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火(小洁和公H文翁熄合集)全文阅读

不但被裁撤,甚至就连离职补偿金,还有之前积欠的俸禄都没给。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他来武装讨薪了。 大明的驿站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驿站所达之地就是大明的疆土,就是皇命能够抵达的地方。 …

不但被裁撤,甚至就连离职补偿金,还有之前积欠的俸禄都没给。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他来武装讨薪了。

大明的驿站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驿站所达之地就是大明的疆土,就是皇命能够抵达的地方。

崇祯被忽悠着裁撤了驿站,或许能够削减数十万两银子的开支,可代价却是彻底断绝了皇命直达各地的通道。

在王霄看来,这种做法那就是典型的脑残。

然而更可怕的是,之裁撤驿站只是崇祯做过的无数脑残事情的其中之一。

像是登基的时候干掉了魏忠贤,然后裁撤东厂和锦衣卫,搞了个什么东林党众正盈朝的朝廷。

后来总算是察觉到了东林党不行,又派太监到处去监军,去收税去开矿等等。

大臣不值得信任,那太监就值得信任了?

很明显,太监也不能信任啊。

原本很多事情只是官吏们贪墨一遍,可加派了太监们过去之后,太监们也要过一手,反倒是增加了百姓黔首们的负担。

还有什么打仗英勇的将领打光了兵马,反倒是会被下狱治罪。

而那些保存实力的,因为手中有兵权,反倒是只能拉着哄着。

反正崇祯十七年来,干过的脑残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大明亡国,乃至于亡天下,他的确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闯王,城内吊下来好多送信的,都是想要投效额们的。”

虽然李自成已经在西安称帝,可身边众将却是依旧习惯性的称呼他为闯王。

“有几个?”

“太多了,拦都拦不住!”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七,闯王李自成的大军包围京师,并且调集大炮开始轰击城墙。

当天晚上,驻守广宁门的太监曹化淳投降,打开城门放闯王大军入城,进入复兴门一带,京城外城全部沦陷。

三月十八,李自成暂停攻城,派人入皇城与崇祯谈判,希望崇祯能够投降。

持续了一天的谈判并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三月十九,兵部尚书张缙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所部军。

随后李自成由太监王德化引导,从德胜门入,经承天门往内殿前行。

在带路党们的帮助下,闯军已经完全占据了京城。

此时此刻,崇祯皇帝并没有带着王承恩去煤山,而是在焦急的等待着王霄的到来。

伴随在崇祯皇帝身边的,还有数十家历史上殉国的勋贵大臣以及他们的家人。

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都以为皇帝叫他们全家过来,是要一起殉国。

大家都有这个心思,所以要么是在写遗书,要么是在喝酒做绝命诗,要么就是和家人依依惜别。

可等了许久,宫墙外面甚至传来闯军脚步声的时候,皇帝还是没有丝毫动作,这就让人很是疑惑了。

“陛下。”

监察御史陈良谟上前询问“柴薪何在?”

崇祯不解“什么柴薪?”

“点火的柴薪啊。”陈良谟大声说“臣等决意殉国,家小都已经带来此处。没有柴薪如何殉国?莫不是悬梁?可这地方不够用啊。”

几十家的人足有数百上千口之多,皇极殿虽然很大,可也挂不下这么多人。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皇帝,大部分的神色之中都带着死志。

在大明帝国的最后一刻,在所有的一切都即将化为历史的尘埃的时候,这些人大约就是此时此刻大明最后的忠臣。

崇祯很感动,国破家亡之时还能有这么多人愿意生死相随,他很是感性的落下了眼泪。

看到皇帝在哭泣,不少人也是跟着落泪。

几百年传承的帝国,眼看这就要彻底消失了,这种莫名的情绪带动之下,哭泣之声愈发壮大起来。

远处已经走过承天门,正在走向午门的李自成都听到了这哭声“谁在哭?”

司礼监太监,全权都督军务的大太监王德化,急忙说“定是宫中之人。”

那边刘宗敏哈哈大笑“你这太监好生无趣,这里是紫禁城,里面的人当然是宫中的人了。”

王德化除了赔笑之外,啥也不敢多说。

“这些人,干什么的?莫不是皇帝从死牢里拉出来的囚犯?”

