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第一叛徒龚楚追杀,幸亏侦察战士机警,项英、陈毅才安然脱险

油山矗立在广东省南雄和江西省信丰、大庾之间,与广东的南山、北山联成一脉,距南雄城东北约160公里处,海拔1073米。攀登油山顶,可极目眺望赣州、南康、大余、信丰等县市。1935年红…

油山矗立在广东省南雄和江西省信丰、大庾之间,与广东的南山、北山联成一脉,距南雄城东北约160公里处,海拔1073米。攀登油山顶,可极目眺望赣州、南康、大余、信丰等县市。1935年红军长征后,项英、陈毅率部队从中央苏区突围来到油山,建立了以油山为中心的雄、信、余、康边这个粤赣边最大的游击根据地,展开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

龚楚原是中央革命根据地中央军区的参谋长,参加过百色起义。1935年2月突围到粤北乐昌、湘南宜章附近后,丧失革命信念,当了可耻的叛徒。当时,在天井洞一带的红军游击队,并不知道龚楚已经叛变。龚楚以开会为名,决心把游击队诱骗到天井洞“一网打尽”。当游击队员知道上当后,立即举枪往外冲,最后除贺敏学等少数几人逃脱外,60多人壮烈牺牲,30多人被逮捕。

当时由于油山地区情况紧张,江南游击队指挥机关转移到北山地区,设在云雾缭绕,高不见顶,莽莽苍苍,遮天蔽日的帽子峰一带。为了保密,游击队一般不发生横向联系,所以龚楚虽然知道项英、陈毅在北山一带,但却不知道具体地址。

正在龚楚为找到项、陈的藏身之地而发愁时,一个叛徒向他献计说:可以跟着到大梅坑买给养的侦察战士,顺藤摸瓜找到首长的驻地。龚楚一听大喜,立即依计而行,带人到侦察员出来买米时必经的岔路口守候。

这天,只见几个侦查员挑着米和其它物资远远而来,等到走近后,叛徒立即跳出去套近乎。侦查员都是苦大仇深的贫苦农民出身,革命立场坚定,作战机智勇敢的战士。尽管是熟人,他们也没放松警惕。等到靠近时,这帮叛徒突然动手,只抓住了领头的吴小华,其他3名侦查员见形势不对,立即撂下物资翻身滚进路边的草丛里逃跑了。由于山高林密,杂草丛生,叛徒们只能放几枪聊以自慰,徒唤奈何。

这时龚楚又出来了,假装是一场误会,说是看到吴小华戴的缴获敌人的帽子上有‘铲共团’的字样,以为是白军。但吴小华并没有上当,他见这些部队的衣服很新,早就怀疑他们,内心里在盘算着怎样对付他们。最后决定暂时应付一下,再寻脱身之计。

在距指挥机关驻地只有两三里路时,吴小华借口没有枪无法向首长交代停下来不走,龚楚被迫无奈只好将之前缴的武器还给了他。在路上,龚楚借着聊天的幌子探听游击队的兵力,吴小华就将计就计,夸大游击队的实力,故意漫不经心地说司令部的人不多,总共才二十多人,但每人都有一支驳壳枪,百十发子弹。另外前天下午,从河东那边还开来了一支游击队,约有三百来人,有四十几支驳壳枪,三挺机枪,其余都是步枪。这三挺机枪架在司令部右边的山坳里,其余的人都驻在司令部附近。

叛徒们一听马上紧张起来,先自胆怯了。等到接近司令部哨兵时,吴小华又借口司令部规定,支开了叛徒大部队,只带两个人向哨兵走去。当接近岗哨时,他想尽各种办法示意哨兵:跟来的不是好人。哨兵反应过来了,立即朝坡下打了三枪,向指挥机关报了警。项英、陈毅以及警卫战士,听到枪声,急忙离开指挥部住的棚子,转移到后面山上隐蔽起来。而吴小华和哨兵也立即滚下山去,朝着指挥机关驻地相反的方向逃走。

敌人因为之前听吴小华说山上有大部队,也不敢冲上去,只是胡乱打了一通枪就无奈撤走。叛徒的阴谋落空了,项英、陈毅等首长安然脱险。

中国近代军校,唯有它可以和黄埔军校一较高下

有“黄埔第一人”之称的关麟征,人生有污点

志愿军妙用定时炸弹,美军了解内情后再也不投了

开国中将梁必业:参加红军联欢会遇见父亲,爷俩才摸清对方底细

鄂豫皖“肃反”专家戴季英,因祸得福安度晚年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