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又大又白的屁股-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肖思瞬看着肖舜在推开一道门后整个人都消失了,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那怪人见此情形先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随即眼里闪过一丝迟疑,他的手也缓慢的抬了起来,似乎想要推开肖舜推开的那一道…

肖思瞬看着肖舜在推开一道门后整个人都消失了,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那怪人见此情形先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随即眼里闪过一丝迟疑,他的手也缓慢的抬了起来,似乎想要推开肖舜推开的那一道门,但却被一道光给弹射进了另一道门里面。

同时,被这道光带进来的还有肖思瞬!

待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肖思瞬和怪人都吃了一惊,因为这里自成了一个空间。

因为是被强光弹射进来的缘故,肖思瞬和怪人基本上就是从天而降的,好在两人的修为都没有被压制,要是如同肖舜那般,两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他们掉下来的时候,刚刚遇到凌霜剑派正在挑选掌门传人,所有,肖思瞬和怪人落下来的时候,就如同热油之中滴入了两滴清水,瞬间整个场面就热闹起来了。

凌霜剑派的弟子们看着在比武场地中央站定的肖思瞬两人,先是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这两人是哪位长老的弟子呀?感觉面生的紧呢?”

“我也未曾见过!”

“该不会是哪位长老私下收了弟子,自己在暗地里培养,想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吧?”

“这要是如同师兄所言,那么那位长老的行经也未免太过卑劣了吧!”

“就是!简直就是丢了我凌霜剑派的脸,这样的人就不配待在这里!”

“对!应该把他们师徒一起逐出凌霜剑派!”

在凌霜剑派弟子议论不休的时候,肖思瞬和怪人因为刚好站在了场地中间的比武擂台上,所以视野也是绝佳的。

两人先是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迷茫,随即就将眼神错开,打量起擂台下面的凌霜派弟子来。

只见在场地四周都站满了人,他们的着装大多相似,都是穿着剑修的衣服,手中拿着佩剑,只是衣服颜色略有不同而已。

好在两人的修为都没有被压制,所有可以将下面人的修为都看清清楚楚。

着白色剑修服的修为更加纯粹,而且人数也最少,手中的佩剑品级也相对较好;其次就是蓝色剑修服饰的人,最差的是灰色剑修服饰的人,而且有一半都还是孩子。

看来自己应该是进入了一个剑修的门派,肖思瞬这时也注意到了自己也在他们视线的中间,与此同时,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也不是那么友好!

怪人自然也了解,随即和肖思瞬背靠着背,做出了防御的样子。

在肖思瞬两人姿势改变的时候,擂台下面的剑修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佩剑,戒备起来了。

一时间,整个演武场的空气都凝固了,稍有不慎,一场混战就会触发。

就在这时,擂台下面一个身穿白色剑修服饰的青年男子收回了手中的佩剑,抬眼,冷冷的看着肖思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等肖思瞬回答,就听到几道破风声传来,在擂台上面空着的几个位置也瞬间被占据了,只剩下最中间的位置还空着。

在破风声消失之后,凝固的空气也开始流动起来,在空气的流转之间,肖思瞬的额头居然看着慢慢的有汗珠的出现。

好在肖思瞬身后的怪人一把拉过来肖思瞬,肖思瞬紧绷的身体在怪人输入了一道元力之后,也开始放松下来了。

在肖思瞬转头看向擂台之上的时候,擂台下那些个站着的弟子也恭恭敬敬的屈膝弯腰,连刚刚落座的人也纷纷站起身子,不等肖思瞬开口,他们就先解惑了。

“弟子恭迎掌门人!”

“掌门师兄!”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掌门人呀,难怪有如此威压!

寡妇又大又白的屁股-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fm分享网

随着众人的拜喝声,主位上的人也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他穿着一声白色的剑修服饰,身上没有一点装饰品,整个人从外边看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但就是莫名给人以一种敬畏的力量。

随着他的眼色落到自己的身上,肖思瞬身上的整个汗毛都竖起来了,身体本能的想往怪人身后藏,好在他一直捏着自己的掌心,直到将掌心都捏破了,才将这种本能压了下去。

掌门一直看着肖思瞬,直到怪人往前一步将肖思瞬藏着自己的身后,才将目光从肖思瞬身上挪到了怪人的身上,随即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和自己不遑多让的强者?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在三人对视的时候,掌门左手边的一位剑修率先出声质问道。

在这位剑修出声的时候,掌门也已经落座了。

随着掌门的落座,落在肖思瞬身上的威压也彻底消失了,肖思瞬一直握着的拳头也松了,同时也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是和怪人一道,不然今日还不知道如何呢!

在掌门落座的同时,怪人也闪身来到肖思瞬的身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额,前辈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随着怪人的动作,肖思瞬再次暴露在掌门和众长老的面前,他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回答那位长老的问题。

“晚生肖思瞬,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来到这里的,无意打扰诸位,这就离开这里!”

说完就 行了一个晚辈礼,看了看四周就打算离开这里。

只是,这里是哪里呀?自己又要如何才能回去呢?

就在肖思瞬即将走下擂台的时候,刚刚出声的那位长老又出声道:“休要胡言乱语!”

肖思瞬只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长老。

看着肖思瞬转身,那长老先生冷哼一声,随即狰狞一笑,“呵!小子,你当我凌霜剑派是什么地方,可以仍由你出入,嗯?”

听到他这样说,肖思瞬也是无语问天,又不是自己想来这里的!

“小子狂妄!”

那长老听到肖思瞬开口后,脸上的怒气更甚,双眼已经充血了,“竖子无礼,先是未请先入,再是对我派掌门无礼,现在更是辱没我凌霜剑派,我岂能容你!”

闻言,肖思瞬也是一惊,自己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擂台之下的剑修们听到那位长老这样说,更是群情激愤,

“太嚣张了,这样的人就应该狠狠地教训一顿!”

“简直是目中无人,狂妄至极!”

看着台下恨不得将自己大卸八块的剑修们,肖思瞬急忙后退几步,再次来到擂台的中间。

那长老看着肖思瞬这样的举动,随即一个闪身也来到擂台中间,“小子,既然你如此侮辱我凌霜剑派,那么就不要怪我对你无情了!”

肖思瞬看着眼前的状况也是一头雾水,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怎么这些个剑修一见到自己就想致自己与死地呢?

那长老看着肖思瞬呆呆的站在原地,丝毫不想理睬自己的样子,不由得越发生气了,“小子!你如此傲慢狷狂,今日我了结了你,也不算是冤枉了你!”

说着长老就后退几步,召唤出了自己的灵剑,不屑的看着肖思瞬,“小子,虽然你无礼在先,但是我也不能倚老卖老,还是你先出招吧!”

呵,就算这样,你也休想活着离开凌霜剑派!

这样想着,那长老身上的杀气更是肆无忌惮的朝着肖思瞬释放开来。

肖思瞬见状,暗叹一口气,自己这是犯了什么太岁了,竟遭受这些无妄之灾!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