午门之外,站满了许多人。而且基本上人人都穿着囚服,李自成还以为是皇帝学古人,把囚犯拉出来拼命。

王德化面露不屑之色“这些都是迎接闯王的勋贵大臣们。”

改朝换代,大明的勋贵大臣们,有的选择了殉国,可更多的人却是选择从龙之功。

他们聚集在这里,说白了就是想要抱李自成的大腿。希望能够保住自己的权势,哪怕是到了新朝也能做人上人。

历史上从来不缺这样的人。

李自成哈哈大笑,在众多大明勋贵大臣们的跪迎之中,志得意满的走过午门,一路来到了皇极门前。

守门的大明军士早已经跑的没了踪影,闯王麾下兵马上前推开了大门,簇拥着闯王走上了皇极殿前的金砖广场。

李自成的目光,越过了丹阶前的众人,望向了位于丹阶之上那个穿着龙袍的身影。

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皇帝了。

“果然是皇帝,有胆色。”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皇帝居然没有逃跑,反倒是敢于正面迎接自己。

如果不是投降的话,那皇帝的胆色绝对是不差。

李自成顿住了脚步,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崇祯。他深吸口气大喊“陛下~额就是李闯!”

崇祯的面色有些难看,从一旁周皇后的角度看过去,可以说是面色惨白。

他倒不是因为面对李自成而被吓的,他这是因为王霄说好了会来的,可到现在还没来!

崇祯心中已经有了死志,可看着眼前众多愿意随他殉国的人,心中感觉难受,对不起这些人。

无数的目光注视下,崇祯深吸口气,拔出了自己的天子剑。

他的目光落在了身边的长平公主朱媺娖的身上。

贼军已经进皇城了,若是公主后妃落入贼人之手,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徽钦二宗那样的千古昏君?

那父子俩可以坦然接受‘牵羊礼’,被金人拽着放水之物四处巡游展览,可他崇祯却是绝对不会受此羞辱!

心存死志的崇祯,下意识的就要举起天子剑。

可他心头还是萦绕着一抹不甘心,转头看向骄阳晴空,放声怒吼“祖爷爷,你在哪~~~”

这一嗓子,让金砖广场上的这么多人都有些发蒙。

按理说这个时候喊什么都应该可以理解,可皇帝突然叫祖爷爷是个什么操作?

回过神来的李自成,咳嗽一声正要说话,却是突然看到头顶上的艳阳天,突然开始暗淡起来。

大团大团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整个紫禁城都给笼罩在了浓密的乌云之下。

狂风骤起,天空之中电闪雷鸣。

风声雷声轰鸣咆哮,闪电不时掠过天空,将漆黑如墨的天空映照的一片惨白。

在影视剧之中,这种场景很明显就是最终的反派幕后总BOSS即将登场的节奏。

李自成惊疑不定的时候,身边人却是在大喊“有人!天上有人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天空。

他们都看到了那个背负双手,站在剑身上御剑飞行的身影。

在四周电闪雷鸣为背景之下,出场气势十足的王霄,缓缓落在了崇祯的面前“你找我?”

崇祯知道王霄很牛笔,知道他是剑仙般的人物,知道他们一出剑就能横扫一大片。

可天地良心,他是真不知道自己的这位祖爷爷,不但能呼风唤雨,还会御剑飞行!

如果说之前崇祯还想过,就算王霄不是自己的祖爷爷,也要抱大腿认下的话。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已经再无丝毫的顾虑,这绝逼就是真的祖宗!

回过神来的崇祯,神色激动的拉着周皇后行礼“大明不孝子孙朱由检,拜见章皇帝!”

崇祯的喊声很大,哪怕的风雷之中也是让大部分人都能听得到。

这话喊的,众人神色不一。

李自成那边还在发傻“张皇帝是谁?皇帝不是姓朱的吗?”

边上有懂事的大臣,已经是双股颤颤“章皇帝?怎么可能?!从景陵里出来了?”

王霄那儿,已经是将逼...不是,是将气势拉足。

他微微扬起下巴,平静的询问“你可愿打碎一切,再造大明?”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崇祯哪里还有不愿意的。

他连连点头“不孝子孙险些葬送大明社稷,今后一切但凭祖爷爷做主。”

王霄轻叹口气“也罢,我就帮你一回。”

他转身御剑来到李自成身前不过二十步之地,抬手指天。

一道惊雷响起,粗如银蛇的电光冲天而降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王霄整个人,都成了明亮的发光体。

李自成等人大惊失色,以为王霄是要干掉他们,忙不迭的往后跑。

至于说对抗什么的,他们是真没有和能呼风唤雨的剑仙对抗的勇气。

王霄带来的震撼,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上限。

随着王霄的手指落下,无数电光喷涌而出,落在了那些身穿囚服的前任大明勋贵大臣们的身上。

这些人都是大明的寄生虫,而且此时降了李自成或许可以说是改朝换代,可几个月之后又降了鞑虏,全都该死!

