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过安和五个小故事

  送饭老人与红军战士   袁鼎成,男,1940年出生,安和镇白岩村委新屋祥村人讲述:   为躲在香炉塘旁边岩洞里的红军送饭的老人叫邓时逊,他是白岩村委大田江村人,附近上了年纪的人…

  送饭老人与红军战士

  袁鼎成,男,1940年出生,安和镇白岩村委新屋祥村人讲述:

  为躲在香炉塘旁边岩洞里的红军送饭的老人叫邓时逊,他是白岩村委大田江村人,附近上了年纪的人都晓得这回事,有人还劝他不要给红军送饭,政府晓得了,是要杀头的。

  谢恩明,女,1946年出生,白岩前村委大田江村人,邓永祥之妻,邓时逊之儿媳讲述:

  邓时逊帮躲在香炉塘旁边岩洞里的红军送过饭,还救出三、四个红军,以后,他和被救出的红军当亲戚走,经常往来。

  救出的其中一名红军叫钟金才,人称小老钟,在安和镇沙田村定了居。邓时逊不仅为岩洞里的红军送过饭,还为游击队煮过饭。文化大革命时,其家被抄,所保存的一些红军用过的物品,全被抄走。老人于1985年去世。

  廖显茂,男,1963年出生,安和镇白岩前村委沙田村人,与廖飞林同母异父兄弟,他讲述:

  钟金才去世后,其妻改嫁,生下了廖显茂。廖显茂同母异父的哥哥廖飞林,是钟金才的亲生儿子。

  廖飞林,男,1958年出生,安和镇白岩前村委沙田村人,现与妻儿老小在浙江打工。接受电话采访时讲述:

  钟金才,人称小老钟,后改名廖金才,是朱德部队的战士,福建省长汀县钟下村委钟下村人,1999年去世,享年82岁。

  失散红军老德仔的故事

  和化芳,女,1945年出生,退休教师,安和镇文塘村委九弓湾村人,和承莲之孙媳妇讲述:1934年,红军在安和镇文塘村委大湾田村打了一仗,牺牲了二、三十个红军战士。九弓湾村村民和承莲(1960年去世)听说大湾田村打仗死了很多人,还有位小红军活着。出于怜悯和好奇,和承莲便来到山上,果然看到一位身负重伤的10多岁的红军战士还活着,便把他救了回来。这位红军战士姓黄,江西人,李大棋的警卫员,才15岁,当时受伤的腿已经腐烂,和承莲便到处去捡别人吃过了的骨头回来给他熬汤喝,在和承莲的精心照料下得以康复,和承莲便为其取名叫老德仔。

  1944年,有人陷害老德仔,说他抢劫了别人的东西,被内建乡政府(设现在的安和镇头所村)抓去严刑拷打,并准备枪毙。乡长刘锡腾、干事唐存文与和承莲有表亲关系,和承莲便找到唐存文说情,要求把老德仔放出来。

  唐存文却别有用心,没有把老德仔放出来,他对和承莲说:“你家的门槛太低了,燕子筑窝不起的,还是放到我家算了。”唐存文是个大地主,家里正要长工。和承莲想到能救老德仔一命,也就顺了唐存文之意,让老德仔到唐存文家做了长工。唐存文还表示,帮老德仔讨门亲,安个家。

  但是,唐存文并没有帮老德仔安家,老德仔成年累月做工,生活却过得猪狗不如。和承莲便找唐存文评理,把老德仔要了出来,并送到安和镇太平上村上门与一丧夫的女人结了婚。结婚后生有2女,大女儿嫁在安和镇大口岩村,小女儿嫁给安和镇龙家村龙孝伟为妻。

  唐玉凤,女,1954年出生,安和镇大塘村委龙井村人,唐贵黄之女讲述:

