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回眸一笑――《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电影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这部电影颇有几分浪漫色彩 讲述了17世纪荷兰肖像画家维米尔 以家中的一名女佣为模特 创作出世界名画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故事 它本…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电影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这部电影颇有几分浪漫色彩

讲述了17世纪荷兰肖像画家维米尔

以家中的一名女佣为模特

创作出世界名画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故事

它本是

著名画家维米尔的一幅同名油画

上世纪90年代

美国女作家特蕾西・雪佛兰

被维米尔的艺术风格所吸引

当她看到油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时

她一下子被打动了

决心将其改编为同名小说

同名小说一经出版

立刻在美国图书排行榜上

占据高位,大获好评

英国导演皮特・韦伯

一直很钟爱历史题材作品

他看过这本书后,立刻决定将其改编为电影

烛光中画家

替少女穿耳孔便是激情

电影中每个镜头

都美得像一幅油画

少女与画家

没有任何男欢女爱的镜头

这份秘不可宣的感情

也被永远埋藏在这幅传世之作中

把那眼波流转间的爱

变成了永久珍藏艺术品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是荷兰黄金时代巨匠维米尔的代表作

是一幅小小的油画,比8开纸大不了多少

油彩都已经干得开裂,

但就是这样一幅看似不起眼的小画

却使得世上看客在画前欲走不能

是什么在震撼他们的心灵?

就是画中的主人公 ――

一位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1665年 44.5×39cm 荷兰 海牙 毛利斯博物馆藏

最是那,回眸一笑

画中少女的惊鸿一瞥

仿佛摄取了观画者的灵魂。

维米尔

在这幅画中采用了全黑的背景,

从而取得了相当强的三维效果。

黑色的背景烘托出少女形象的魅力,

使她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光彩夺目。

画中的少女侧着身

转头向我们凝望

双唇微微开启,仿佛要诉说什么

她闪烁的

目光流露殷切之情

头稍稍向左倾侧

仿佛迷失在万千思绪之中

少女身穿一件

朴实无华的棕色外衣

白色的衣领、蓝色的头巾

和垂下的柠檬色头巾布

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

这幅画另一个瞩目之处

是少女左耳佩戴的一只泪滴形珍珠耳环

在少女颈部的阴影里似隐似现

是整幅画的点睛之笔

珍珠在维米尔的画中

通常是贞洁的象征

有评论家认为这幅画

很可能作于少女成婚前夕

画中少女的气质超凡出尘

她心无旁鹜地凝视着画家

也凝视着我们

欣赏这幅画时,观者会很轻易地

融化在这脉脉的凝望中,物我两忘

荷兰艺术评论家戈施耶德认为

这是维米尔最出色的作品,

“北方的蒙娜丽莎”

《蒙娜丽莎的微笑》

的魅力就在于她的神秘

无人知晓这个女子

到底为何能散发出如此恬静的微笑

而画家又是在

怎样的心情下画下了这样的作品

葛丽叶出身贫寒

为了生计

去给画家维米尔做女佣

不知不觉地爱上了维米尔

并用自己的艺术天分和为人

深深影响着维米尔的创作

同时,葛丽叶必须在好色的画商

一家之主的老夫人

嫉妒的少夫人

以及不懂世事的孩子间周旋

但最终因为身分地位的悬殊

少女离开豪门与一个屠户结婚

约翰内斯・维米尔

1632~1675

是典型的荷兰风俗画家,

常常被认为是“荷兰小画派”的代表。

他与哈尔斯、伦勃朗一起是公认的

17世纪荷兰绘画三个重要的代表人物

被誉为

“歌颂宁静生活的诗人”

“描绘光色变化的大师”

在西方美术史上,

维米尔曾被称为

“谜一样的画家”

1675年

正值43岁的维米尔英年早逝

自从他去世后,

他的名字曾一度被人们所忘却

维米尔绘画的艺术价值

过了两百年后才被人们认识

维米尔自画像

【画作名称】绘画的寓言

【创作年代】1666-1667年

【材质】布 油彩

【规格】120×100cm

【现藏地】奥地利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这是一幅画家的画室写照,

也是维米尔一幅风俗性的自画像。

这幅画内容复杂,思想性极高,

表现手法臻于完美,一向被公认为稀世之作,

维米尔自己很喜爱,一直留在身边;