至于说会不会有误伤,投降鞑虏的人哪里来的误伤!

你莫不是在侮辱误伤这个词

李闯的军队,用比之前更加迅捷的速度,快速退出了京城。

在城外稍稍整顿之后,甚至顾不得向那些摸不着头脑的军士们解释,也没等那些还没出来的人,就急匆匆的一路北上逃亡居庸关。

2022最火(小洁和公H文翁熄合集)全文阅读-fm分享网

 

 

可这次的逃跑,实在是让他无话可说。

要说大明的军队,李自成基本上都打了个遍。

哪怕是号称最为精锐的关宁军出现在城里,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畏惧与慌张。

可问题在于,此时他所要面对的不是大明的兵马,而是大明曾经的皇帝!

宣宗章皇帝从景陵里出来了,还修炼成仙呼风唤雨,抬手就能召唤天雷劈死那些勋贵大臣们。

直面这种可怕的存在,李自成心中除了逃跑之外,绝无任何对抗的心思。

这能怎么扛?不是打不过,而是根本打不了啊。

能够活着从京城里逃走,在李自成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那边紫禁城御书房之中,崇祯皇帝也在说着有关李自成的事情。

“祖爷爷。”

激动的面色到现在还带着潮红的崇祯,不解的询问王霄“为何不杀了那些反贼?”

“你不能让百姓黔首们活下去,过上好日子。那反贼是永远杀不完的。”

王霄抬手就拍了崇祯后脑勺一巴掌“什么是反贼?活不下去扯旗造反的不叫反贼,那叫乞活军!”

“我灭了李自成他们又有什么用?全天下活不下去的人都是反贼,我还能把他们都灭了?”

越说越生气,王霄又给了崇祯一巴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大明是怎么完蛋的。看来我得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帮你。”

崇祯皇帝可从未挨过打,甚至就连周皇后在被深入了解的时候,也不敢去掐他。

可今天他就挨打了,还是当着皇后公主皇子乃至于那些大臣们的面挨的打。

崇祯并没有众人想象之中的生气,反倒是露出了舔犊之色“祖爷爷说的是,都是不孝子孙的错。”

他一个人累死累活的忙了十几年,反倒是把大明给忙没了。

这种心理重击,带来的压力极大。

而现在有祖宗出面帮忙,对于崇祯来说这不是羞辱,这是一种解脱。

在王霄看来,崇祯皇帝的表现应该不似做伪,应该是他的真实情绪反应。

如果这是在演戏的话,王霄只能说崇祯的演技不亚于吸李渊XX的唐太宗。

“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稳定住京城的局面。”

王霄现在算是手把手的教崇祯,如何去做一个皇帝,如何去做一个反贼。

“之前京城经历战火,闯军虽然退走了,可城内的官僚体系基本上已经彻底报废。你现在要立刻重建这个体系,否则城内外的百万百姓,立马就会陷入巨大的混乱之中。有心人振臂一

呼,当场就是一出大乱。”

王霄的这番肺腑之言,在那些被提前叫入宫中的大臣们眼中,是那么的怪异。

“那些大臣们,可都是被你干掉的!”

投降李自成的那些勋贵大臣们,想要在新皇帝面前露脸,所以跑来了宫中展现自己的演技。

可惜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遇上王霄。

根据之后太监们的清点,在金砖广场上被电焦了的尸骸,足有好几百之多。

“对了。”

王霄想了想,再度嘱咐“现在一切都要重来,不能让投机分子们祖钻了空子。但凡是今天没来皇宫的勋贵大臣各级臣属官吏,一个都不能放过!”

哪怕是杀大臣将军的时候从不手软的崇祯,也是被这话给吓到。

“一个不留?”

“留下做什么?”王霄伸手指着那些历史上殉国的大臣们“留下来恶心他们这些忠臣?还是说你就是个喜欢用奸臣的昏君?”

“不是不是~~~”崇祯急忙连连摆手。

“行了,你就闭嘴吧。”

王霄直接走到了御案前拿起了朱笔“你做皇帝的能力,我已经很清楚了。老实在一旁看着,好好理解好好学。”

在御案上写了十多份的圣旨,写完之后扔下朱笔看向崇祯“用印吧。”

崇祯下意识的看着圣旨上的内容。

首先是字体非常漂亮,其次是格式方面没有丝毫问题。

可当他最后开始看内容的时候,却是傻了眼。

就像是第一份布告天下的圣旨,上面写着的就是,从今年开始,所有除正税之外的苛捐杂税全部免除!

