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白嫩人妻娇喘欲仙欲死

童允杉的日子比之从前更是不如,衣服脏污,饭菜也不怎么会做,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煎的发黑的饼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直到童允杉毕业。 童大均把她带到永城,租了个老房子,两室一厅的老家属…

童允杉的日子比之从前更是不如,衣服脏污,饭菜也不怎么会做,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煎的发黑的饼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直到童允杉毕业。

童大均把她带到永城,租了个老房子,两室一厅的老家属院,工地的活儿去不了了,他就用一些积蓄做起了地摊的生意,卖一些玩具之类的小玩意儿,生意倒也可以,能勉强糊口。

又给童允杉在永城找了中学的学校,永城九中,离租住的房子不算太远,走路半小时左右就能到。

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白嫩人妻娇喘欲仙欲死-fm分享网

九月初,入学第一天,童允杉起了个大早,童大均很早就出摊了,她拿着饭桌上童大均做的微黑的煎饼,囫囵的啃了几口,又喝了口稀粥,穿着旧的T恤和洗的发白的长裤子,快速的换上看不清原色的网鞋,步行前往学校。

到了学校,操场上有很多人都盯着她看并小声议论,她也注意到了,心想:这些人怎么回事?她一头雾水。

她没管那些人的目光,独自走到她所读的教室,一年级三班,教室在一楼,由于到的时间比较早,教室里的人不多,她放下以前背的旧书包,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百无聊赖的坐着发起了呆,教室里的第三排和第四排之间,两张课桌旁围着几个男女同学,从她进教室那一刻开始,那几人就将目光投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不一会儿,还开始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打扮?”扎着丸子头,长着一张圆脸的女同学问。

“没见过,感觉好土”另一个短发的下巴尖尖的女同学答道。

“乡下来的土包子就这样!”一个身高一米六多点,体型微胖,单眼皮,小眼睛的男生毫不留情的损道。

“她那发型是什么发型?长短不一,参差不齐!”又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问。

“跟狗啃似的,难看死了!”刚才那个微胖男生满脸嫌弃的吐槽。

这些声音不大不小恰好都被童允杉听进耳朵里,她满不在乎,也不想搭理,从小就这样过来的,她偏头也打量教室里这些讨论她的人,有女生穿着漂亮的裙子,或者整洁的短袖长裤,头发扎成丸子头或者短发披于脑后,男生穿的白色T恤,黑色短裤,总得看起来是比她穿的看着新、干净,对于一个从小不在乎形象的她来说,这些人在她眼中没显得有什么与众不同,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她看了两眼就将目光撇向窗外。

“这乡巴佬好像不合群”那个微胖男生刻薄出声。

“嗯,她一个人坐那么远”短发女生说

“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扎马尾的女生说

“谁知道啊?”微胖男生说

“你们这么评价一个人有意思吗?”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坐在几人身后,中间隔了一张桌子。

几人闻声朝他看去

“你谁啊?管天管地还管我们唠嗑?”那个微胖男生拽的二五八万似的,昂着脑袋呵斥。

另外几个女生见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生的很好看,说话又温和,都盯着他。

“都是同学,说话不要那么刻薄”娃娃脸男生再次劝说道

“关你屁事,我们爱说谁说谁,碍着你了?”那个微胖的男生怒瞪着双眼

“我就是看不惯,你可以私下说,别让我听见”娃娃脸男生继续反驳

“多管闲事,不爱听把耳朵堵上”

“凭什么要我堵耳朵”

“那我偏要说,你还能堵我的嘴?”

