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在体内不出去-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结果纳兰红豆就这么直接进来了? 纳兰红豆看着他,很久才到:“你很久没有来上班了。” 林宇皱眉道:“我是公司的技术总监,很多事情电脑上就处理了,为什么要来上班 ?” 纳兰红豆认真道:…

结果纳兰红豆就这么直接进来了?

纳兰红豆看着他,很久才到:“你很久没有来上班了。”

林宇皱眉道:“我是公司的技术总监,很多事情电脑上就处理了,为什么要来上班

?”

纳兰红豆认真道:“你也是老板,难道真的你相当甩手掌柜?”

“可能当甩手掌柜是不对.....可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以前也经常和我斗气的。”

“所以我不想和你斗了,我认输。”林宇认真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去睡回笼觉了。”

纳兰红豆将门口挡住,不让林宇关门:“你不请我进去吗?”

“别....不太合适,别到时候你又去我导师哪儿告状,说什么我那个啥你,我可是正经人。这瓜田李下的......”林宇拒绝道。

纳兰红豆这才感受到看来这一次自己告状是真的惹林宇生气了,连这么性子温和的人都开始化身大阴阳师。

“我错了。”纳兰红豆眨了眨眼睛,“原谅我好不好?”

林宇:????

讲道理,一瞬间林宇会觉得眼前这个纳兰红豆是个假的纳兰红豆。

他和纳兰斗了差不多快十年了,福利院时期从初中就开始看各自不顺眼,发生矛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是他从来没有从纳兰红豆的嘴巴里面听到过“我错了”这三个字。

大家都很熟悉彼此,林宇当然知道纳兰红豆是何等骄傲的人。

让她承认错误,比让母猪上树还难......

“我真的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告状了,随便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再告状了....呜呜.....”

林宇无奈道:“就算是演戏,你好歹认真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对你做了什么.....你起码真的有两滴眼泪出来看看啊?”

“我都这样了...呜呜....呜呜....你还凶我.....”

林宇叹了一口气:“行了别演了,进来吧....也不知道哪儿学的这爱告状的毛病.....”

.....

林宇带着纳兰红豆给她到了一杯茶,林歆上课去了,现在观湖别墅这边只有他一个人。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林宇一边翻看公司的文件,一边喝茶。

这就是他现在工作节奏,早上睡个懒觉再起来处理公司的事情,技术部的人会把没有解决的问题放到系统里面,方便林宇解决。

纳兰红豆见他没有想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只能到屋子里面漫无目的的参观。

纳兰红豆是第一次到观湖别墅这边来,这是她最直观的感受到现在的林宇和以前的那个孤儿的巨大差别。

尤其是林宇的书房,密密麻麻的全是书,还有不少白悠悠带过来的装饰品,除了电脑外,整个房间异常的整洁干净,一点都不像一个男孩子的居住场所。

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那就是心思越复杂的人,对环境的需求就越少。

或者说他们需求的就是干净简单,对于复杂和不规律的事情极端的厌恶。

而林宇的书房似乎恰好说明了这一点,书架上各种各样的书都有,能够看出林宇的阅读面很广。

他虽然是文科上,但实际上书架里面放了不少纯理科的书,彼此都是学霸,纳兰当然知道对于林宇这样的人来说文科或者理科其实并不重要。

书桌上还放着一些手稿,纳兰看了看,是一个数据模型,她看了好几分钟,才大致理清林宇的思路和逻辑,感叹一句不愧是超高智商的天才少年。

不对,现在的林宇已经结婚了,只能算是智商超高的已婚男人。

回到客厅,林宇也把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问道:“中午想吃点什么?”

纳兰红豆无所谓道:“随便,你知道的我什么都吃。”

“就是不吃亏。”林宇从房间里面拿出围裙,“你应该很久没有吃过我做的菜的,来给我打下手。”

纳兰红豆微微愣了一下,脸色微红:“好。”

福利院时代,她其实最喜欢的就是下厨的林宇,很温暖也很柔和,会让人忍不住就生出和他过一辈的想法。

只可惜那个时候两个人对自己的未来都没有什么信心,所以纳兰红豆也一直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

林宇保护不了她,她也保护不了林宇,理性的纳兰也就暂时将这样的情思放在了内心的角落。

她和林宇一直斗,未尝没有想要促进双方成长的想法。

然而没想到几年不见,再到大学,林宇直接连老婆都有了,还变得这么花心。

也不知道纳兰有没有为白悠悠做嫁衣的感觉......

“你还喜欢吃宫保鸡丁吗?”林宇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纳兰红豆嗯了一声,帮着把蒜剥好。

“那就好。”林宇将鸡肉翻炒熟,一边放入莴笋丁,他做饭远远不如白悠悠赏心悦目,更别说讲究摆盘什么的。

但是胜在自始至终都有着一股烟火气和家常味儿,之前林歆刚刚进入青木的时候,每周都缠着林宇下厨做一顿好吃的打牙祭,可见林宇的厨艺并不差。

就两个人吃饭,所以林宇只是简单的做了两个菜一个汤,并不精致,但是只是闻着气味就让人觉得胃口大开。

纳兰红豆尝了一口,不由得眼睛微亮:“好吃。”

饮食男女饮食男女,饭桌是有效拉近距离的一个场所,纳兰红豆不由得想到了以前在福利院的时候,那个时候林宇就已经是众多孩子之中最会做菜的一个了。

高中时代,甚至有很多时候福利院的伙食都是林宇在帮忙折腾。

而自己.....更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看着此时温文尔雅的男孩,纳兰红豆第一次生出了后悔的心思。

“早知道高中时代就把你抓到手里了......”

