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是不是欠C很久了/亲姪女终于让我进去了

一路上都是看热闹的人,山呼呐喊声不断。 季妧无比庆幸自己坐在车里,不必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想想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关山……没事,他脸皮厚,不怕看。 最开始还是有点新鲜感的,但很快就没…

一路上都是看热闹的人,山呼呐喊声不断。

季妧无比庆幸自己坐在车里,不必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想想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关山……没事,他脸皮厚,不怕看。

最开始还是有点新鲜感的,但很快就没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将军府。

随侍女官正要服侍季妧下婚车,手刚伸出去,关山抢先一步将季妧抱了下来。

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皱眉道:“不舒服?”

已经蒙上盖头的季妧摇了摇头:“没不舒服,就是有点晕车。”

关山:“……”

虽然不清楚从来不晕车的季妧是什么时候开始晕车的,但是既然季妧不舒服,那么一切就得加快。

于是前来贺喜观礼的宾客观看了一场前所未有之快的婚礼,等回过神新娘子已经被送进了洞房。

洞房内,由于关山的嘱咐,众人也没敢怎么闹,必需的流程走完之后,房内就清静了下来。

季妧扯下盖头,大喘了几口气后,毫无形象的往床上一倒。

白扣见她脸色煞白,有些担心:“要不要叫大夫看看。”

季妧摆了摆手:“不用,没事,我歇一会儿就成、歇一会儿……”

白扣给她卸了头饰,又帮她把被子盖好,这才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她前脚刚走,后脚罗兰便走了进来。

季妧睁开眼,接过罗兰递过来的字条,展开看完后便陷入了沉默。

殷氏死了。

在病榻上耗了近三年的人,终日在怨怒惊惧中度日,终于还是死了。

刻意选择今天,也是有心了。

季妧揉了揉太阳穴,将字条递回给罗兰,让她给正在前厅宴客的关山送去。

罗兰走后,季妧重新躺下,却已经没了睡意。

最近两年,殷氏无数次提出要见她。

季妧知道,她想见的是关山,但是关山不肯见他,这才退而求其次。

即便真相已经通过戏文的方式广而告之,即便神武将军府已经不再是神武将军府,即便寇府已经彻底没落、寇长卿也已经半疯……殷氏仍旧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反而更加认定了关山祸害的寇家至此。

同时她又觉得关山是她儿子,那么季妧这个长公主就是她的儿媳,儿媳去见婆婆,天经地义。

对于这个一个人,季妧自然不会去见。

但是也无法对她做些什么。

欺君毕竟是欺君,即使万德帝已经不再是君,那些行径确是存在的。

而在有心人看来,关山可以配合寇家欺君一次,就可以欺君两次……谁知道呢,但是总不能为以后埋雷,流言和亲口承认,性质还是不一样的。

是以澄清也只能半真半假的澄清,殷氏和寇长卿也依旧活着,只是死了个工具人金申。

季妧觉得便宜了那对母子,不过事实证明关山说的没错。

对殷氏来说,最大的折磨并不是死,而是不得不活着,然后自我折磨到死。

不过死在今天还是挺膈应人的……

算了,交给关山处理吧。

人都死了,或许……他会愿意去看看。

季妧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等睁开眼,满室昏黄,外边天已经黑了。

关山坐在塌边看着她,见她醒来,就要让人传饭。

季妧反手拉住他,摇了摇头:“不饿。”

她盯着关山看,见他一如往常,顿了顿,道:“殷氏死了,寇长卿也失踪了。”

寇长卿失踪并非一回两回,回回都是躲在犄角旮旯,上次是京郊的一处山洞,这次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不过之前都是三两天就找回,这次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也难怪殷氏会……

“知道。”

“那你……”

“今日是你我大婚之喜,不要让不相干的事扰了兴致。”

季妧从他的眼神,确认他没有伪饰,笑了。

“好。”

早已不再为魔障所困的关山,仇恨左右不了他,他也不会原谅。

季妧爱着这样的他,也心疼这样的他。

伸手,抚着他的脸,想要给他个惊喜。

却没注意到关山逐渐暗下去的双眼。

“有件事要跟你说,我……”