“你…你…不可理喻”

这一切童允杉都看在眼里,听进耳朵里,她看了一眼那个跟一群人理论的娃娃脸男生,他皮肤很白,短碎发,深邃的眼眸和高挺的鼻梁,长得很俊秀,她正想走过去时,教室门口来了不少同学,陆陆续续的往教室里奔走,围着的那群人也散了,她只好待在原位,班上一共有四十多人,没一会儿就坐满了整个教室。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浅紫色上衣深色长裤的女老师走进教室,个子不高,目测只有一米五多一点,皮肤很白,短头发,年纪不过二十多岁,她走到讲台站定,教室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

“同学们,早上好,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姓闵,名晓琴,你们可以叫我闵老师。

“闵老师好!”有性格张扬的同学已经脱口大喊。

“嗯…鉴于你们都是新生,班长的人选我是根据你们上学期的毕业成绩安排的,男班长暂定游乐麟,女班长暂定袁恬,两位班长先上来一下”。

讲台上堆了几堆书籍,油皮纸包裹后用扎绳捆着,分别是语文、数学、英语、历史等课本。

“你们俩把这些书给大家分发一下”闵老师看着上来的两人吩咐道

被叫做游乐麟的男生从第五排起身往讲台走去,他身高很高,目测接近一米七,从他说话那刻起,童允杉的眼神就一直跟着他,此刻他在走动,童允杉的眼神跟着移动,他就是那个帮她说话的娃娃脸男生,他走到讲台和女班长袁恬站在一起,拆开绳索把书本抱到课桌上,然后分成几份传递到每一位同学手上。

闵老师接着又说:“座位目前你们看着调整,等下周看情况在适当调动,还有一点要强调一下,在我的课堂上你们可以睡觉,可以开小差,前提是不能影响别的同学上课,否则别怪我没事先打招呼”。

教室里除了课本传递的声音,再无其他,都是初次见面,还不知道对方的脾性,所有新生还比较老实。

课本分完之后,两位班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闵老师接着又说:“今天这堂课不讲课本的内容,你们先再预习一下第一课,明天正式上课”。

“还有,我需要一个学***,一个劳动委员和一个语文课代表,有推荐或者自荐的同学,请到我这里来登记”闵老师看了看讲台下的所有同学,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

教室里开始讨论起来,等了十多分钟后,闵老师扫视了一圈教室问“有吗?没有的话那就投票表决吧?”

“有有有……”一个坐在四排的男同学不慌不忙的拿着几张纸条,跑到讲台边递到讲桌上。

闵老师捡起一张纸条,慢慢打开,嘴里念着“谭后滨”

“谭后滨同学是哪位?站起来我看看”被念到名字的人从倒数第二排的位置缓缓起身,正是那个碎嘴的矮个儿微胖男生。

“哦,有人推荐你当劳动委员,坐下吧”她淡然的开口讲完摆手示意。

“姜维唯,姜维唯同学是哪位?”她念着名字目光扫向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扎着高马尾,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学生从第三排的位置的上缓缓站起身。

“哦,是你!有人推荐你做学***,好,你坐下吧!”闵老师抬头扫了她一眼,然后又摆了摆手。

“肖深扬,肖深扬同学是哪位?”闵老师又推了推金框眼镜。

肖深扬同学就是刚才递纸条的那个男同学,他从倒数第四排的座位上默默的站了起来,嘿嘿一笑,瞬间两个梨涡挂在嘴角。

“你自己推荐自己?”闵老师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肖深扬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接着又听到讲台上的闵老师又说“不错,你很自信,坐下吧!”

“好,目前职位暂定这几个同学,以后有问题大家在交流,现在你们开始自习吧”。

闵老师说完之后就独自走了,第一堂课时间还剩十分钟不到,教室里刚才还一片安静,待闵老师的身影消失那瞬间,教室里一阵哄闹,有性格开放的同学当场吹起了口哨,也有的尖叫,还有自来熟的聊了起来,唯有童允杉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第二节是数学课,任课老师是个男的,高高瘦瘦的,他自我介绍说他姓谢,叫他谢老师就好,年纪不大,说话却一板一眼的,特像个老干部,废话不多,直接上课。

有同学聚精会神听的津津有味,有的则打起了哈欠,还有的在下面聊起了天,40分钟的课堂,对于有的人来说过的很快,有的人却觉得度秒如天,备受煎熬。

作者: xingyun66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