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10年7月17号。
  清晨。
  东海外的公海海域。
  歌诗达豪华邮轮赛琳娜号正在海上巡游。
  天空一片阴郁。
  晨起的朝阳已经从海平面上爬起来老高。
  却被乌云遮着,不见踪迹。
  想在海上看日出的游客,又要失望了。
  快到六点半的时候。
  住在11层甲板超高级海景房的吕帅,被尿给憋醒了。
  还没睁眼呢,就觉得床边躺了个人。
  吕帅挠着晕晕乎乎还在返酒劲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
  睁开眼,朝身旁披头散发正趴睡的女孩看过去。
  居然是隔壁海景房的美女大学生乔雪苗!
  “我被她睡了?!”
  这是吕帅的第一反应。
  断片儿的记忆,让吕帅怎么都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看着自己赤条条、身上什么都没穿、露着八块腹肌的样子。
  吕帅猜他昨晚肯定和乔雪苗发生关系了。
  膀胱胀的厉害。
  吕帅无暇再多想什么。
  悄摸的下了床。
  往卫生间走的路上。
  他看到了满地的啤酒罐。
  以及他自己的行李箱。
  这说明这间客房确实是他的房间,不是隔壁乔雪苗的房间。
  “哗——”
  在卫生间放水的时候,吕帅还在头疼呢。
  他努力回想昨晚的事。
  他能记起来的,是自己主动邀请隔壁的两个女学生到他的房间来喝酒聊天。
  他们都是帝都老乡。
  乔雪苗还是他在北电表演系的后辈。
  另外一个女生,是刚从高中毕业准备上大学的顾城香,正在犹豫是报考传媒大学,还是电影学院。
  作为这个圈子里的前辈,在娱乐圈里混迹多年的吕帅,和两个女孩聊了很多演艺的理想。
  并传授了他混这个圈子的丰富经验。
  三人把酒言欢,相谈甚欢。
  吕帅今年29岁。
  身材和外型都酷似发哥。
  是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明星气质的大帅哥。
  虽然是北电表演系毕业的正牌科班生。
  身边也有不少同学都在演艺圈崭露了头角。
  但吕帅自己,在娱乐圈混的一塌糊涂。
  这次参加歌诗达邮轮游,是吕帅在娱乐圈的告别之旅。
  他沾了同学的光,受邀参加启航时在船上举办的华夏时尚盛典。
  看着那些大牌明星和演艺圈新锐们一个接一个的登台领奖。
  吕帅自己只能坐在最后排,给聚光灯下领奖的明星鼓掌喝彩。
  个中心酸,只有吕帅自己能体会。
  参加完这场盛典。
  吕帅便做出了足以改变他人生的重大决定:
  他不要再这么浑浑噩噩的瞎混了。
  他要曲线实现自己的娱乐梦!
