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火(拧捏着她的肿胀的小核)全文阅读

自由的空气,比这世上最甜的糖果还要鲜甜。 “阿瑞奇,和我说说呗,你的本灵术‘变形’都能做到什么样的事情?能把死的物品变成活的生物,或者反过来吗?” 阿瑞奇双手抱臂,侃侃而谈:“哼,…

自由的空气,比这世上最甜的糖果还要鲜甜。

“阿瑞奇,和我说说呗,你的本灵术‘变形’都能做到什么样的事情?能把死的物品变成活的生物,或者反过来吗?”

阿瑞奇双手抱臂,侃侃而谈:“哼,只要你想象的到,没有我做不到的。我生前可是宗师级拘灵师,这世间最顶尖的超凡者之一,变成灵之后,获得的‘本灵术’成长性也处于最优秀的行列。如果你发挥不出来,只能说明你的修行不够。”

“哦?敢情附到我身上是我摊上一件大好事了呗?”钟亦笑道。

“你知道就好。”

“那我现在是什么段位?”

“入门级。”

“全部一共多少段位?”钟亦问。

阿瑞奇解释道:“拘灵师体系,大致可以分为6个段位,入门、高级、精英、顶尖、大师、宗师,并分别对应俗世标准的F级到A级。”

“俗世标准......那这么说,这世上还有其他体系的超凡者?”

“这是自然,简单的来说,还有拥有各种能力的异能者,注射基因强化药剂的基因战士,植入机械义体提升实力的义体战士等等,各个体系各有优劣。而拘灵师是其中相对复杂、特殊,弱点明显,晋升风险也较高的一种体系,但好处是越到高的境界,能施展的伟力也绝非其他同级的超凡者可以比拟。”

钟亦道:“我懂了,也就是说,拘灵师相当于游戏里脆皮的‘法师’,虽然本体羸弱,但到了后期,能力却是最强的。”

阿瑞奇肯定地道:“没错,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会举一反三。”

“这很好理解啊,毕竟你强如A级,一样被炸.药秒杀。”

“......”

钟亦的言辞一刀致命,阿瑞奇顿时感觉心很痛。

用于刺杀他的可是能炸毁军事堡垒、炸坠浮空飞艇的大当量炸.药,别说拘灵师体系的超凡者,哪怕是擅长防御的超凡者也未必能在近距离爆炸下存活下来。

但阿瑞奇不是输了就找理由的人,既然那个神秘人能刺杀成功,就说明确实是自己安逸太久,疏忽了恶魔塔的守备,也疏忽了对组织内部的清查。

阿瑞奇心想:“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挫折没有经历过。就算这次是受创的最深的一次,但我一定能东山再起......前提是,这个宿主听话。”

阿瑞奇盘算着,看钟亦的眼神逐渐有了些变化。

他清了清嗓子,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现在已经是合法的联邦公民了,回到城市之后,有什么打算?”

钟亦没多想直接道:“能有什么打算,老老实实和生活对弈啊。租个房子打份工,泡个小妞生个娃,前提是有家姑娘能看得上我,不然就当单身狗呗。”

阿瑞奇只听一半,肝火就已经上来了,正当他准备想方设法纠正钟亦的摆烂思想时,突然钟亦的裤腰带里挤出了一个“脑袋”。

2022最火(拧捏着她的肿胀的小核)全文阅读-fm分享网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亦哥哥,你看我怎么样,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吗?”

钟亦吓了一跳,顿时双腿一紧,他低头看去,果然是“独头娘”。

“焯!你怎么上来的?”

独头娘笑嘻嘻地道:“当然是趁着越狱犯暴动的时候一起飞出来的啦。亦哥哥,你的灵性气息我最熟悉了,一过来就看到你和这位......阴森、恶毒、无情的典狱长,正躲在石头背后聊天,我就猜你们肯定能逃出去,所以就跟上来啦。亦哥哥,你的小肚肚那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暖和呢。”

“打住打住打住!”

钟亦赶忙叫停,他看了一眼独头娘,又看了一眼阿瑞奇。这尴尬的气氛,仿佛气温急速降低到冰点,冷得连海面都要结冰。

这两人,可是死囚和典狱长的关系......

钟亦内心暗叫“遭重”。这时,阿瑞奇先开口了。

“钟亦,你和这个‘灵’关系很好吗?”

独头娘抢答道:“呵,我们可是同床共枕了7年呢,你才是后来的懂不懂!少给老娘装作一副和钟亦很亲密的样子,给我往旁边稍稍去!”

阿瑞奇冷笑:“是吗?但我才是钟亦的契约灵,你这个连灵体都不完整的残魂,能在监狱里挨到今天都是因为我仁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找死!”

独头娘突然变得凶神恶煞!她怒吼一声,露出来的两颗小虎牙迅速长成一对狰狞的獠牙,紧接着她的双颊浮现出洁白的雪花纹路,周围的气温瞬间暴降,空气中浮现出大量的小冰晶,仿佛在钟亦周边围上了一层雪白色的纱帘。

钟亦顿感不妙,原来刚刚的那股冷意不是错觉,而是独头娘的“本灵术”所致!这一刻,周围的气温变得极冷,连他手上的缰绳都开始结霜。

这可是在海上!

“独头娘,你别和阿瑞奇一般见识,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关键时刻,钟亦大喊着一把抱过了独头娘的脸蛋。直接的接触让钟亦的手瞬间冻结成冰,从指尖到臂膀全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连血液都要冻住。

独头娘吓得赶紧解除“冻结”,双颊的雪花纹路顷刻间消去。然后她急忙缩到钟亦的臂弯下,眨巴着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钟亦,一副知道自己错了的样子。

不多时,她又回头怒瞪了阿瑞奇几眼,似乎全把钟亦的冻伤怪在了阿瑞奇身上。

但对钟亦来说,好在危机解除了。

“真是疯了,要是这女人的‘本灵术’解除的再慢些,你就得装义肢了。”阿瑞奇冷冰冰地道。

独头娘朝阿瑞奇吐了吐舌头:“哼,要不是你已经是钟亦哥哥的契约灵,我才不会放过你呢。”

“不需要。”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