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文字:少爷的宠婢芹菜

“湿地公园。” 王自立脑子里全是吴英手臂上的淤青,张一丁那个混蛋。自从上次在茶房见到张一丁丝毫未改的火暴脾气,他就开始为她担心。之前他尽量避免和他们接触,怕的就是张一丁吃醋,影响他…

“湿地公园。”

王自立脑子里全是吴英手臂上的淤青,张一丁那个混蛋。自从上次在茶房见到张一丁丝毫未改的火暴脾气,他就开始为她担心。之前他尽量避免和他们接触,怕的就是张一丁吃醋,影响他们夫妻感情。他们的儿子出生后,俩口子还特地认他做了干爸,心里就认为张一丁的醋坛子破了。在自己接连不断遭遇变故时,俩口子都给予了帮助。所以他们毫无芥蒂地共事,讨论请教。

“王自立,工作服取回来放哪?刘晓虹和汪燕她们明天准时到。”想着张一丁,张一丁的电话就到了。

“工作服暂时放车子后备箱吧,又没几套。我也不用车,你随便。”王自立压制着心里的情绪,尽力保持平静。

“好,我开滴滴去了。”张一丁说话的声音透着兴奋。想着这个傻瓜蛋迟早败家。开个茶叶店还搞得那么花里胡哨真是钱多人傻,但你钱多吗?就那么几个钱,不败光不收手。与其败给外人,不如败给大哥我。

“嘚嘚。”有生意,张一丁一看手机,真来了一单大生意,长途里县乌山镇。好家伙来回518公里。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他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平均车速九十公里,至少六小时,再抛去红绿灯,中途耽误,怎么都得十小时。唉,看着几百块钱的数字,真舍不得,犹豫了几分钟他点了接单。

客人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穿着普通,满脸的横肉和双眼发出的犀利气瞬间让张一丁寒毛直竖。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打起了小鼓,坐班车只要一百多块钱,为啥他化大价钱坐专车呢?

“师傅,我家出了大事,必须马上赶回去。希望开快一点,我给你加五百。费用也算我的。”客人看着前方,冷冷的说。

“这个,我这车跑不快,换辆车吧。”张一丁硬着头皮将车停在路边,打开了车门。

“老哥,你这样不好吧。不想吃这碗饭了,快开,不想耽搁时间。放心我不会为难,我说的话一定兑现。该给的会给。你开滴滴不过是求财。”客人眼睛寒光一闪,将车门关上后,有意无意地将手握得噼噼地响。

“那我给老婆打个电话。”张一丁扫了他一眼,评估了他的实力后,提出。

“可以,快点,我家里真出事了。”

“英子,我接了单到里县乌山镇的长途,可能回来得很晚,你不用等我。”昨夜喝了酒,不知为啥俩人吵架,张一丁不知轻重的打伤了吴英,这次英子没有哭,没有闹。

早上出门时没看到儿子,英子淡淡的说儿子送回你家里了。我今天就搬回娘家。

“嘿嘿,对不起,昨天我不是喝醉了吗?酒疯子的行为你也计较?歌词里不是唱过吗?牵手就是白头,不到白头我不放你。”临走他语带双关的又警告了一句。

“哼。”吴英拉着行礼箱冷哼了下声跨出门去。

“喂,你听到没有,吱个声。”电话没有声音,他知道吴英听了他的电话。

“好吧。”

……………………

逸品轩茶房吴英将办公室的门反锁好后才将衣服脱掉,用刚买的云南白药膏擦在满是伤痕的手臂和胸脯淤青的皮肤上。

穿好衣服,仔细地描眉化妆,看着镜子中依然靓丽的面容,想着张一丁醉酒后的恶劣行径,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不能让自己的一生毁在他手上。该结束了。

“咚咚咚……英子,英子。”王自立去而复返。吴英怔了怔,理了理头发起身开门。

“你不是去办大赛的事吗?”她平静地问。

“英子,告诉我,为什么?是因为我?”王自立盯着吴英的眼睛问。

“不是。他的本性决定了他的行为。是我自己傻。”

“傻?”