  如今的他。
  没钱,没背景,更没金主捧。
  想在娱乐圈里出人头地。
  纯属白日做梦。
  与其这样靠撞大运瞎混。
  他不如先扎扎实实的多挣点钱。
  趁着年轻,把自己变成有实力捧人的金主。
  这样他就可以自己捧自己了。
  他这个逻辑,很满分。
  作为帝都最富拆迁村一把手支书的独子。
  家里趁着几个小目标的吕帅,其实有资本嚣张一把。
  吕老支书的行事风格却一向低调。
  他不喜欢吕帅抛头露面当演员。
  自打吕帅考上电影学院。
  吕老支书就断了吕帅的一切经济支援。
  这十多年来,吕帅都是靠接拍广告、演戏、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这种不停追梦却看不到未来的苦日子,吕帅真心过够了。
  吕帅准备接受吕老支书对他的安排:
  去他们当地最大的地产公司工作。
  并准备和那地产公司老总的掌上明珠、千金独女,以结婚为目的交往。
  据说那位掌上明珠已经觊觎他帅气的外表和完美的身材很久了。
  两家一直有联姻的计划。
  但吕帅之前很叛逆。
  不愿接受家里对他的安排。
  他不想自己的婚姻落入家族联姻的俗套。
  他信奉自由恋爱,反对一切形式主义。
  他打心眼里就没想过和那位掌上明珠交好。
  虽然对方的外形条件并不差。
  性格也很贤惠。
  还有几十亿的身家可以做嫁妆。
  但吕帅之前就是心里别扭,不想吃这种嗟来之食。
  但他终究逃不过真香定律。
  这些年在娱乐圈中打拼,被各种毒打,各种被教做人。
  让吕帅终于想明白了:
  软饭硬吃,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况且,他们家和地产大佬联姻,是各取所需,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吃软饭。
  那位地产大佬能有今天,都是靠吕老支书一手扶持起来的。
  让地产大佬把女儿嫁到他们吕家,对方还求之不得呢。
  想通这点后。
  吕帅就把这次歌诗达邮轮游当成了他的娱乐圈告别之旅。
  等下了船。
  他就要走另外一条曲线实现梦想的人生路了。
  在这之前。
  吕帅要最后再放纵一次。
  彻底放飞自我。
  好好的耍几天。
  给自己的娱乐生涯暂时收个尾。
  就这么着。
  他昨晚邀请了住在隔壁海景房的一对女生闺蜜来他房间喝酒聊天。
  目的……稍微……有那么一点……不纯。
  他能记起自己昨晚叫了很多酒到房间。
  想灌拥有一双绝美大长腿和他更来电的表演系晚辈乔雪苗。
  喝到一半时。
  很有眼力见儿的顾城香,借口喝多了要睡觉,回去她们自己房间休息了。
  就剩了吕帅和乔雪苗两人接着吹(啤酒和牛)。
  乔雪苗比吕帅小9岁。
  今年整二十。
  正是最青春靓丽的年纪。
  在北电读书,让乔雪苗很早就接触到这个圈子。
  乔雪苗非常清楚在这个圈子里有前辈照顾对她未来事业发展有多么重要。
  被吕帅天花乱坠一通乱吹后。
  乔雪苗以为吕帅是个在娱乐圈里八面玲珑资源爆棚的大前辈呢。
  对未来充满野心的乔雪苗,特别想得到吕帅的照顾和青睐。
  于是不用吕帅灌她酒。
  千杯不醉的乔雪苗,反倒灌起了吕帅。
  硬生生的把吕帅给灌断了片儿。
  之后还坐实了她和吕帅之间的关系。
  吕帅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吹牛,说要捧乔雪苗当他哥们儿投的一部大制作年代戏的女一号。
  乔雪苗听完欢欢喜喜的搂上吕帅脖子,坐上了吕帅大腿,嘴对嘴的喂了吕帅一口红酒。
  原本味道很涩的廉价红酒,经过乔雪苗的口腔发酵,居然有了香甜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这滋味太香甜醉人。
  吕帅被直接甜晕了过去。
  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再睁眼。
  就是早上被尿憋醒……
  “哗啦啦——”
  给马桶冲了水。
  吕帅移步洗手台前。
  用凉水激了把脸。
  看着镜子里略显疲惫的面容。
  感受着腹下的空空。
  吕帅无奈的想,他昨晚肯定和乔雪苗没少做。
  他整个人都要被那小妮子给吸干了。
  可悲的是……
  他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幸好,乔雪苗还没走。
  他们还有温存的机会。
  吕帅想着就心痒了。
  搓着手回到房间。
  看到趴睡在床上,被棕色空调毯盖出凹凸有致臀腿曲线的乔雪苗。
  吕帅顿时就来了精神。
  走到床边,他悄摸的掀了乔雪苗身上的空调毯。
  准备在背后给乔雪苗搞个黎明奇袭。
  但当吕帅掀开空调毯看到乔雪苗裸背的瞬间。
  登时就怔住了——
  乔雪苗肩膀和后背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凸出她肤表的深褐色毛细血管。
  乍一看,好像是很混乱的纹身。
  吕帅揉了揉眼。
  俯下身仔细去看。
  乔雪苗肩膀后背上密布的,不是纹身!