等到他死后,他的遗产处理人才将此画拍卖,

过了三百年,

希特勒从一个奥地利人手里抢过来,

不久画作又下落不明,

一直到二次大战结束后,

才被人在一所监狱里找到。

画中的画家即维米尔,

身着荷兰17世纪中期流行的服装,

背向着观众正在专心写生女模特儿,

那是画家的女儿,

她化装成头戴月桂冠、手持长号和书本的女神,

迎面的壁面挂着尼德兰的地图,

室中悬挂一盏精美的吊灯,

厚重的帷幕使近景处在背光里,

由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充满画室,

画面中心和人物处在阳光下,明暗对比强烈,

地平面上铺着黑白相间的地砖,

由于透视处理巧妙而造成极强的空间感,

观此画如置身其中。

画中的他

穿着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服装,

墙上挂的是古地图,

那时荷兰还是一个统一的国家,

最重要的是他的模特儿,也就是头上戴着桂冠,

一手拿着号角,另一手抱着书本的蓝衣女子,

她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历史的女神克莱奥。

克莱奥手中的书本很厚重,看似一部著名的历史典籍,

而号角则有着画家传扬自己美名的期许。

流光从画面左上溢进来,

漫过墙上色彩艳丽的纺织品、克莱奥的脸

和画家的后衣领,落在

那一片黑白相间的方格子地板上

(这种地板在维米尔的画作中很常见),

优美却不见颜色涂抹的痕迹,

可见维米尔的上色技巧已相当出神入化了。

画家擅长用

柠檬黄、群青、白和熟褐等色彩,

使朴实的画面带有华美的气息,

这是当时油画作品中十分少见的。

倒牛奶的女佣人

1685年45×41cm

【现藏地】荷兰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维米尔一生都在捕捉光的微妙变化,光中的色彩,似乎是他沉静内心的思考,窥见了光辉中的栖居者,然后在画面中表露出来,再穿透每一个观者的心。

在今天看来,维米尔是一个优秀风俗画家,更多时候也是一个阳光下的抒情诗人。我们揭开那细小的笔触,透过绘画的表面,依然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思”。那“思”的轨迹正是画中闪动的光点,在细微处跳动,沉浸在我们的灵魂深处。

中止奏乐的女孩

a girl asleepII 87.6x76.5cm 1657

戴红帽的女孩

1666-1667年 板 油彩 23×18cm

【现藏地】美国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有人指出,维米尔的全部艺术价值

并不在于精确的写实技巧,

而在于他以自己独特的艺术,

反映了荷兰人民那种自我满足生活的某些侧面。

《戴红帽的女孩》没有激动的情绪,

也没有欧洲古典式的爱情幻想,有的只是平静。

那种心静如水的纯真与清秀,

在画家笔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红色与深色背景,明暗相交的女孩面部及饱满的构图,

体现了风俗画的特定题旨要求。

这幅作品在技巧纯熟的前题下,

成为有精神意义的卓越作品。

《德尔夫特风景》

荷兰 海牙 莫瑞修斯博物馆 收藏

《基督在马太和马利亚家中》160x142cm

狄安娜和她的同伴

《窗前读信的少女》

1658-1659年画布油画

【现存藏处】 荷兰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荷兰民俗中喜欢写情书和读情书,

由于北欧的气候缺少光照,

所以风俗画家为迎合大众的生活习俗和审美追求,

常常选择在充满阳光的室内环境中读写情书的题材。

在这一幅画中,画家描绘了一位正临窗专心看信的女子,她神情专注、庄重大方,仿佛正在被信中的内容所吸引,她周围的一切都在沉静中消失而不复存在。

这是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室内宽畅而简朴,仅有的帷帘、台毯显得质感厚重沉稳,具有一种崇高冷峻的美感。

维米尔还曾画过另一幅立于室内光照下已有身孕的读信女子。除了环境陈设稍有变更外,人物动态形象大致相似。

《小键琴边的女子》

《Lady writing a Letter with her Maidservant》

《写信的女人与女佣》

军官和正在笑的女孩 50.5×46cm 1657

《信仰的寓言》

《地理学家》

音乐会

拿杯的女子

古琴旁的年轻女子

吉他演奏者 53x46.3cm 1672

【画作名称】《花边女工》、《做蕾丝边的少女》、《缝纫女工》

【创作者】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1632―1675 荷兰)

【创作年代】不详

【类别】画布油画

【风格】现实主义

【题材】风俗

【规格】24×21cm

【材质】布 油彩

【现存藏处】巴黎 卢浮宫

《花边女工》是维米尔的优秀作品,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画作以诗意化的方式描述一个在编织蕾丝的女工那种专注平和的神情,以一种抒情情调给人美的享受。

维米尔与同时代画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以极端、甚至颤抖的感光度来表现光线,喜欢用蓝色和柠檬黄两种色彩组成十分和谐的色调。他的作品中特别的光感,实际上是借由一种新的技巧而达成的。

这种技巧部分依靠光学实验,但主要是依靠着观察,以及对色彩微妙的渗透反映的直觉。他捕捉色彩光亮的方法相当特别,以微小的如珍珠的亮点构成物体轮廓,作品中的焦距平均分配,因此显得平静与客观。

《花边女工》(The Lacemaker)这幅画说明了:认真的女孩最美丽。你仔细瞧,你一定随着光线看到女孩的手指不断用线穿针引线,再者你会注意到他两边的头发一边整肃,一边松散。

就是这么自然而然的你会随着画而起舞。这又是将瞬间凝止为永恒之作了。黄衣服的少女,和在旁的蓝色座垫,给人温暖之余,让人平静享受日常生活之简单美。

《小街》1657-1658 54.3cm×44cm 布面油彩

阿姆斯特丹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以温暖的色调,

描绘了17世纪荷兰小镇街道的风俗民情。

褐色、土黄等暖色调,

产生了一种恬静怡然的感觉。

门内的主妇在缝制衣物,路旁的孩子在玩耍,

宁静的小街简朴整洁,

洋溢着荷兰人民风淳朴的自然天性。

情书

1669-1670年 油画 44×38.5厘米

藏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称天平的女子》

拉皮条者

历代大师画廊- 德累斯顿

《妇人》

《读信的蓝衣女子》

《持琵琶的女人》 51.4×45.7cm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

戴珍珠项链的女郎 柏林国立美术馆

《和绅士在一起的处女》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