这其中还包括导致大明亡国的直接原因,三饷。

三饷即辽饷,剿饷与练饷的合称。

辽饷是为了应对野猪皮,剿饷则是应对流寇。至于练饷,则是最后实在没招了,能打仗的明军损耗殆尽,不得不征收练饷用来养兵训练精锐。

这其中剿饷和练饷,都崇祯弄出来的。

不过辽饷却是早在万历四十六年就有了。

辽饷每亩浮额银钱九厘,剿饷每亩浮额银钱六厘,练饷田赋浮额每亩银钱一分五厘。

单单从征收的税率上来说,倒也不是说太重。

可问题在于,大明是个贪官污吏横行的世界。

皇帝下旨每亩地征收一厘银钱,到了下边层层伸手之下,收税的税吏们敢收一分银钱!

而且大明此时还是处在灾害频发的小冰河期,各种旱涝蝗虫来了又来,绵绵无绝期的那种。

南方稍微好一些,百姓们还能咬牙死撑。可北方动不动就是绝收,普通百姓拿什么交税?

更要命的是,大明征税的主体是自耕农和小地主。

真正掌握大部分田地的大地主与士绅们,反倒是用上各种阴私手段,不怎么交税。

可怕的征税与天灾之下,无数的自耕农与小地主们破产,家破人亡之下唯有造反一条出路。

大明王朝到了末期的时候,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经成为了士绅们的农奴。

就像是军队没有战斗力,那是因为卫所的军户们都成了将领的农奴。

这些农奴们有个好听些的称呼,叫做佃户。

逃避征税的佃户们,日子过的并不比自耕农好。

因为大明的士绅们抽佣极重,基本上都是六四分成甚至是七三开。

而且士绅地主们可不管你是风调雨顺还是天灾人祸,到了收夏秋二粮的时候就要按照定量来收。

天灾之下,佃户们种出来的粮食,甚至都还不够交佣的。

这种情况下只能是破家,然后是卖儿卖女卖自己。

等到自己都卖不出去的情况下,那就要么饿死,要么扯旗子造反。

想要改变这条死循环,那就要从根源上入手,将所有的苛捐杂税全都取消。断了那些官吏们伸手的名义。

“祖爷爷,这...”拿着圣旨的崇祯,满脸纠结。

王霄也不理他,干脆的从掌印太监手中,拿过盒子打开,拿出玉玺沾泥直接印下去。

“你记住了,你现在只是京城的城主,你只需要操心京城的事情就行。这份圣旨,是给全天下的百姓们名义上解脱镣铐的。”

说完之后也不再多做解释,跟着就是将十多份的圣旨一一用印。

“拿去内阁附署,然后立刻发出去。你现在能为天下百姓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这些圣旨的内容很多,有取消各地镇守太监的,有灾荒之地免除赋税的,有释放家奴的,有开海禁的等等等等。

就像是王霄说的那样,这些圣旨只能是起到名义上的作用,各地基本上是不会听皇帝的。

因为自从京营完蛋之后,皇帝就没有了整顿天下的力量。

而裁撤了驿站之后,皇权更是只能在大城市之中转悠。

弄这些东西,是刷名望为百姓们名义上减负。

再之后,就是该真正的做实事了。

“这道圣旨。”王霄拿着最后一份圣旨递给纠结的崇祯“你拿去用,在北直隶各处为百姓们分田,并且免税三年。你要用皇帝的名义和列祖列宗的名义,向分田的百姓们保证,三年之

后只收正税正赋,并且永不加赋,永不加税!”

崇祯皇帝看着圣旨上面写着的‘士绅一体纳粮’‘摊丁入亩’的字样,直感觉心头砰砰响。

这事情他早就想做了,可惜只能是想想。

“若是各地士绅反对...”

“反不反对都一样。”

王霄微笑回应“反对的,抄家分田。不反对的,也是抄家分田。你要记住,你现在是要重造大明,这些人都是必须要解决的。”

“你知不知道,身为皇帝最重要的依仗是什么?”

“请祖爷爷指点迷津。”

“第一是京营,第二是钱粮!”

“一手拿着刀枪,一手拿着钱粮的皇帝,才是一个真正的皇帝。没有了这两样东西,那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王霄拿过天子剑,塞进了崇祯的手中。

“现在就去,把那些投效了李自成的勋贵大臣们的家给抄了。让锦衣卫仔细审查,把银子和粮食都给挖出来。你再拿着这些钱粮,去招募城内外的饥民百姓们。给足钱粮,再分田给他

们,自然就能得到敢战之军。”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