呆在体内不出去-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fm分享网

林宇自然不知道纳兰红豆的心理活动,对于他来说,纳兰红豆的身份就是一个友人,万恶的双马尾,自己的死对头。

低头认真吃饭的他,并没有发现纳兰红豆眼眸里面流出来的情感。

两个人吃完饭,纳兰红豆又默默的忙着收拾餐桌,洗碗,什么的,林宇本来不让她做,她说一句以前在福利院时候就是这样的。

林宇也就让她洗碗收拾了。

吃过饭就是下午了,纳兰红豆问林宇还到不到公司。

林宇想了想说有空就去,最近还在忙一个小架构,数据都在家里的电脑上,于是纳兰红豆就先走了。

自始至终,纳兰都没有流露出自己任何最真实的想法。

她有着她的骄傲,今天的道歉,对于她来说,已经算是突破自己的底线了。

......

在家咸鱼了三个星期的林宇终于打电话召唤大神凌武了,汽车停在了观湖别墅的门口,凌武带着墨镜,看起来就是铁血硬汉。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身肌肉啊?”林宇赞叹了一句,坐上车。

凌武笑道:“你要是全身心跟着我们混一段时间,很快就有了,不过这玩意儿只是看起来好看而已,不是为了泡妹妹,我才不练这个。”

林宇都懒得吐槽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已经完全不把这个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家伙当什么好人了。

自己找女人好歹是真的走心的。

这个家伙完全就是走肾,难道战场对于一个男人的影响就是会让他变成一个只知道下半身思考的渣男?

凌武的收入不菲,但是据说一直就没有存下什么钱来,全砸在各式各样的女人身上了,也是厉害。

轿车走在路上,凌武忽然道:“诶,最近听了一首歌不错,现在这首歌挺火的,你要不要听听?”

“随意,我对那玩意儿不是太懂。”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林宇:???

......

红尘客栈是什么时候发布的他是真的不知道,更别提了解现在这首歌在网上有多火。

他之前去录歌几乎是被木笙强行拖着去的,自然不会关注后续,却没想到现在这首歌连凌武这种并不关心圈内事的人都听。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凌武这家伙听歌还跟着唱,唱又唱的贼难听,搞得作为这首歌原唱的林宇各种不自在。

“这首歌现在很火?”为了不让凌武这个粗汉子继续唱下去,林宇只能选择和他聊天。

“很火啊,据说好像是新歌榜的第一名,不过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你到街上都能听得到.....”

林宇有些无奈了,这才拿出手机登上微客。

别看他是微客的老板,他的微客才是万年不怎么上,上一条信息还是转发白悠悠跳舞的视频,下面发了一句“老婆最可爱。”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悠悠的某个迷弟网友。

这年头,动不动的就叫某个喜欢的网红的宅男可太多了。

更神奇的是,林宇这条微客下面还有网友科普白悠悠已经结婚了,别动不动叫她老婆。

他是真的很想说一句.....这个真的是我老婆的.....

翻看白悠悠的微客,果然有网友跑去询问唱《红尘客栈》的是不是她老公,不过白悠悠都没有回应。

热搜最高的还是《红尘客栈》电影,这电影在林宇咸鱼的时候已经上映了,不少网友看了电影,又回来听过,觉得更有感觉了。

热搜上没有任何关于林宇的信息,这是他之前盯住过林小萌的,尽量限流自己信息的传播,免得把自己放到聚光灯下烤。

饶是这样,已经有不少网友在打听唱《红尘客栈》的到底是何许人也了。

唯一有回应的是木笙,意思很明确,有过合作,但是不透露,你们猜去。

袁青衣不说,木笙直接让网友猜,至于白悠悠根本就不回应这个事情,难免让林宇的真实身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前面的凌武有开始唱红尘客栈,走调走得飞天遁地,林宇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表情痛苦。

终于到了公司,林宇下车一脸痛苦的神色:“凌武哥啊,以后你别唱歌了,真的。”

......

林总到公司上班了!

这条消息只一秒钟,就传遍了公司所有的聊天群。

这大概就是老板的效应了,讲道理,其实林宇天天上班的时候,也不会拿什么办公室规章,考勤什么的说事。

一开始风雷的工作风格就很明显,完成任务的就是大爷,别说迟到,就是不到公司玩失踪都可以。

这三周没到公司,反而林宇到公司给人一种要检查工作的感觉,吓得不少员工立马规规矩矩的坐到自己的工位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与员工平时就是那种好好学生一样。

林宇有点无奈,看样子,以后自己还是少到公司好了,他可不喜欢这种规矩过头的公司氛围。

“原来你还知道你有一家公司啊?”南宫洛羲看着到办公室来串门的林宇,明显有些幽怨,“臭小鬼,干脆让我累死在你公司算了。”

林宇有些无辜,这话说的....就像自己在公司的时候就能够帮南宫洛羲处理多少事情一样....

“南宫老师能者多劳嘛.....”林宇很是狗腿的跑到南宫洛羲的身后帮她按摩肩膀,谄媚的完全不像一个老板。

南宫洛羲任由林宇在她的肩膀和背上温柔折腾,显然很是受用。

“一天天的就知道油嘴滑舌,一点都不心疼你的老师,哼~”南公洛羲傲娇了两句,自己却忍不住笑了。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傲娇的人,走这傲娇风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哪儿有,南宫老师能力强,这不是把公司处理的面面俱到吗?我来反而会给老师拖后腿的。”林宇一边揉肩膀,却不知道的怎么着有些心猿意马。

主要是从他这角度望过去.....

嗯.....

的确是很白很大的深渊.....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