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不消停,抚顺真是被折腾够了

  很少有人会想到,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抚顺曾是中央直辖市。说它是共和国长子,一点也不为过。它的地底下埋着取之不尽的矿藏,地面上有着早期的大工业,监狱里关着日本战犯和最后一个满清皇帝…

  很少有人会想到,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抚顺曾是中央直辖市。说它是共和国长子,一点也不为过。它的地底下埋着取之不尽的矿藏,地面上有着早期的大工业,监狱里关着日本战犯和最后一个满清皇帝溥仪。无论从哪个方面说,抚顺都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地方。很长一段时间里,抚顺都是东北地区值得骄傲的存在。但是,在煤矿、铝矿等资源被采空之后,抚顺走入了资源枯竭型城市的“陷阱”,面临着艰难的转型。境况之艰难,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谈到抚顺的历史,当地人可以追溯到几千年之前。但是说到现状,除了“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好像很难再有什么事情可以引以为傲。你问我抚顺怎么样?我不知道。你问我抚顺人怎么样?没毛病。

  抚顺人固然没毛病,但主政抚顺的人,却大不相同。在一个资源枯竭的地方,是做事难还是做官难呢?答案可能出乎意料,两者都很难。前两天,中央纪委网站放出了一则消息,辽宁省委统战部副部长高宏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嗯,说得浅显一点,这个正厅级干部落马了。而他,正是上一任抚顺市委书记。

  大概两三个月前,高宏彬忽然被免去了抚顺市委书记的职务,平调到省委统战部当副部长。接替他的,是比他年长七岁的来鹤。高宏彬曾经是本溪的“博士市长”,在本溪和抚顺两地都当过市委书记,更重要的是,他还是辽宁选出的十九大代表。这种年富力强的“政坛新星”,突然从快车道上“脱轨”,个中含义实在是相当深奥。很可能从那时起,高宏彬落马的伏笔就已经埋下了。

  高宏彬因为什么落马,在纪委公布调查结果之前,没人说得清楚。但这事令人吃惊吗?一点也不。从前些年的情况看,抚顺政界就像它的资源现状一样,的确不是个“养人的地方”。王珉落马之后,辽宁多地官场都因贿选案发生了震荡,抚顺也不例外。曾经担任抚顺市长、后来升任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王阳,因为受贿和破坏选举被调查,最终被判刑十六年半。与王阳搭档的市委书记刘强,就是造了那个诡异的“生命之环”的人,在“入常”的时候被苏宏章夺了胡,但后来升任副省长,同样因为受贿和破坏选举被追究刑责。而在他们之前,抚顺还有一个“学霸市长”落马,那就是受到薄熙来赏识的博导栾庆伟。早在这一切之前,抚顺还有一任市委书记周银校因为受贿被判刑。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担任过抚顺党政主官的周银校、刘强、王阳、栾庆伟,以及从本溪调来的书委书记高宏彬,都先后落马,这个地方的老百姓大概高兴不起来吧。

  与沈阳、大连、铁岭等地不同,高宏彬任职过的本溪、抚顺等地,反腐形势相对比较“静稳”,以致于有人感叹说:本溪为什么查不出贪官?这两年,抚顺当地比较引人注目的反腐事件,是国资委原主任陈允杰和副书记张健同日被调查,以及刘强的得力干将,抚顺经开区管委会原主任、后升任省质监局副局长的佟泽宾落马。佟泽宾牵出了刘强,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什么人牵出了高宏彬呢?与那些深耕一地的“宿将”不同,高宏彬在一个地方任职时间都不太长,在本溪当了两年的市长和书记,调到抚顺当书记也才两年,眼看着春风得意马蹄疾,不料想昨夜西风凋碧树,更高一级台阶触手可及的时候,一切就戛然而止了。

  形势的急转直下,很可能与十二届辽宁省委的第二轮巡视有关。去年年底,省委巡视组在公布反馈意见时,高宏彬主政的抚顺市首当其冲,问题多得像一团乱麻,比如:“四个意识”不够强,国企改革推进缓慢;政治敏感性不够强,肃清拉票贿选案恶劣影响不彻底;“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而且,巡视组在抚顺、铁岭、朝阳、阜新等四个市“均收到涉及领导干部的问题反映”。高宏彬的问题无论是出在本溪还是抚顺,都可谓“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而且带有隐蔽性,是典型的“两面人”。

  抚顺官场上出过不少奇葩事件。早期有个叫王东菲的女商人,本来是市长的情妇,却以“市长妹妹”的名义当掮客,最终不仅“整”走了市长,还让市委书记周银校等一干官员落马。后来又出了一个国土局长罗亚平,她可能是最早的小官巨贪的典型,被称为“三最”女贪官: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抚顺望花中心医院还出过一起骗取医保基金的窝案,医院“上至院长、书记,下至各科室主任、护士长、医生全部被抓”。这样一个历史悠久、曾经辉煌、如今转型艰难的城市,其政治生态却令人扼腕。直到今天,正如辽宁省委巡视组所言,抚顺反腐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抚顺这个地名很好,“抚之、顺之”,何其祥和。如果能够肃清吏治,实现政治清明,以此地的深厚历史积淀,说不定能够另开一番生动局面。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