“我哥出事时,我们一家人活得很难。我哥和我的感情非常好,我不能眼看着他自杀。有好几次他要自杀的时候都被张一丁拦下了。我们一家人非常感激,那时他开出租车挣了些钱,经常买些礼物送给我,那时候的他粗中有细。因为哥的疯病我没有住校,住在家里,要上课那天就特别忙,他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上学,放学风雨无阻,大学四年没有间断。

期间,我因为哥的原因基本上没有参加什么活动,两点一线除了上课就是回家。

哥哥去世后,我的生活有了变化。毕竟逝者以逝。学校里的活动有时我也参加。那时候他就表现了醋意,当我完全清醒地认识到他的粗鄙和总想占人小便宜的性格时,我已经完全陷进去了。

记得第一次在一起吃饭。那次他第一次打了我两耳光。因为你玩笑地说小时候我还扮过你的新娘……就为这句话。万幸的是你有女朋友,他才作罢。

他说他爱我至深所以怕失去,这一点我相信。但他爱的方式太独特,让人受不了。比如他喜欢吃牛肉,他就认为你也喜欢,你就必须吃,你不吃他就强迫你吃,不吃他就说你不爱他。他的爱让人很累很累。他也很勤劳节俭,他自己舍不得买好一点的衣服,但他舍得给我买,不能多贵他都会买,总之,他真心爱我。

但现在不同了,你和岳心灵分手,出事,你给予我们的馈赠让他发疯。虽然他接受了你给予的礼物,但他不复从前。嫉妒让他无时无刻对你不产生仇恨。王自立你不要让他在你茶叶店工作了,他决不会为你创造任何价值。我不想在他的爱中窒息到死,不久我会带着儿子远离城果。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文字:少爷的宠婢芹菜-fm分享网

“说完了私事,说说你的大赛。”吴英长出了口气,平静地说。

“这次为啥打你,总有原因吧。”王自立盯着她问。

“嫉妒。不谈他了。大赛。”吴英突然有些不耐烦。

“我给刘晓虹和汪燕发了微信,发了文件包让她去打印资料,买些小奖品。大奖赛的费用控制在一千元内。开业举行半天活动,造一下声势即可。

你真要走,你父母咋办?”王自立简短地说完大赛的事,把话题又拉回到她和张一丁身上。

“哎呀,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吧。我们一家人一起走。等张一丁冷静了后,我会联系你。

哦,那江丽霞是你女朋友吧。比岳心灵漂亮,但是和刘悦相比本质上的东西要差一点。你自己看着办吧,这是终身大事,千万不要为结婚而结婚。我还有好多事。不陪你了。”吴英说完向大厅走去。

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发现父母都不在家。在外面吃的牛肉面有些咸,这会感到特别口渴。倒开水时才发现冰箱上,水瓶下都压着纸条。

“儿子,我们到省城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去了。冷箱里有你爱吃的水饺,蒸熟了的扣肉,酥肉。大概一周才回来。王志强,刘智慧。”王自立看了留言条才想起这几天他们俩都在亢奋地谈论大学同学。

“儿子,你再不接电话,我们就准备回来了。”王自立一接电话,刘智慧就噼哩叭啦的一阵抱怨。

“妈,妈,对不起,手机没电了。你们玩得尽兴。挂了。”王自立挂断。他知道他们要交待的无非是老生常谈,开水烧好了……每天按时吃饭,睡前关好门窗,检查水电气关好没了……还把他当小孩子。唉,也是,没结婚在父母眼里永远都没长大,因为你还没有开枝散叶。

做完计划的事,他又进行了每天的冥想。最近他感觉冥想后有种特别的空灵。有时还出现了幻像。

冥想完,他集中所有意念全身心地想着张一丁……。模糊中张一丁出现在他眼前,张一丁捧着小酒碗在他和吴灿的碗上重重一碰,仰头喝干了他碗里的白酒。“喝,桃园三结义,以后咱们就像刘关张一样成了三兄弟,我老大,你们俩老二,老三。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一丁继承了他老爸山东大汉的遗传基因,刚刚十岁身高就达到1米55,足足高了吴灿和王自立两个头……。