刚开口就被堵住了嘴。

按照正常流程,季妧应该闭上眼,搂着他的脖子,又或者是拥着他的背。

宝贝是不是欠C很久了/亲姪女终于让我进去了-fm分享网

季妧却着推他、咬他、踹他。

关山以为她在闹着玩,起先没在意,等注意到她一脸难受,这才稍稍退开些距离。

“怎……”

询问未及出口,季妧一把推开他,趴在床沿干呕起来。

关山霍然变色,将她捞到怀里抱着,扬声吩咐下人去请大方。

“别……我真没病。”

关山皱眉:“脸都这样了,还说没病?”

季妧依偎在他胸膛,有气无力的抱怨:“还不是你,身上有酒味,嘴里也有……”

关山一僵。

今日大婚,宾客众多,又多是军中之人,难免多喝了些。

怕熏着季妧,他进来之前还特地沐浴洗漱过……

“我鼻子是不是很灵?”

季妧正想卖乖,结果干呕感又来了。

关山替她顺着背,见她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呕出来一般,眉心已经打了死结。

“究竟怎么了?你不肯说,就让你的丫鬟……”

“说说说我说”

季妧伸出虚软的手,拉着他粗糙的手掌,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关山终于明白了她的不适因何而起,自发给她揉按起来。

季妧:“……”

不会以为她例假来了吧?

叹了口气,仰唇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句话。

关山的动作戛然而止,表情也一片空白。

季妧被他这难得一见的模样惹的直笑。

笑够了,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手腕被他抓住。

“真的?”

季妧睨了他一眼:“从你回来的那天,差不多两……”

话未说完就被关山紧紧按进怀里,用的力道有点大。

季妧能感觉到他的狂喜和激动,也能感受到他隐藏于狂喜背后的无措。

这个巍峨若山一般的男人,即将为人父的这一刻,原来也是慌的。

季妧想跟他说:别慌,你一定会是个好父亲,我也会学着做个好母亲,我们的孩子会弥补你我的缺憾像,她/他会在蜜罐中开心快乐的长大。

但是最终,她只是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背。

等关山终于平复下心情,季妧已经支撑不住睡着了。

关山将人放到床上,略有些颤抖的手再次抚上她的小腹,眼睛却始终凝视着即使睡梦中嘴角也小幅度上扬的季妧,直看了整晚。

期间季妧迷迷糊糊醒过一次。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

“骗人,你上次也这么说。”

“这次是真的。”

“我还以为半辈子都过去了。”季妧勾勒着他的五官,“我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

关山轻声诱哄:“梦里都有什么?”

“梦里……许多穿着白大褂的人走来走去,急诊室的灯亮着,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梦里还有飞机、汽车、种植园……梦里很好,可是没有你。”

水雾氤氲了季妧的双眼,她却笑得特别开心。

“我突然想回大丰村了。”

关山深深看着他,半晌之后,在她额心烙下一吻。

“待我解甲,咱们就回去。”

金水桥边的夜市上,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正在那吹嘘揽客。

“贫道从不撒谎,不信咱们打赌,今日大婚那对,已经儿女双全……”

“吹牛吧你就!今天刚成婚,儿女都没有,哪来的双全?”

“该来时自会来,你看不到不代表没来,所谓天机……”

“还天机,连寇将军和长公主都敢编排,我看你是找打!”

“诶诶诶!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哎呦!”

一盏茶后,鼻青脸肿的老道士手持“堪运破灾”的竹幡出现在另一条街市上。

“哎呀这位居士,贫道观你印堂发黑,是大凶之兆,要不要转个运啊……”

终羲和帝一朝,政通令达,贤才辈出。

良相前有张绫致,后有潘嘉道、宋璟。

良将前有寇长靖,后有关舟、季牧、胡大成

在这些人的齐心协力之下,开创了羲和之治,缔造了万邦来朝的太平盛世,保大周百多年太平无虞。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