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舞蹈系校花吞精呻吟 黑人征服娇妻全文阅读

折雾目光直视着楚芸,语气平静无波:“这位缘主,正说着话呢,怎么突然动手动脚的。” 楚芸被扣着手腕,瞬间动弹不得。 折雾手劲不小,就这么被她捏着,骨头都麻了。 楚芸忍不住哀嚎:“贱人…

折雾目光直视着楚芸,语气平静无波:“这位缘主,正说着话呢,怎么突然动手动脚的。”

楚芸被扣着手腕,瞬间动弹不得。

折雾手劲不小,就这么被她捏着,骨头都麻了。

楚芸忍不住哀嚎:“贱人,放开我,掐的我好疼啊。

折雾没动。

楚芸目光投向同党:“你们俩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给我打死她,出事我兜着。”

极品舞蹈系校花吞精呻吟 黑人征服娇妻全文阅读-fm分享网

旁边围着的两个女生这才如梦初醒,上前就要扯折雾头发。

折雾来者不拒,刚要反击。

“楚芸!你在做什么?”

一道温润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折雾下意识松开手,她扬起脸。

就见沈识砚众星捧月般走了过来,他是剑眉星目又干净清冽的长相,配合修长挺拔的身形,光是站在那就有一种天然冷感。

远远看着,年轻矜贵又高冷。

楚芸见到沈识砚,马上红了眼眶。

“识砚哥哥,这个神棍欺负我?嘤嘤嘤。”

沈识砚轻蹙着眉头:“怎么回事?”

说话之间,楚芸弱柳扶风般就要倒向沈识砚怀里。

沈识砚后退几步,不动声色和楚芸拉开距离。

楚芸撅起嘴巴,“还不是这个神棍啦,她欺负我,说我有血光之灾,嘤嘤嘤,识砚哥哥替我做主啊。”

又是她。

沈识砚面无波澜,目光落到折雾身上。

见她皮肤雪白,说是欺霜赛雪也不为过,巴掌大的小脸,杏眼明眸,鼻子小巧高挺,唇珠饱满,五官无一不精致。

此时她红唇紧抿,脊背挺的笔直,颇有些遗世而独立的气质。

沈识砚移开目光,声音没有起伏:“这里面或许是有误会,折...折...”

“折雾。”

折雾适时提醒。

沈识砚轻点头,“折雾,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折雾:“我看她确实是印堂发黑,好心提醒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生气了,还要打我。”

不光沈识砚,身后跟着的众人也是满头黑线。

楚芸:“识砚哥哥,你看看她啊,这是什么人啊,好好的咒人家有血光之灾,我不依嘛。”

众人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沈识砚轻咳声,“算了,就算她说话方式不对,你也不能动手打人,打人总是不对的,也算扯平了,散了吧。”

楚芸还想再闹,沈识砚眸光一冷。

楚芸立马就噤声,不敢说话了。

折雾站在那里,将二人的微表情尽收眼底。

有意思,这女的挺怕沈识砚啊,看起来和自己未来老公关系匪浅啊。

不错,沈识砚就是折雾未来的老公。

只不过沈识砚本人还不知道,折雾也是一个多月前刚知道这个事情。

沈识砚出面解围,楚芸不敢有异议,瞪了眼折雾,放了句狠话,转身走了。

沈识砚作势离去,折雾快速上前,趁他转身之际,迅速在他口袋里塞个东西,沈识砚下意识低头看,折雾已经闪到一旁。

折雾用嘴型比划,“打给我,阿里巴巴。”

沈识砚眸光冰冷,原来是个疯狂的变态粉丝啊。

沈识砚扭头就走,众人跟在他身后一块散去。

夜幕初垂,华灯亮处笙歌渐起。

折雾出了电视台,打了辆出租,直奔京城五环外。

上了车,她靠在副驾车窗上昏昏欲睡,街边彩色的霓虹透过车玻璃,将她的脸镀上一层好看的彩色光影。

司机自言自语:“现在的女道士颜值都这么高吗?”

出租车极速行驶,最后在五环外一处老小区门口停下。

折雾付了车费,拉开下车,径直走进门口的生活超市。

“陈阿姨,我回来了。”

坐在收银台里的陈阿姨正在追苦情剧,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闻言抬起头。

强颜欢笑说:“小折,下班了,萌宝正在后屋和小米玩呢,晚饭已经吃过了。”

折雾点点头,走到后屋。

“萌宝,回家了。”

正蹲在地上玩玩具的帅气小正太回过头,远远地看到折雾进来,笑成一朵向阳花,扑倒折雾的怀里。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折雾:“今天工作结束的晚。”

折雾牵过萌宝的手。

萌宝挥舞着藕节般的小手,“小米妹妹,明天见。”

蹲在地上的小女孩依依不舍:“萌宝哥哥,明天见。”

告别陈阿姨,折雾牵着萌宝肉乎乎的小手,沿着小路往家里走。

小路两边是欧式的雕花镂空路灯,和煦的暖光透出来,将二人的倒影拉长,洒下一地婆娑。

萌宝边走边说:“这里没人,我可以叫妈咪了吧?”

折雾:“当然可以了。”

萌宝高兴的手舞足蹈:“妈咪,你今天见到我爸比了吗?”

折雾僵硬地点点头,“见到了。”

萌宝立马高兴地原地腾空跳了几下。

“爸比什么时候来看我们?”

折雾支支吾吾:“那个...你爸比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萌宝嘟起嘴来,小脸也垮下来。

“爸比是不是生妈咪的气了,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和妈咪。”

折雾:“也不全是,可能是你爸比失忆了,妈咪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帮他回忆,你看妈咪不是见到他了吗,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萌宝听话地点点头,小脚不停踢路面上的小石头。

二人回到家,进屋,折雾给萌宝放了汪汪队动画片,自己忙着去做晚饭。

晚饭很简单,两菜一汤。

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饭桌,小屋里立马有了烟火气。

冷月高垂,窗外天空墨黑如洗,难得还缀着几颗闪耀的星子。

等萌宝喝完牛奶,折雾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开始给小萌宝放水洗澡。

洗澡盆里放着汪汪队玩具,小萌宝光腚坐在洗澡盆里玩的很投入。

“汪汪队,汪汪队,只要遇上麻烦。”

小萌宝欢快的歌声。

洗了萌宝肉乎乎的小身子。

折雾拍拍萌宝肉肉的小屁股:“来,转过来,妈咪给你洗洗头发。”

萌宝很配合,小身子扭过来,眼神就没离开汪汪队。

洗完澡,给萌宝全身擦了香香,穿上睡衣,奶呼呼的萌宝钻进了被窝。

萌宝在被窝里露出一颗小脑袋,眼睛像水洗过的大葡萄。

“妈咪,我要听汪汪队的主题曲。”

折雾用手机给他放上汪汪队的歌曲,小孩边听边哼唱。

不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进入梦乡。

熟睡的小萌宝也是非常可爱,仔细打量,他的眉眼和沈识砚九分相似,嘴巴和鼻子却遗传了折雾,精致小巧。

作者: xingyun66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