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热搜(我挺进圆润雪白的翘臀)最新章节

贞观十二年九月某夜,极热。我躺在榻上,傅母摇扇哄我入眠。却忽然见朱窗外火光冲天,夹厮杀惊叫告饶之声。傅母停下动作,细细谛听着。 “砰,砰。”几声巨响。 “傅母,内院门破了。”我坐起…

贞观十二年九月某夜,极热。我躺在榻上,傅母摇扇哄我入眠。却忽然见朱窗外火光冲天,夹厮杀惊叫告饶之声。傅母停下动作,细细谛听着。

“砰,砰。”几声巨响。

“傅母,内院门破了。”我坐起来同傅母道。

傅母有些慌乱。这个老妇人年近五旬,行动不便,如今又被吓到,连履都未给我穿便抱着我向外跑去。

直跑到阿娘的院里,傅母才将我放下。

阿娘房中已站了许多人,我的大姊姊二姊姊及她们的傅母。众人神色皆有大难临头之意。阿娘怀里抱着襁褓里的幼弟,稍显镇定道:“今日我家恐蒙难,诸位未趁此落石,江氏不胜感激。今日我便将各位的身契还给各位,府兵定不会为难诸位。”

傅母娘子们取过卖身契后便离去。待她们走后阿娘脱力似的倒在榻上,声如蚊蚋的唤大姊姊过去。

2022热搜(我挺进圆润雪白的翘臀)最新章节-fm分享网

“抱好你弟弟。”

院外的声音渐小,一束束火鱼贯而入,把院子映的仿若白日。

终于,一声惨叫就在轩外响起,随即轩纸上便“嗤”的溅了一道血。“啊!”我身边的二姊姊吓得叫了声。

有人一脚跺开门,火光里一颗头在地上轱辘轱辘滚进来,我只看了一眼便惊恐的紧闭双目。

阿娘尖叫声大作。幼弟也随着一同哭嚎起来。

“定州总管薛望,私养府兵意图不轨。吾等奉陛下之命擒拿此逆贼。然薛望拥兵自重负隅顽抗,吾等已将其斩首。陛下仁厚,下诏令薛家女眷及八岁之下男童即刻前往长安入掖庭。”

一着明光铠提剑之人走进来,踢开地上的头颅,嚣张说道。

“你休想!我家薛郎从未有过异心,何来拥兵自重一说!我看是你们这群走狗,迫不及待要上位,才编了个罪名,早早将我郎君残忍杀害,好叫他再也无法开口为自己正名。”

阿娘锥心泣血道,而后爬着捞起那颗头,抱在怀里,“薛郎!”

“江氏,你莫要胡言乱语,这可是陛下亲自下令,你若是不信,便是对陛下不信。”那明光铠之人驳道。

“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儿们,记得他的声音,记得阿娘说的话。”阿娘对我们道完后死死盯住那人道,“走狗,我记住你的声音了。我江氏在此立下毒誓,死后必定循你之声,夜夜搅你难入眠。你活一日,我便纠缠你一日,你死后,我也必拖你入刀锯地狱。让你与你幕后之人生死难安!”

阿娘怀抱阿耶的断首,若疯癫状冲着那走狗的剑撞上。走狗欲收剑,阿娘却抓住剑刃往自己灵台方寸贯穿进去,死前依旧怨毒咒骂着。

我与姊姊们垂泪默立,等咒骂声停了后明光铠走狗急急带我们向院外走去,连插在我阿娘身上的剑都不敢折返回去拔下。

将我们四人扔入槛车后他下令府兵即刻离开此处,往长安去。

槛车狭小,这么热的夏夜里我们姊妹三人却紧挨在一起。我与二姊姊年岁尚小,又亲见如此场面,二人一同抽泣着。

大姊姊怀里抱着幼弟,没有哭。

槛车在道上慢慢的走着。我回头,盈盈泪光中,我们的府邸被火蛇包住映在我瞳里。

我们无言至东方日出。

日出后,幼弟忽然大哭,大姊姊如梦初醒般轻拍着弟弟。哭声也叫我们回过神,二姊道:“莫不是饿了?”

