百年前仙魔大战中获得机遇窥见天命,得知自己不过是气运之子踏上巅峰的垫脚石,她没有选择与这生来就被决定的命运抗争,而且选择了沉寂。
  仙魔大战结束后,她向宗主禀报自己的情况,谎称受了重伤,元婴被灭,修为倒退金丹且永远无法突破。
  因此,本来承诺只有她一个弟子的祁阳仙尊,开始招收新的徒弟,且不止一个!
  没有人知道,本来可以为自己争取的时萱为何选择放弃,更没有人清楚,时萱究竟为何,开始颓废。
  “你出全力,未必落于下风,就算是收敛锋芒,也不该令自己整到这人人可欺的境地!你明明很强……”
  时萱取出一枚灵丹,专门投喂给这只灵鱼,“我或许是他的对手,但我绝不是全宗门的对手!我若是没错,他们只能耍着阴招!我若是有错,那就是全宗上下人人必须诛杀之人。
  阴招有阴招的损,明招也有明招的狠……我能抵挡一时,却无法抵挡一世……所以,倒不如以少量的牺牲,换取这短暂的和平。
  况且,我为何要为了几个小人,与整个宗门为敌!”
  她又为何要为了几个小人,坏掉自己长久以来,苦心孤诣的大计。
  明明实力不弱,却处处受限,青云宗,她留不下,也出不去,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青云宗的上层也只能令她待在极静峰,直到钓到辰时第一条灵鱼,才可下山。
  如果说她想钓到吧,辰时一到就收竿,一点也不给自己钻空子的机会。
  如果说她不想吧,偏偏她每天都来,雷打不动。
  “随便你吧,也许我哪天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上你的钩了呢!”
  “不需要,而且你要真上钩了,我才不好交代呢!”
  灵鱼对修为有大补的功效,还可稳固根基,在修真界又稀有,获得难度大,综合价值并不低。
  若是被钓起来,说不定就落入哪个长老的口中。
  但这件事对于灵鱼们来说无甚所谓。
  被囚于寒潭之中,毫无自由可言,待生长到一定程度,便会被过来静修的亲传弟子捞出。
  它们就是修仙者养殖的食粮,结局并不会改变,有所变化的,也不过是能否活得更久一些罢了。
  而在时萱的角度上来看,这条命令于她而言形同虚设,反倒是给了她一个待在这安静之地不会被人打扰的好处。
  她若真钓上来了,不交差还好,如果被发现,自己可就没有在这里名正言顺,好好摸鱼的借口了。
  “青云宗这一代的亲传,除了你,还没有谁能踏入寒潭全身而退的,你既然无心抓我们,那我们做出何种选择,面临何种后果……本就该,皆由我们自己承担。”
  时萱把鱼竿收入乾坤袋之中,她倒是怕这条灵鱼为了愿者上钩,跳出水面直蹦鱼钩而去。
  灵鱼在水中游动,“天命之女完成历练,算算时日,也该回到了。”
  那群长老,估计又在想着怎么压榨她,去讨好那位天命之女吧,所有人都会本能地亲近天选之人,这是命运的安排。
  这次,是想要天材地宝,还是灵丹妙药呢?
  “是啊,她回来了!以及……和那位公子,一起回来!”
  灵鱼说完,重新钻入水中。
  它修炼得久,早早开了灵智,又多次躲避亲传弟子的捕捞,存活至今,其年岁并不亚于这青云宗上的哪一位长老,而它的灵识也修得广泛,能够清楚地知道极静峰上下乃至青云宗的部分消息。
  至于那位公子,是这一任的天命之子,承载天道气运,最终踏入至高无上的境地。
  说来,她又不禁回忆往昔,做出放弃抵抗天道选择的那会。
  一百多年前,她与四位伙伴以所有的修为为代价,开启封魔阵,他们没有实力消灭魔尊,因此只能设法将魔尊困住。
  然而,魔尊并不是这么好骗的,很快就发现了她们的意图,滔天的魔气将天空染成一片猩红,血液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之中,不断警醒着众人这场战争的残酷。
  修仙界的新一代天骄,愿意奔赴战场直面魔尊的,活下来的也只剩下她们五个了!
  鎏金沙域,血流成河,尸骸残骨,遍布沙陵,如果无法阻止魔尊,修真界遍地将永世不得安宁。
  他们以本命灵器作为阵眼,又献祭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以十二芒星为基,唤二十八星宿助阵,终于打断了魔尊的施法,可想要困住已经发现他们目的的魔尊,这样远远不够。
  许是当时魔尊太过强大,引起了天道的抵抗,强大的天雷落下,协助他们镇住魔尊。
  也是这道天雷,让时萱看到了两个未来。
  第一个未来,他们成功封印魔尊,却也失去修为,被宗门所弃,而她行为灵器灵丹比较多,再加上青云宗为了宗门名声,并没有将她逐出宗门,而是把她当成了协助天命之女小师妹的垫脚石不断压榨,最终被榨取完最后一丝价值,一脚踢开。
  而那时,她声名狼藉,修为尽失,身份被夺,无名无功无权无势,更是因为与天命之女作对,被扬了骨灰且魂飞魄散。
  第二个未来,他们没有成功封印魔尊,修真界被魔族占领,世间万物生灵涂炭,阴阳颠倒,最终修真界与魔界的平衡彻底被打破,天道为了及时止损,为了不让魔尊有反抗祂威严的能力,釜底抽薪,万元归一!
  以切断轮回的方式终结世界的演绎,推倒一切然后重来。
  她没时间考虑更多的未来,她只知道,没有天道的帮助,她与她的伙伴封印不了魔尊,立刻会死!
  万元归一,对于天道来说,这一切不过是一局游戏结束,输了重开一局便是!可对于他们来说,轮回被打破,死了就真的死了,更没有来世的说法。
  因此,她必须要站在天道这边,求得天道的协助!但想要对方帮忙,自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必须心甘情愿地,收敛锋芒,尽心尽力地辅佐祂的天命女子走上巅峰。
  同样地,天道可以保留住他们五人的修为,不至于走上第一条结局。
  就当是带个徒弟,带个一定会有出息的徒弟,无所谓的……大家都能活着,开辟出一条更好的未来,世间生灵得以存续,比什么都好。
  可时萱不知道的是,她不会像第一个结局那样,因为失去修为,因为被不断压榨,因为喜欢男主,种种原因之下被愤怒与嫉妒冲昏头脑,也不会向第二个结局那样,因为失败早早死亡,更无法挽留后事的悲哀。
  不同的选择,其实通向不同的结果,命运的齿轮早已转动,将她推向不同的结局!
  ——她或许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如果不是因为她拥有改变一切的能力,天道根本不会选中她!
  【修改内容发不到作者的话里,所以发到这:
  排雷1,女主切片精分且戏精,接受不了这个设定的可以提前离开啦!(因为有男主切片的文,所以想试一下女主切片,女主切片另有谋划,不是真的好好为天道打工!)
  2,无cp,全员单箭头女主,男配会轮流觉醒记忆,火葬场在90章后开始,主打的就是:舔你的我,你爱搭不理,不舔的我。你高攀不起!(不想看慢热直接火葬场的可跳过这部分,但会因为缺少关键剧情而看不懂一部分设定)
  3,100章后开始,主线人物秀智商,副线人物秀恋爱脑!(饼先放着,期待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