张一丁打架,身后护着吴英。吴灿在抹眼泪。咦,他们穿着不同的校服,吴灿和吴英穿的是城果一高的,而张一丁似乎是职校的校服。

张一丁冷着脸在吴灿的墓前看着他为吴灿烧纸上香……接着他兴奋地和张一丁,吴英喝酒,张一丁趴在桌上。王自立不知在给吴英说啥,俩人的脸上沉浸在憧憬,吴英跑回屋拿出一条红色的绸巾……接着神情暗淡。

王自立身子一阵颤抖,意念中的张一丁一声暴吼将他从冥想中拉回到现实。

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王自立一看手机吴英的电话:“喂,英子。”

“王自立,张一丁在里县乌山镇出事了。我现在包了辆车,马上赶过去。”

“你在哪里,我马上赶过来。”王自立挂断电话就冲了出去。

“他怎么会到里县乌山镇去?”一上车王自立就问。

“滴滴平台刚才给我打电话,只说他出了重大故,究竟好大的事,平台没说,但要求我马上到出事地去。唉,估计他凶多吉少。虽然……但他毕竟是儿子的父亲。”吴英说完,用纸巾擦掉眼里的泪水。将脸扭向一边。

“吉人自有天像,不清楚事情真像前不必太过伤心。再说你不是……”王自立没有说出后半句。心里想,你本来就打算离开他。这是老天给了你机会,虽然有些残酷但是事实。

“英子,干儿子会说话了。长得像你,不像张一丁,听说男孩像妈以后有福气。嘿,张一丁出事你给他父母说没有?”王自立本来是想安慰她,后来想到张一丁父母忍不住还是多了一嘴。

“唉,他父亲有高血压,母亲有糖尿病。但他父母待我就像亲生女儿。唉……之所以和他结婚,他父母有很大的因素。但现在他开始暴力,而且和他父母不住在一起,所以才想离婚。”提到张一丁父母,吴英摸着额头,忧忧地说。

“唉,张伯他们真的很好,张一丁就是被他们惯出来的毛病。俗话说,勤劳的父母养出懒惰的儿女。”想到张一丁父母,王自立眼前出现两个慈祥的老人。

“唉,一个人不生活在一起,根本了解不了。就像张一丁结婚前,人模狗样的,穿得还干净整洁。结婚后才知道,哪都是表面功夫。从来不洗脸洗脚,懒得家里的扫帚倒了都不会扶。和他一起睡觉都是痛苦,他太脏了,汗臭,脚臭让人受不了……”英子说着说着捂住了脸。第一次说出他们婚姻里的真实情景,以前她觉得那是个人隐私,不想对任何人说。但现在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说。对于张一丁她现在只想逃离,没想到他出事了。对于她来说未免不是好事。

王自立看着她,伸出手在她肩上轻轻拍了拍说“唉,没想到是这样,都怪我妈,搬到那么远。不然我们在一起,那里有张一丁的事。”

吴英将身体往坐位另一边挪了挪与王自立拉开了一个坐位的距离。

“到了。前面就是里县乌镇派出所。”司机将车停在派出所门前。

派出所被围得水泄不通。

俩人下车走到人群中。“杀人偿命,把凶手交出来……”一些人在叫嚷着。一群人紧跟着附合。

“杀人,谁被杀了。”王自立找到一个中年妇女问。

“一个司机撞死了我们两个娃儿,警察捉住他就带到这里来了。你说该不该杀,两命抵一命……。”妇女说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凶手千刀万刮。

“嘿嘿,是该死。”王自立干笑了两声,和吴英观察了现场后悄悄从后面一道门走了进去。

“警察同志,我们是司机张一丁的家属,可否让我们见一面。”王自立见吴英已失了方寸,主动上前询问。

“哎呀,你们终于来了。如果想让张一丁活命,我建议你们先民事赔偿。”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