  唐贵黄被九弓湾村的和承莲救回后长大成人,并改名老德仔。后遭人陷害被伪政府抓去要枪毙,是政府干事唐存文救了他,并安置他在唐存文家做了几年长工。1950年,唐贵黄到安和镇太平上村上门与丧了夫的王玉芳结了婚。并生育二女,大女唐存荣嫁在安和镇大口岩村,小女儿唐玉凤嫁给安和镇龙家村龙孝伟为妻。王玉芳于1995年去世后,唐玉凤便将父亲接到龙井村一起生活,龙井村风景优美,民风纯朴,老人住在这里很安心。直至2003年去世。

  蒋世政掩埋红军做善事

  蒋德顺,男,1952年出生,安和镇文塘村人,退休干部讲述:

  当年红军在文塘后龙山打了一个大恶仗,那时他父亲蒋世政已有17岁,仗后去看了战场,只见村旁的一棵几百年的罗汉松上尽是枪眼。看到马口岩边死了7个红军,九弓湾村后的大荒田里死了很多红军,群众就把那些牺牲了的红军埋在村后的一个大坑里。

  蒋世政与其弟胆子大,将一死者身上的尼大衣脱下拿了回来。在村口田里,蒋世政见3个小红军身负重伤座在田埂下,抱在一起,又冷又饿,其中一名红军战士脚上还留着血。蒋世政便回家拿了3个红薯来给红军战士吃,3位红军战士来不及洗一下,接过红薯就狼吞虎咽吃起来。此后,蒋世政两次将红薯蒸熟后拿来给他们吃。第四次被其婶娘发现了,吓得不敢出声,忙制止蒋世政,说:“帮助红军是要杀头的。”就这样,3位红军战士坐在那里被活活饿死。

  3位红军战士死后,蒋世政非常难过,便与弟弟一起将红军就近掩埋了。他还带着弟弟将暴尸田野的14名红军战士掩埋。

  在文塘老瓦树堆堆边有一名受了伤的红军战士抱着枪坐在那里,村里一逞强好胜的郭姓村民见状便去抢枪,红军战士视枪如命,坚决不给,被郭姓村民用土块活活打死。事后不久,郭姓村民也遭意外丢了命。

  后来,蒋世政为了鼓动更多的村民做好事,不做坏事,去掩埋红军,逢人就说:“人要做善事,做善事是会有好报的。”

  桐油致几十名红军丧生

  蒋汉珍,男,1943年出生,安和镇文塘村委山背村人,他讲述:

  文塘那一仗红军吃亏就吃在没有子弹和粮食上,所以损伤惨重。有几十名红军战士打散后退到文塘村委绕竹坪村。村民因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全部躲到后山去了。饿慌了的红军战士来到村里见一屋门打开着,便进去找老乡讨要点食物充饥。见屋内没人,便自己生火做饭。饭煮好后没有菜,只见一墙角有个小缸,缸里装着油,便拿来炒饭吃。几十名红军战士吃了饭后,一个个上呕下泄,不多久全部死在了村里。原来,那缸里装的是桐油。

  文塘这仗红军死得很惨,文塘村四周,到处都是尸体,很久了还是臭气熏天。桐木浸槽里(地名)死的红军最多,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都听前辈谈过这事。

  村民蒋元泯(蒋汉珍之父)曾捡到过红军使用过的麻尾炸弹6个,手榴弹1个。1981年,蒋汉珍怕炸弹爆炸炸伤人,便拿去炸了鱼。

  烤火烧了民房被处决

  唐广生,男,1960年出生,安和镇文塘村委堰头上村人,他讲述:

  文塘恶仗后,10来个红军战士退到金峰殿村,见一座茅草房没关门,饥寒交迫的红军战士便进去烧火取暖。结果一不小心把茅草房烧毁了。事发后,一名红军军官了解情况后,当场把带头的红军战士枪毙了,还找到茅草房的主人赔款并道了歉。红军纪律严明由此可见。

  责任编辑: 杨海萍  版式: 邓鸽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