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19章笔趣阁/全文

宫中有什么动静没有?”云子晴又问道。 水立北这个时候都没有回来,估计是挺忙的。 “能有啥动静?”一元不解的问道。 云子晴看了一眼吃的满嘴流油的一元,没再说话。 关键是和一元有说不到…

宫中有什么动静没有?”云子晴又问道。

水立北这个时候都没有回来,估计是挺忙的。

“能有啥动静?”一元不解的问道。

云子晴看了一眼吃的满嘴流油的一元,没再说话。

关键是和一元有说不到什么!晚上的时候,水立北是回来了,只不过一直在书房那边,白里等人一直都没有离开,像是在商议什么事情。

云子晴练了一会功,也就钻进去了药房。

云子晴是睡着之后,水立北才回来的。

“是不是吵到你了?”水立北一身凉气的揽着云子晴。

‘浪………”下毒一事,有无垢阁的帮忙,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了。水立北说道。

“恩,有确切的证据吗?”

“现在还没有”

“我这有。”岳王给云子晴的那封信,其实就是女帝和新安的丞相江坚的通信,信中可是提到过关于老龄王的事情的。

而且,江坚也是有意的打听了这个毒药的事情,女帝表示会给他送去一味厉害的。

所以,这一切的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

女帝偷了无垢阁的毒给了江坚,江坚就给水立北下了!“暂时还不能扳倒他,还得将兵权拿回来。”水立北说道。现在只不过是尽量得收集证据,到时候一举就江坚打得永无翻身之地才好。

水立北其实也早就怀疑是江坚下的毒。因为,在他小的时候,国丈是还没有多少的势力的,他的目光不会放到黔王府这边的。

而江坚不一样,他一直在布局,“你想挑起战争吗?”

“也不是,不过边境必须得乱了”水立北这样说,那就是一定已经计划周全了。

云子晴有些担心,但是水立北想要拿到兵权,只有这个法子,才能够让江坚交出来兵权。

现在想要扳倒江坚,只怕是水立北还没有这个实力!“恩你别动!”云子晴迷迷糊糊得正想睡觉,就感觉到了水立北得手不老实了起来。

“你能不能消停一会?”

“你今天忙什么了?有人打扰没有?”水立北问道,只不过却没有听云子晴的话。“你都挡着了,谁敢打扰我?”云子晴的这个院子,有水立北下了命令,没事的时候,那些宫女都是不敢出入的!“那就好,那也就是没啥累的事情了……”

“不是,研制毒也挺累的!”云子晴立刻明白水立北的意思,躲闪着说道。

只不过,她到底是没有水立北的强势,他利用男人的优势,已经掌握住了云子晴的弱点了云子晴的小日子是过的无比的滋润,而且水立北有意不让她操心宫中的这些事情,将那些礼数什么的都挡下了。

云子晴大部分的事情也就在药房里面,乐的轻松了。

不过,这水立北早出晚归的,却是忙的几乎看不见人影了。

梁医生不可以19章笔趣阁/全文-fm分享网

“护法说,惜水今日以来一直在撩拨新安过的边境,如果此时出手拂赞的话,只怕是给了苍翼有趁之机了。”云子晴正在研制着药粉,一元在旁给她念着惊蛰的来信。

这苍翼出手,那肯定就是正和水立北的心意的。不过,苍翼不可能不知道水立北的意图,云子晴可不相信,他是真的想要给水立北夺回兵权助攻的!所以说,苍翼定是还有其他的目的了。

“拂赞不是还有岳王吗?”云子晴沉声问道。

“好的,还有呢?”一元将云子晴的话写在信中。

“让惊蛰看看女帝那边能不能收集到关于江坚的更多的证据!最好是通敌卖国的!”

“恩………”

“其他的也没事了。”

“那我就这样回信了!”一元问道。

“回吧!”其实这些事情,惊蛰都能够处理好,可是他依旧是保持着三天一封信来汇报着情况!不过这样也是挺好的,比较云子晴现在在这个东宫里面,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消息来源的。

再说了,只怕是水立北也没有无垢阁的消息广泛啊!她虽然是不想/操心这些事情,但是也不能真的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

“太子妃,太子殿下不在,门房那边的官家过来询问说,黔王府那边的姨娘过来了,不知道如何处理……”门外,忽然响起一道宫女的声音,云子晴这才从药材这里收回目光。

“这种小事,为何过来打扰太子妃?”一元扬声说道。

“我等会过去,将过来的姨娘迎进来。”云子晴说道。

“水立北为何没有处理好他后宅的事情呢?”一元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能是他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完结吧!”云子晴说道,去洗了手。