所幸有府兵给我们送来吃食,还送来了一盏马奶!大姊姊要我用指头蘸了马奶后送入幼弟口中吮吸。

给幼弟喂完马奶后他果真止住了哭,还笑着打量我们。大姊姊抱着他摇了摇,哼了哼阿娘常哼的童谣哄着他睡去。

如今午时未至,槛车正行在林间大道上,树冠投下巨大的荫蔽。我们看着幼弟恬静的睡颜,大姊姊道:“我们如今虽痛失怙恃,幸而姊弟四人同在一处,莫再受些手足分离的痛楚。今阿耶阿娘具逝,而幼弟还未及取名,不若今日我们为幼弟取个名字,以便他日好唤。”

我与二姊姊同道:“是矣。”

大姊姊以手作扇,扇着颊边道:“阿耶最喜屈夫子,我们姊妹三人的小字皆出自屈夫子之作。我小字‘橘颂’,二妹小字‘九章’,三妹小字‘九歌’。若阿耶还在,必定是要从屈夫子的诗里择。叫大招如何?”

“不好听。”二姊姊以足点地在车面的沙上画圈。

“那,齐光如何?”大姊姊支着头想了一会。

“好,那便叫齐光了。”二姊姊停下足尖,探头往大姊姊怀里看去,“小齐光,有名字了,你叫小齐光。”

齐光齐光,我虽未开蒙,却也知定是不错。尤是在齿间念出时总让我有一种天地邈远,与日同齐之感。

“那名呢,叫什么好?”

“婴吧。薛婴。”大姊姊说完后让我们凑近道:“我本想取‘始’字,却想起日后我们要在宫里,‘始’字总是万万不该用的,若冲撞了陛下,齐光如何有命活。”

“薛婴也好,还与我们三人之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姊姊名薛婉,二姊姊名薛娴,我名薛嫣,而弟弟薛婴也同含一‘女’字。如此甚好。

为齐光取好名后,大姊姊与二姊姊的话多了。大姊姊以舌润唇后便向我们规划,“等到了掖庭,以我的学问或可成一名女官,到时我与九章一同拿俸,养着两个小的,虽恨齐光日后必为内侍,但只要我们姊弟四人一起,就什么都不怕。”

二姊姊答应着。

视野却忽然暗下来。抬头,只见黑云蔽日天色郁阴,似有一场急雨凝聚着。不多时雨果真落下,一颗颗硕大无朋,砸在我的头上有些痛。大姊姊倾身护住齐光,二姊姊就将自己的一件衫子脱下来盖在我的头上。

二姊姊体弱,这件衫子还是她傅母给她披上的。如今也不知她傅母亡于何处,真是令人唏嘘。

我们淋了一阵后,槛车停下。府兵们将我们押下往驿站去。驿站里,二姊姊用自己贴身的玉佩为我们换了几身干净襦裙和几碗汤饼。大姊姊于心不忍,想将玉佩赎回来。二姊姊开口道:“如今形势所迫,若现下不舍掉玉佩,我们便要着湿衣了,若是伤了风寒可怎好?”

于是驿站里一位小娘子为我们更换了衣物,还给了我们一把油纸伞。

雨停了,天晴了,府兵们又押着我们上了槛车。

旦日,有鸟雀停在槛车上婉转鸣着,我被这声音闹醒,见倚在我身上的二姊姊还未醒,于是晃了晃她。

一下。

两下。

三下。

二姊姊不动。

大姊姊也看见了,急哄哄让我把二姊姊的脸摆正。

我摆正后只见她两腮酡红。我摸了摸她的额,滚烫。

许是恢复了几丝意识,二姊姊缓缓睁眼,虚弱的朝大姊姊看去,而后道:“姊姊,我染风寒了,莫要靠近我。九歌,去大姊姊那边。”

