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 玩弄 哭泣 喷水nph-和领导一起三P娇妻

“要不是季茂勋先损了小姐的闺名,逼迫清如小姐下嫁,她本该能幸福如意过一辈子的。” 锦娘提到这些气,便是意难平,“夏家绝对不可能通敌,夏家是被人冤枉的,锦娘苟延残喘,活到至今,还能见…

“要不是季茂勋先损了小姐的闺名,逼迫清如小姐下嫁,她本该能幸福如意过一辈子的。”

锦娘提到这些气,便是意难平,“夏家绝对不可能通敌,夏家是被人冤枉的,锦娘苟延残喘,活到至今,还能见到清如小姐的女儿,能把这番话说出来,锦娘死而无憾了。”

季知欢默默叹了口气,炮灰果然都是为主角服务的,不过原主母亲既然是在季国公府被害死,原主在那个家里被如此糟践,没季茂勋的点头也不可能。

这嫁妆这些年估摸着也花的七七八八了,是时候讨回来了,还有那什么机关图谱。

季知欢再从屋内出来的时候,锦娘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睡着了,梦里都在喊着夏清如。

她帮她掖好被子,带上了房门。

裴渊跟卓群就在外头等着,季知欢颔首道:“你娘睡了,她的身子需要好好调理,按照我给你的药三餐服用。”

卓群激动道:“我娘这样就能好么。”

“可以好。”

卓群当即就要哭着给季知欢下跪,被季知欢给阻止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别这么大动作了,你不把自己照顾好,怎么照顾你娘呢。”

卓群点头,“夫人说得是,卓群记下了。”

裴渊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们这就回去了,你与弟兄们再等等。”

卓群明白裴渊这句话的意思,他很快会回来的。

卓群激动道:“这么久没希望的时候都等下去了,何况将军您一句话的事呢,弟兄们都会等着你的。”

裴渊郑重点头,“不会让你们等太久。”

朝廷亏欠他的公道,他要叫皇帝亲自还给他。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裴渊从不是忠君,他忠得从来是自己的心,从来都是这片疆土,这些百姓,而非一国之君。

从卓群家出来,雨已经停了,裴渊看着满地的泥泞,这次没问,直接蹲在了季知欢面前。

本以为她这次也会拒绝,没想到身后很快贴上来一具纤细温软的身子。

裴渊有一时的怔松,随后激动的扣住了她两条腿弯,轻松地站起来,大步往前走。

调教 玩弄 哭泣 喷水nph-和领导一起三P娇妻-fm分享网

季知欢一手提着小药箱,另一只手抓着伞,被他轻松背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人的脊背够宽,身形本就好看,肌肉也紧实,因为骨相好,就算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身体的强健与力量感。

裴渊不想走太快,速度又慢了下来。

夜晚的巷子太黑,什么也看不清,季知欢打开了手电筒为他照明。

她现在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裴渊都不会惊讶了,不过还是小声问道:“卓群刚才说,他娘是你娘以前的旧仆?”

季国公府的事他不大了解。

季知欢嗯了一声,把刚才锦娘说得话与他说了。

裴渊点头,“夏家的机关术远在季家之上,季家之前封侯后,族中男丁都往科举上走,中间断了好几层,这中匠人之术不用心,何来匠心?无匠心又怎么能做得好。”

“卓群母亲说得对,机关术和你娘留下的嫁妆,不能白养了这帮贼。”

季知欢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是一样的人。

听到裴渊这么说,她也没任何意外。

“好。”

反正来都来了,总不能委屈自己不是,拿回该拿回来的。

战影已经在原地等得快睡着了,见他们回来,哒哒哒自己就跑过来了。

两人钻进了车厢,战影掉头出巷子,朝着太上皇给的大宅而去。

裴渊正组织措辞说点什么好,小药箱啪嗒一下打开了,一道满天星河的光打在了车的顶棚上,像是整个人都置身在了星河之中。

裴渊看傻眼了,他觉得刚才不震惊那句话,得收回来。

季知欢:……没看出来还有浪漫灯效呢。

小药箱:渊砸!上呀!

裴渊看了好一会,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你们仙界,平时看出去都是这样的么?”

季知欢:……

她揉了揉眉心道:“也不全是。”

“这是北斗七星吧。”

季知欢点了点头,“嗯。”

“边关大漠黄沙,那边的星星也这么亮,晚上的时候,我们就望着它们,想着回家。”裴渊眯起眼,仿佛想起了在战场上的日子。

季知欢完全能够理解,特训或者出任务的时候,那种归家心切的心情。

“喜欢的话,下次还能看。”季知欢决定宠一宠裴渊。

裴渊闻言眉眼落寞了下来,“那万一你要回天庭了呢?神仙不是不能跟凡人在一起的么。”

“……”没看出来看的话本子也不少嘛。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庸人自扰自己吓自己没什么意义。”

裴渊抿唇,他一定要好好表现,守男德,好让欢欢能满意。

本来就配不上她了,要是还对她不好,他都没脸求她留下。

车内的移动星空静谧安详,外头的人可急死了。

根本想不到裴渊这厮能跑哪里去。

回京了为什么去什么永安堂?怎么就直接找到唐国公告发了谢家?还休了上阳郡主!

这裴渊是疯了不成,更重要的是皇帝想让他进宫,这小子干脆消失不见,很难让人不怀疑他这是故意给皇帝脸色看呢。

更让人焦虑的是铁甲军怎么办。

本来就不服管教,爱在军营闹事,好不容易稳了几个月,要是听说裴渊回来了,一个个还不是要造反!?

这一夜,注定是很多人的不眠夜。

隔天巳时,太上皇的马车顺利抵达了京城。

姨婆抱怨连连,“哎呀,万一欢欢她们回去了怎么办,都怪你昨天贪凉吃多了拉肚子。”

太上皇也是怕这个,想早点去宅子里找人去。

城门口这次倒是没排队,主要是被裴渊闹得那两下,他们现在哪有精神去找长公主,只想看着裴渊的马车会不会出来。

小娟她们探头在外面看,觉得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是没见过的。

不过路边的人怎么都在讨论什么裴渊回来了。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