“他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一元猜测道。

“恩,比如呢?”云子晴好笑的看着一元。

以前的一元可是从来不会想这么多的事情的,看来,最近的一元也长大了不少啊。

“比如,他就不想将自己的姨娘给送走!”一元愤愤的说道,如果水立北真的打这样的主意,那她第一个去将此人的头给拧掉!“恩,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云子晴笑了笑。

“那……那我去帮你打他!”一元着急了。

“不急。咱们先去看看这个姨娘到底是哪个,或者,是一起过来的?”云子晴似笑非笑的说道。

“妾身参加太子妃。”云子晴缓步走来,只看见前厅里面坐着水立北的三个姨娘。

这陈姨娘倒是好说,是水立北十二星姬中的人,估计就是过来监督这另外两个姨娘的。

其他的两个姨娘,如今阮鸿是朝中重臣,水立北肯定是用的上的,所以暂时不想动。那这个余姨娘是关乎这个国丈的把柄的,不想动也正常。

如此想来,这水立北开始的时候真的是想诓骗自己不成?云子晴笑了笑,坐在主位上,依旧是她那副傭懒的做派,半点没有太子妃的威严。

阮姨娘偷看了一下云子晴,心中不屑,这样的贱人怎么能够坐上这么尊贵的位置呢?不过,她也不敢再云子晴面前嚣张了,怕她是真的,还有就是她的母亲交过她,一定要懂得伏底做小,好好的哄着这个女人。

因为,自然是有人帮她收拾她的!让她一定要沉得住气。

今日趁着太子不在,她们的目的可不是吵架的。

“有什么事情,快些说。”云子晴轻声说道。

余姨娘和阮姨娘对视一眼,陈姨娘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最后,还是阮姨娘开口。

“太子妃初来乍到,宫中定是没有相熟的人说个贴己的话,也没有贴心的人伺候的!我们姐妹就想着,不如过来伺候太子妃。”阮姨娘摆出非常真诚的样子。

云子晴闻言,看着阮姨娘点点头,“恩,你倒是不那么蠢了,知道忍辱负重了?“你……”阮姨娘脸色一变,立刻又收回了情绪,暗道万不能破了功,这机会不是白来的,一定要把握好。

“妾身们就是蠢得啊,只能干这伺候人得活,还望太子妃以后不要嫌弃为好。”不管怎么说,她们一定要成功得留在东宫再说!云子晴听着阮姨娘这话,好像再说,她已经同意她们入东宫了似地。

云子晴眼珠一转,看向余姨娘,“余姨娘,你也想尽快搬过来吗?”余姨娘和阮姨娘不一样,她地心思都在哪个秦公子那边,自然是不希望住到东宫地,不然她地情郎可是不能轻易进来地。

所以,她心中自然是不愿意地。

至于这个陈姨娘,一向是少言寡语的,一副没有主心骨的样子,这样的人最是不好看透,云子晴倒是挺好奇她的。

也不知道,水立北为何会挑中这个女子呢?也不知道,水立北为何会挑中这个女子呢?“回太子妃的话,我自然是听从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的意思……”余姨娘小声的说道。

“那陈姨娘怎么想的?”云子晴又看向陈双。

一旁的阮姨娘可是急坏了,这说好的一起过来给太子妃施压,怎么这个贱人余元梦怎么就改口了?听这个女人的,她能够让她们顺利的过来东宫吗?所以,阮姨娘一脸焦急的看着陈双,给她使眼色。

陈双表现得有些木讷,她一直低着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谨遵太子妃得吩咐。”

“恩,都说听我的啊”云子晴拖长了尾音,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阮姨娘见此,感觉是有戏了,连忙说道,“太子妃,宫中这种地方可没有黔王府呆着舒服,规矩众多,你指不定也是呆着憋闷的慌!”

“好歹我们之前也是相熟的,我们过来也能伺候你,陪你说说话不是?”

“是挺熟的!”云子晴赞同的点点头。“那行吧,你们就留着等太子给你们安排吧,我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云子晴说着,带着一元直接回去了自己的院子了。

阮姨娘一听云子晴这话,立刻开心的没蹦起来!她连和云子晴谢礼都忘记了,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起东宫的建筑了。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