  就是凸出肤表的很扭曲的毛细血管!
  那些毛细血管就像千百只小蛇一样,正在不停的蠕动!
  感觉乔雪苗快要变异了似的!
  “卧槽!”
  吕帅瞬间就被吓醒了酒。
  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将空调毯全都掀开。
  就见乔雪苗挺翘的双臀和大长腿背面也全是密密麻麻的深褐色血管!
  被这些变异的血管撑着,乔雪苗原本保养的很好的白皙肌肤,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感觉随时都会裂开。
  吕帅有点慌了:
  乔雪苗这是中毒了吗?
  还是中邪了?
  听说一起来参加这次时尚盛典的明星里,有带古曼童上船的。
  还有个挺有道行的东南亚师父,也被请上了船。
  乔雪苗别是中了这些人的道了吧?
  由于乔雪苗是趴在枕头上睡的。
  长发散乱的披在乔雪苗肩上脸上。
  吕帅看不清乔雪苗的容貌。
  吕帅仗着胆子撩开了乔雪苗的发丝。
  就见乔雪苗侧躺的白嫩脸蛋上,布满了蠕动的毛细血管!
  就像拍鬼片画的特效妆一样,还是动态的。
  如此鲜活的一幕给吕帅恶心坏了。
  胃里酒劲一翻。
  他差点没吐出来。
  “唔噢!”
  吕帅捂着嘴,忍住了干呕。
  这时他闻到,乔雪苗身上正往外散发着一股带有铁锈味的恶臭,像极了尸臭。
  “乔雪苗死了?”
  吕帅一下就慌了。
  乔雪苗要是挂了的话,他肯定脱不开干系啊!
  吕帅赶紧去试乔雪苗的鼻息。
  将双指横在乔雪苗泛出毛细血管的鼻孔下。
  可以感觉到乔雪苗鼻孔里有很微弱的呼吸。
  乔雪苗还没死!
  吕帅悬在嗓子眼的大石头算是落回了肚里。
  没死就好!
  吕帅抓起床头柜上的客房电话。
  用最快的速度拨了前台的号码。
  想让前台叫医务人员过来医治一下乔雪苗。
  “嘟……嘟……嘟……嘟……”
  电话里响了半天的盲音,却没人接听。
  “搞什么啊?!”
  吕帅急的挂了前台电话。
  又拨打邮轮内部的报警电话,让邮轮的安保人员来处理。
  “嘟……嘟……嘟……嘟……”
  报警电话也没人接!
  “法克!”
  吕帅爆了句脏口。
  挂上报警电话又打前台的。
  结果还是没人接听!
  看着乔雪苗浑身上下都在蠕动的诡异血管,吕帅头皮一阵阵发麻。
  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能锉土豆皮了。
  捡起床尾地板上扔着的沙滩裤,蹬上遮体。
  吕帅反身冲出了客房。
  来到旁边的1106号房门外,狂拍门:
  “啪啪啪!”
  “啪啪啪啪!”
  “小顾!小顾!快醒醒!”
  “雪苗出事了!”
  吕帅要把这事第一时间告诉给顾城香。
  让顾城香帮他作证,乔雪苗变成这样不是他搞的!
  同时,他也想问问顾城香,乔雪苗之前有没有什么遗传类的怪病。
  就在吕帅着急拍顾城香房门的时候。
  没有注意到。
  在不远处的走廊墙根下。
  歪坐着一个同样爆着一身毛细血管、穿着深红色筒裙配棕丝马甲制服的邮轮酒店女客服……
  ……
  ……
  ……
  新书开启,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