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五四当天章宗祥挨一顿胖揍,但具体详情究竟如何?

  作者:金满楼   1919年5月4日当天,在学生们冲进曹汝霖宅后,作为主人的曹汝霖因为善躲而安然无恙,反倒是前来做客、不熟悉地形的章宗祥硬生生挨了一顿胖揍。   那么,当时的情…

  作者:金满楼

  1919年5月4日当天,在学生们冲进曹汝霖宅后,作为主人的曹汝霖因为善躲而安然无恙,反倒是前来做客、不熟悉地形的章宗祥硬生生挨了一顿胖揍。

  那么,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呢?不如随当天的亲历者来还原下当天的情形。

  事后,北京高师学生熊梦生回忆说:

  在最开始时,大家“误认章宗祥为曹汝霖,击倒在地,忽有人指为章,更以乱砖瓦击之,章佯为已死,众始置之。”

  这时,日本记者中江丑吉将章宗祥“负之至小店,藏店主床下,而日人在外作手势止群众入,众入,自床下牵章出,以皮鞋蹴之,以店柜鸡蛋投资,状至狼狈。”

  这还不算,“值(匡)互生持棒至,足伤不良于行,双手血迹模糊,兴奋过度,疑日人为曹贼,举棒欲击之,余知互生力大,审其人不类曹,恐误伤无辜力阻而止。”

  从这个描述来看,章宗祥不仅仅是普通的被打,而确实是有些危险了。

  曹汝霖

  另一位北京高师学生张石樵则说:

  当时有个三十岁左右穿西装的人从楼梯上出来,往后花园逃跑,结果被人认做是“曹汝霖”,学生们纷纷追他。

  有个身材高大的北大同学用大门又粗又大的门杠从被背后追打,当腰用杠冲了一下,立刻将他冲倒了,他便躺在地上装死。

  然后,学生们有标语杆等猛抽他,这时又跳出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他两脚跨在那个挨打人的身上,并伸出双掌对我们摇手,劝我们不要再打了。

  当场有个同学说:打错了!学生们才停手,把他扔在原处。之后,又看到那个被打的人到了一个杂货店。后来才知道,被打的是章宗祥。

  张石樵说:“当时不晓得他就是章宗祥,否则我们的铁拳会把他打扁的。……对这种人,就是碎尸万段,也是罪有应得,痛打一顿,已是太便宜了。”

  1931年,罗家伦在一次口述回忆中是这样描述章宗祥一事的:

  “章宗祥比较老实,他和那个日本人一道躲在一个小房间里,群众跑进去的时候,日本人还掩护着他,于是大家知道他是一个要人,群众便把他们围起来了。

  不久,一个北大的校工进来,他说自己是认识章宗祥的,并且说这就是章宗祥,于是大家便动手打起来,打了一顿,忽然有人说‘打错了’。

  大家便一哄而散,于是这个日本人和曹家的用人,便把章宗祥抬出去,停在一间杂货店里面。……忽然,有人叫‘刚才并没有打错’,大家便去找章宗祥,在后门杂货店中找着了。

  当时,这个日本人还掩护着他,群众们便用杂货店中鸡蛋来丢这个日本人,重新把章宗祥拖进曹宅来,拆散了一张铁床,拿铁床的棍子来打,所以当时章宗祥确是遍体鳞伤,大家以为他已经死过去了。”

  章宗祥

  关于章宗祥在曹宅外杂货店被继续殴打的情况,高师学生初大告是这样回忆的:

  “当时,有个日本人抱着保护他,学生把日本人拉开,狠揍了章宗祥一顿,把店里的货物当作武器,鸡蛋、青菜、萝卜,扔了他满身,涂上黄、红、蓝各种颜色,煞是狼狈。”

  作为当天事件的重要人物,匡互生本人对殴打章宗祥也有详细描写:

  “曹宅西院火光初现前,……忽然在东院房间的木桶里走出一个身着西装面象日人的人,被一个同学赶上前去用一根旗杆劈头一击,那人就例身在地佯作身死。

  于是,动手打他的人就往后走去,而一时‘曹汝霖已经被大家打死了’的喊声就传遍了内外,胆怯的学生就乘机回校避祸去了。

  但是,一些热烈的学生们却争先恐后的去看那波打死的人,以证实当时的传言是假是真;哪里知道那佯作身死的人己乘机逃到外面一间皮蛋店里去躲藏好了。

  后来,这人被搜寻出来,大家就拉住他两只脚从那间黑暗屋里倒着拖到皮蛋店的门口,同声地间他是什么人,他总是绝对地不作声。

  大家耐不过,就备用那手中所待长不满尺的小旗杆向着他的面孔上乱打横敲,而那些手中没有武器的学生就只得权措皮蛋作武器向被打的人的头上打中了几百把个皮蛋,于是死不作声的被打的头上只见满面的鲜血和那塞满了耳目口鼻的皮蛋汁了。

  不过,同时都有一个真正的日本人负重伤出死力替他保护,大家因此颇怀疑那被打的人是日本人,所以不曾把他打死,因为那天到场参观的西洋人日本人实在不少,很有令人怀疑的原因哩。

  哪里知道,他正是那一个向日本政府亲递那封有‘欣然承诺’四字的换文的驻日公使、新回中国运动承认直接交涉的章宗样。”

  结合以上回忆,章宗祥挨揍的情形也算是大体可知了。

  参考资料:《五四运动回忆录》等。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