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创业(大学生互联网创业项目)

菜鸟裹裹已经笼罩广州以及天下284个都会,预计将在一年内动员40万名快递员加入这一行列。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黄自然 新学期开学,华南师范大学大四学生梁伦见到了返校的同砚,人人多…

菜鸟裹裹已经笼罩广州以及天下284个都会,预计将在一年内动员40万名快递员加入这一行列。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黄自然

新学期开学,华南师范大学大四学生梁伦见到了返校的同砚,人人多日不见聊得火热,话题离不开实习和论文。梁伦不怎么插得上话,和同砚们不一样,他没去找过事情,他是菜鸟裹裹广州南洲街道站点的老板,而这个站点去年的营收有80万元。

从左到右:梁伦,李兆鹏,赵书林,吴永聪

与梁伦有着相似履历的,另有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的吴永聪和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李昭澎。这几位大学生选择加入快递行业,不只是由于近在眼前的收入,另有整个行业充满灼烁的未来。

大三学生当快递老板

专业是行政管理,梁伦却立志当老板,为领会各行各业的时机,他在课余时间做过餐厅小工、派单员、搬运工、超市收银员……直到2017年暑假,他当上了菜鸟裹裹江海街道站点的快递员。

这个站点刚成立一个多月,和其他快递站点差别,这里没有派件,只卖力收件,所有包裹,都通过菜鸟裹裹APP收取。

那时,菜鸟裹裹刚在广州推出2小时上门取件服务,梁伦敏锐地察觉到这项营业的潜力 ——打工2个月,他一小我私家的收件量从天天10多件增进到四五十件,月收入6000多元,远高于他之前接触过的任何行业。

 

站点离学校很远,坐地铁都要40多分钟,梁伦却坚持两头跑着,那年双11,他一天收了100多个包裹,回到卧室已是深夜,同卧室的哥们儿不理解他:咱们这专业将来是坐办公室的,你怎么偏要去干送快递这样的体力活。

梁伦却乐在其中,他本就是个善于交流的人,遇到客户,交流交流软件使用的优缺点;碰着偕行,套套近乎,探讨一下干快递的门道;空下来的时刻,他就研究研究菜鸟裹裹的种种规则。

2018年4月,站点老板萌生退意,照样大三学生的梁伦就问家人借了钱,接手了江海街道站点。

与此同时,正在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上学的吴永聪也发现了菜鸟裹裹带来的时机。大二暑期,他在师兄承包的菜鸟裹裹洛浦街道站点打工,他评价这门营业是“通达价钱,顺丰服务,大有潜力。”恰好2018年头,师兄准备创业,就把站点转到吴永聪手中。

兼顾学业事业不容易

就这样,两个大三学生不约而同成了快递站点老板,可真坐上这个位置,才发现要兼顾好学业和事业真的很难。

“谋划一个站点和做快递员差别,现实的问题更多,压力也更大。”梁伦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招人。

“招聘用人着实很讲求,并不是熟人就好。”梁伦承包站点后,那时有两个同砚找他,想来兼职,效果第一小我私家干了一周就放弃了,另一个更夸张,干完一天就告退了。

“大学生只看到了快递员的收入,对事情强度预期不足,说白了,照样吃不了苦。”梁伦说。

 

借助行政管理专业知识,梁伦为站点设置了一些管理制度,好比新人入职的培训课程、职员管理制度、奖惩制度等等,站点的谋划状态越来越稳。

吴永聪则遇到了贫苦。刚接手站点,他就遇上了一场收件小岑岭,而自己正好有一场学科考试。前一夜,他放置好事情就赶往学校,第二天考完试,才有空打开手机查看当天的营业数据。效果站点已经泛起了20多个超时件,吴永聪只好心急火燎地赶回站点处理问题。

站点营业量的疯长,让吴永聪猝不及防—— 3月份,站点日均收件量是400多件,到了6月份,一下子增进到700多件,人手完全不够用。

招人,管人,人不够用还得亲自顶上,这让吴永聪累得心力憔悴,他所在的大学校区距离站点足有50多公里,这段两个多小时的漫长车程,他每周都要往返跑上三四趟。

吴永聪上课的时刻,站点营业主管卖力调剂职员,而他自己则通过菜鸟裹裹APP上的数据,远程监视快递员的服务质量。为了兼顾学业和事业,吴永聪不得不加班加点,遇上实验或考试,就要忙到破晓一两点钟。

三个干快递的大学生

吴永聪深感力有未逮,便将洛浦街道划出一半区域,转让给了刚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李昭澎。

李昭澎第一次接触快递行业,也是首次创业,接手半个洛浦街道后,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营业增进着实太快,招人都来不及招。”李昭澎说。

5月,两人只好向快递公司总部求助,总部找来梁伦协助,他很快发现了洛浦街道站点的问题:站点那时已有8名收件员,职员缺口在3人左右,站点管理层对司理、快递职员培训缺失,服务质量跟不上,取件超时情形比较严重。

“那时菜鸟裹裹在广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上门取件营业量正处于一个发作期,在江海接到站点,我们对一些数据——好比收件时效、揽收率、作废率、服务质量的要求异常高,然则洛浦街道站点的这些数据颠簸很大。”

 

半个月的时间,梁伦把自己招人选人的履历与吴永聪、李昭澎分享,还给站点快递员们做了营业培训,并在管理制度上做了许多改善。类似的学历靠山,都是初入行的毛头小子,三个投契的年轻人很快成为密友,梁伦竣事支援后,人人也经常在谈天群里交流站点谋划、营业开展的问题。

抱团取暖和开拓新营业

去年6月,由于快递公司总部营业调整,三小我私家的站点全换到了海珠区,这里的是广州市中心的老城区,人口麋集,对于以小我私家寄件为主的菜鸟裹裹营业来说,无疑是加倍理想的站点区域。

通过梁伦,吴永聪和李昭澎还结识了另一位95后菜鸟裹裹站点老板赵书林,四个同龄相若的小伙就定期碰头,分享拓展营业拓展和建设团队的方式,也头脑风暴出一些好的点子。好比,关于若何获客,人人就以为不妨和其他快递站点互助。

“通俗快递站点,收件以淘系商家为主,一次性发货量比较大,然则菜鸟裹裹的用户大多是散客,以淘系消费者退货件为主,我们以为两种营业可以互补。”李昭澎说,他们找到其他快递站点的营业员,在派件的时刻辅助推广菜鸟裹裹,自己则给这些站点营业员们一些提成。这种推广模式效果显著,第一个月下来,营业量就提升了10%。

 

在站点的资源配置上,四人也会相互协助。吴永聪卖力的赤岗街道紧挨着赵书林卖力的新港街道,若是哪个片区遇到人力配备不够的突发情形,就可以找对方召集人手过来协助。

去年双11前,在菜鸟裹裹的推动下,四人组团成为广州首个大学生裹裹快递团队。为什么要组团?梁伦说,在广州,像他们这样大学生做快递站老板的还不太多,抱团之后,将原先在分散片区单打独斗的每小我私家,重新拧在了一块儿,酿成一个小团队相互扶持。菜鸟裹裹平台可以为团队争取对接更好的快递公司资源,对团队每小我私家举行专业的培训,辅助计划站点的生长路径,辅助大学生老板发展。

泉源:博客,迎接分享本文!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