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全文

战靳城攥住她的手腕,眉目冷寒:“现在出去送死吗?” “.......”秦掌珠扭头看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战靳城一把将她按在沙发上,她顺势就要起来,他眉眼一压,秦掌珠拧了拧眉,乖乖…

战靳城攥住她的手腕,眉目冷寒:“现在出去送死吗?”

“.......”秦掌珠扭头看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战靳城一把将她按在沙发上,她顺势就要起来,他眉眼一压,秦掌珠拧了拧眉,乖乖坐下,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此时,外面走廊里传来一阵骚乱。

门并不是很隔音,依稀能听见,有服务员叫喊:“不好了!有人受伤了!”

“快打120!”

“到底是谁干的啊!把人打成这样!”

紧接着,是那位公子哥的朋友们在走廊里奔走。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秦掌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瞥见战靳城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却是闭嘴了。

难怪他不让她出去,这个节骨眼上出去,没准就会被当做嫌疑人。

确实,刚才是他头脑发热, 疏于虑后果了。

她起身,走到门口,瞧瞧把门拉开一道缝隙,观望外面的情况。

却见两个男服务生,抬着那个满头鲜血的公子哥,去了电梯方向,想必是要送往医院的。

她迟疑了一下,并没有选择离开,这次,战靳城也没有阻拦她,好像知道她不会那么傻,这个时候往外冒尖。

“现在怎么办?”

秦掌珠走过去,已然换了一副嘴脸,假装柔和的跟他套近乎。

男人没好气的瞥她一眼。

这一瞥,才注意到她今晚与之前那个略微邋遢的形象大相径庭。

一身工装西装,将她瘦小的身材勾勒愈加纤细,雾霾蓝发色,显得皮肤格外的白,那双眼睛愈加清澈明亮,像一条灼灼闪耀的星河,漂亮的夺目。

衣服有点大,却穿出了甜酷范。

眉宇间,英气逼人,本就男生女相的一张脸,略带娇柔,一时间,他竟是觉得这张脸若是女孩的话,定然十分惊艳。

他抬手,在脑袋上揉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喝酒的缘故,眼神谴睠起来,带着无奈之下的一丝包容:“现在知道怂了?”

秦掌珠冲他奉迎一笑,多少带着点狗腿子之嫌,“你帮我解围,我刚才还那么说你,是我不知好歹了,战先生,别生气。”

战靳城见他变脸速度堪比翻书,无语的冷哼一声,咳了几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掏出手机,给姜臻打了一通电话:“出了点事,把这里所有的监控调出来,然后对外宣称,今晚的监控坏了。”

说完,他挂了电话,秦掌珠讶异:“这就没事了?”

他不答反问:“刚才你被他看到脸了吗?”

“没有!我又不傻!”

“那就行了,只要监控提供不了你进入卫生间的证据,即便你被怀疑,也没有证据。”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全文-fm分享网

江蘅很有眼力见

办公室只剩下两人,战靳城被席宝琛磨的没脾气,知道这货爱刨八卦,干脆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道出。

席宝琛听后,却是笑的花枝乱颤,“原来她竟是那晚差点被撞死的女孩,这该死的缘分!挡都挡不住呐!”

战靳城瞪他一眼,气不顺的咳着道,“奶奶已经见了她,后面指定还会继续找她,但是,这婚事,我断不会应承的。”

席宝琛侧靠着办公桌,摩挲着娟俊的下巴,若有所思道,“你这病怪的很,战家这数十年来投资的医科研究项目不在少数,都在研究你这个病,可进效颇微,既然这是你们战家的家族遗传病,那么,先祖遗训必然有据可依,你尝试一下,死马当活马医,也未尝不可。”

“你什么时候这么迷信了?”战靳城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这可不是迷信。”席宝琛转身,看着窗外楼下院内来来往往的病人,表情鲜少的严肃起来,“我每天在医院里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生生死死,最是了解将死之人面对死亡时的百态和求生欲,如果我是你,与其等着命运安排好的一切乖乖等死,不如尝试一千一万种办法,努力活下去。”

难得席宝琛一本正经的深沉了一下,战靳城却是慵懒的换了一个姿势,漫不经心的挑眉道,“医生果然最会灌输心灵鸡汤。”

“得!该说的都说了,听与不听,你自己定,反正你一向行事专制。”席宝琛用一次性纸杯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战靳城,“就算你不考虑其他,倒是该考虑给战家留个香火,瞧着那女孩模样生的美,基因传承这块,不用操心了。”

说到基因这块,战靳城又想到秦掌珠和地痞厮混打架,狂嗨夜店的不良行径,他还调查过她在学校的学习成绩,倒数。

切不提上次他半夜闯进他房间,打晕那个女模特一事,最近一次不良记录,好像是在学校偷钱。

这样一个劣迹斑斑发不良少女,纵然花容月貌,他总归是不喜的,不,严格意义上,是厌恶。

战靳城这般想着,气息不稳的又咳了起来,抿了一口水,道,“这事我自会处理。”

席宝琛切了一声,“你还是先搞定你奶奶再说吧。”

战靳城没说话,脑仁疼。

秦掌珠这块,总能打发,可奶奶这一关,得费些心力。

而这时,江蘅领着秦掌珠回来了。

“少爷,打完针了,还差五针,需按日子来打。”江蘅回话道。

战靳城蹙了蹙眉,显然脸上写着这么麻烦四个字,掩嘴咳了几声,起身,欲走。

席宝琛忙递给秦掌珠一张名片,笑着道,“小珠珠,下次来直接找我就行。”

“……”

秦掌珠显然对席宝琛这样亲热的称呼有些不适应,僵硬的接过名片,莞尔假笑,道了谢,跟着战靳城走了。

车一路开到月亮胡同,已经凌晨两点。

一路上,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车内安静的吓人,只有两人呼吸交错的声音,就是太.安静了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