大姊姊将齐光递给我,从自己的裙上撕下一块,浸在昨日府兵未收走的碗里。碗里有昨日的雨水。

布贴在二姊姊的额上,没一会大姊姊就要重新再浸一次。

鸟雀还在叫,我站起来将它们都吓走了。

三日后,二姊姊风寒愈重,最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姊姊亦是三日未曾合眼,二姊姊回光返照之时握着大姊姊的腕道:“今生姊妹一场,无恨。今我感父母之召,先至他二人膝下继续承欢。姊姊,你们三人一定要好好活着,当作是替九章活一份。”

大姊姊与我痛不欲生,却也只得见二姊姊慢慢没了气息。府兵来送饭时见大姊姊双目呆滞紧紧抱着二姊姊,于是同旁边提着粥桶的另一府兵耳语道:“等食过饭后再将这女娘尸首抬走。”

等他们来抬时,大姊姊朝着他们抓挠撕咬着,一个府兵不察,竟被大姊姊咬到。于是愤而将大姊姊甩到板上。等他们拖走二姊姊后,大姊姊也没能爬起来。

我搀起大姊姊。大姊姊蓬头垢面,眼里毫无神采。我给她喂粥,她也张嘴吃,不过像是行尸走肉般。

我抱着齐光,用手给他喂着马奶。喂完后稍稍一闭眼,再睁眼已是暮色四合。府兵们已停车进到驿站休整,我抱着齐光走到大姊姊身边,手刚一触到大姊姊,她忽然就向下倒去。

我勉力撑住她,在其耳边唤着:“大姊姊,大姊姊。”她毫无动静。

我伸手去探她的鼻息。

幸好,有气。我又摸了摸她的额。

有些烫。

我学着她之前如何照料二姊姊的样子,还给她披上我的另一件襦子。

最后,我抱着齐光跪下祝祷。

“唯三圣人,乃一太极。普受浩劫,家之命鼎。膺无量品之褒。紫微清虚洞阴总领功过,赐福赦罪解厄,溥济存亡,道冠诸天,恩覃三界。大悲大愿,大圣大慈。三元三品,三官大帝。三宫九府,感应天尊。吾愿以吾三十之寿,佑我胞姊胞弟余生安康。吾愿茹素,戒情爱,此誓既出,终生无悔。”

天上明月皎皎,我诵着阿娘曾为我阿耶祝祷过的词。我天生便比其他姊姊学事快,旁人说过一遍的话,我都可以诵下来,阿耶还曾抱着我跟阿娘说:“这孩子属实聪慧,若为儿郎,当真光耀门楣。”

可惜,昔日掌中娇,今日阶下囚。

不知是祝祷起了作用,大姊姊竟醒转过来,醒过来后便要我抱着齐光离她远些,莫过了病气。我低头看齐光,感觉他也有些燥热。

“大姊姊,齐光他好像也发热了,今下午我喂他时他就不怎么喝了,好容易喂进去,我睡醒后见他又全吐出来了。”

大姊姊闻言立马挣扎着坐起来。我把齐光递到她身边。她抱住齐光,掀开包着的布,一个瘦瘦的,只有脑袋最大的婴孩光秃秃的对着我们。

午夜,齐光的气息渐弱,业已无法睁眼。

大姊姊一把将他搂进怀里,嘤嘤道:“齐光齐光,你是阿娘交到我手里的,你要是死了,姊姊怎么同阿娘交待啊。”

大姊姊捶胸顿足地悲号着,“天啊,地啊!我阿耶阿娘已经去了,我的一个妹妹也跟着你走了。为何如今你又要收走我的弟弟,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放过我们!?天,你不仁!地,你不义!”

大姊姊涕泪交加,我听了也涕泪四流。大姊姊发泄完天,又把齐光放在一旁,忽然膝行至我身边,掐着我的脖颈恶狠狠道:“我要你看着齐光,你为何等现在才告诉我!?”

就在我窒息之时,颈上的力忽然卸下,大姊姊趴在我身上,气息奄奄,只能大睁着眼流泪。我抱住她。

第二日我刚醒来,大姊姊和齐光都不见了。府兵来送饭时我问他们去哪了,府兵道:“今日发现两人都只剩进的气,全扔城外了。”

我听完,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眼前一黑,背过气去了。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