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三女同夫共欢: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小说

但对于辛勤劳作的人而言,却也意味着要增加不少烦恼。 只有时景快乐得像个孩子。 她一大早起来看到飘雪,连个斗篷都没有披,就飞奔进了院子。 洁白的雪花飘落在她的手掌心里,顿时变成了晶莹…

但对于辛勤劳作的人而言,却也意味着要增加不少烦恼。

只有时景快乐得像个孩子。

她一大早起来看到飘雪,连个斗篷都没有披,就飞奔进了院子。

洁白的雪花飘落在她的手掌心里,顿时变成了晶莹透明的水,分明是冰冰的,却又暖暖的,让她欣喜不已。

作为一个南方人,对下雪向来是稀罕的,是向往的,是爱不释手的。

她絮絮叨叨地问着:“这雪下那么大,多久才能积起来?什么时候才可以堆雪人打雪仗?”

南方偶尔也飘雪,但大多是积不起来的,薄薄一层。地面上的雪融化太快,倒是汽车的引擎盖上能攒一些,但也只够写两个字画个笑脸的份量。

她一直想要堆个雪人,大大的雪人,但一直都攒不起来。

没想到,穿越之后,倒有机会实现这从儿时开始就深埋心中的夙愿了。

殷行笑着说道:“傍晚,大概就能积很厚一层了。”

他目光流转,语声温存:“小景,我们一起堆个雪人吧!”

过了今夜,他就要走了。

离开之前,他想要为她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堆一个雪人。

能让她高兴,能多看她流露笑颜,能在他们的回忆里多一点美好的念想,都是好的。

时景欢快地点头:“嗯!”

她叫人搬了两张美人榻到廊下,与殷行一人躺了一榻,同盖一条毯子,相互依偎在一起,然后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漫天飞雪如同柳絮一般倾泻而下。

这可能是她与殷行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静谧宁和的日子了。至少在三五年内,他们不会再有这样平静而美好的相处。

就算偶尔见面,怕也是来去匆匆,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头靠着头,听着彼此的心跳,闻着对方的气息,什么都不想,只是这样相依相偎。

“殷行。”

“圆圆。”

“嗯?”

岳三女同夫共欢: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小说-fm分享网

“我的小名叫圆圆。殷行是我的假名,我真正的名字……现在不属于我。小景,你可以叫我圆圆。”

“圆圆?”

“听说我出生时是个小胖子,浑身都圆圆的,像个糯米团子。不过……越是长大,我就越是修长英俊,但这个小名家里人都叫惯了,也懒得改,所以就一直叫下去了。”

时景轻轻地笑:“名字很可爱,很适合你,不用改。”

她伏在他胸口,轻轻爬了起来,伸手要去撕他的人皮面具:“今日,我想要和真的你在一块。可以吗?”

殷行点头:“嗯。如果你想看,那我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我怕吓着你……”

时景得到了他的同意,轻轻地将人皮面具撕下,露出他一半惊艳绝尘,一半狰狞可怖的脸庞来。

她万般心疼地轻抚着他被毁掉的半边脸,柔声问道:“是怎么弄的?”

这半边脸,一直以来都是殷行心底深处最重的心结。

若是换了以往,不要说要给人,便是自己,也不愿意再多见一次。

可现在,他却能坦然地将自己的真容暴露于白日之下,一点也不自卑,一点也不自艾了。

他淡淡一笑:“我和我哥的事,你已知道了。”

时景点点头:“嗯。那日你非要随我进宫赴宴,我还有些疑惑,但我见到了文昌公主的脸后,就一切都明了了。”

提到母亲,殷行的眸光流转,带着几分复杂。

“当年锦国国破那日,我母亲知晓整座锦宫之中,除了她与我,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当时,她便问我,若是哥哥与我之间,只能活一个人,我会怎么选?

我与哥哥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想着我,每次我调皮做错了事,父皇要罚我,哥哥总是会挡在我身前。

哥哥对我而言,是无法被舍弃的存在。

所以,我选择了让哥哥活下去。

母亲要将哥哥与我的身份对调,以此来保全哥哥的性命,贵妃知道了,断然不肯。

我母亲就对她说,我与庆帝有血缘关系,他是我的亲舅父,若是我活下来,将来怕很难为家国报仇。

但哥哥可以!

贵妃万般苦痛,才答应了此事。

我母亲宁珂舍弃自己的儿子,也要让贵妃的儿子活下来,这让贵妃也发誓要拼尽全力保全我的性命,不论用什么方法。

当时,庆国军队正在攻锦宫,贵妃没有多少时间去筹谋了。情急之下,她只能想到将我以罪人之后的身份关入宗人府大牢一个方法。

宗人府的大牢连着锦宫,里面关押的都是有谋逆之嫌的宗亲之后。虽留得一条性命在,但逆臣之后的脸上都会被烙上罪奴烙印。

我脸上的烙印,就是贵妃流着眼泪亲手烙上去的。

而为了配合我的身份,贵妃的娘家大哥全家十六口人一起进了天牢……”

说到这里,殷行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将头埋在时景的怀中,语声呜咽:“孩子小,爱哭闹,容易被套出话,女眷也不愿意为了我一个外人牺牲,贵妃的大哥便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他缓了一会儿,才又抽泣着说道:“等到庆国的大军长驱直入,他们也踏破了宗人府大牢的门。

贵妃的大哥自称是锦国鹿郡王的僚属,鹿郡王只因一点小事惹了锦国皇帝不快,已被处死。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