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打造东亚版“空客”模式,开辟外资利用新局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前全球资本流动面临巨大挑战。在全球投资预计步入低谷、美欧等国自顾不暇的环境下,建议将资本输入和输出的着力点瞄准东亚地区,借鉴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前全球资本流动面临巨大挑战。在全球投资预计步入低谷、美欧等国自顾不暇的环境下,建议将资本输入和输出的着力点瞄准东亚地区,借鉴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并学习西欧“空客”模式,促进东亚合作产业发展。

一、当前全球资本流动面临的挑战

1. 疫情影响全球资本流动主要来源地和目的地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市场不确定性陡增。作为全球资本输出和输入的主要来源地和目的地,美国、欧盟、中国、日本等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全球资本流动步入低谷是大概率事件。

2. 短期资本和长期资本均受到冲击

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受到冲击的主要是短期资本,即所谓的“热钱”。但此次疫情首先影响的是实体经济,在短期资本受到冲击的同时,长期资本即直接投资也受到较大冲击。

3. 垂直专业化分工接近极限

当前,全球的垂直专业化分工已达极限,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欧美不甘于固守产业链“微笑曲线”的两端,而要准备“通吃”。除了前端的研发、设计,以及末端的营销之外,发达国家正对产业链的中段,即加工环节兴趣日盛;二是我国已经成为中间品来源高地,单纯出口加工的外资在我国的发展空间不断萎缩;三是受制于基础设施、市场环境和产业链等的制约,越南、印度等国吸引外资的能力尚无法与中国媲美。因此,部分欧美外资离开中国之后,选择直接回到母国。

4. 发达国家双向保护主义对全球资本流动构成负面影响

长期以来,我国外资具有较高的外贸依存度,以美国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对我国的外资利用产生了不利影响。由于疫情影响,这一情况更加复杂。一是发达国家限制资本输出,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通过税收等政策,加大了对资本流出的实质性限制;二是发达国家限制资本输入,近期美国和欧盟加大了中国投资的限制,给我国企业对外投资造成了巨大障碍;三是针对商品流动的贸易保护给资本流动制造新的障碍。

二、关于全球资本流动的前景分析

1. 预计全球投资将步入低谷

在疫情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双重夹击之下,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资本的输入和输出将步入低谷。对资本流入而言,意味着我需调整依赖外资的发展思路,在政策设计方面从聚焦外资转移到聚焦国内资本上来。对资本流出而言,疫情对我国经济造成较大冲击,不宜在此时进行大规模资本输出。同时,在中国资本输出目的地中,欧美遭受重创,拉美、非洲等的情况不明,客观上不宜大规模进行资本输出。

2. 美欧自顾不暇

根据当前疫情对美国的冲击影响以及美国政府的立场,预计中美之间双向投资不容乐观:一是美国对我总体遏制态势不会改变;二是在我国总体外资利用中,美资体量始终有限,短期内吸引更多美资的目标较难实现;三是“以市场换技术”的外资利用和借助对外投资实现逆向技术升级的思路面临瓶颈,不宜抱有过高期待。

同时,欧盟在我国总体外资利用中占比较低,并对来自我国的资本限制逐渐增多。但与美国不同的是,欧盟当前对于扩大对我投资仍抱有期待,中欧双方正在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因此,我应抓住这一机会窗口,针对欧盟企业的诉求,扩大欧资准入。

3. 东亚地区机会犹存

与欧美相比,当前我国最稳定的外资来源地和对外投资目的地仍然是东亚。一方面,东亚国家和地区不排斥对中国大陆的投资,也不排斥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另一方面,在中国大陆的外资利用和对外投资中,东亚国家和地区始终占据主导地位。因此,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建议我国将资本输入和输出的着力点瞄准东亚地区。

三、在当前全球资本流动环境下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协定、打造东亚版“空客”的建议

1. 借鉴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协定

面对疫情冲击,加速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并最终形成亚洲版的USMCA具有其必要性和可行性。从必要性来看,一是面对美国强势的贸易保护主义和疫情对美欧的冲击,中日韩三国均不能再寄希望于美欧,更需要抱团取暖;二是美国已从全球化前沿后撤,并将其重心放到重新签订的USMCA上。美国正借助这一平台打造新的北美供应链,尤其是在汽车产业。作为回应,催生中日韩自贸协定正当其时。

同时,加速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协定也具备可行性:一是中日韩三国发展水平呈规则的差序排列。2019年,日本人均接近5万美元、韩国接近3万美元、中国超过1万美元,三国可以形成互补性很强的一体化市场;二是三国的经济总量与北美媲美。2019年,中国、日本和韩国的经济总量分别是14.20万亿美元、5.11万亿美元和1.69万亿美元。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经济总量分别是21.20万亿美元、1.74万亿美元、1.20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相当;三是中日韩三国供应链体系较为成熟(如汽车、电器、电子等),三国间贸易和投资呈互相促进态势。

2. 学习西欧“空客”模式,推进中日韩合作产业

在推进中日韩自贸区的同时,建议为推进合作产业、打造东亚版“空客”做好准备。在西欧与美国博弈的过程中,空客是一个成功案例,在民用航空器市场上,可与美国波音分庭抗礼、平分秋色,成为维系欧盟一体化的重要纽带。

为有效应对后疫情时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新动向,建议学习西欧“空客”模式,推进中日韩合作产业。一是选择不敏感的产品作为三国合作的领域,如汽车、电器、电子和其它消费品;二是采取双向直接投资和交叉持股的方式,促进三方实质性合作;三是以产业园为载体,建议我国可以率先建立中日韩产业园;四是产业合作初期要避免过度的出口依赖,宜以服务于三国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为第一考量;五是完善相关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等工作;六是宜采取“三步走”的思路,即短期内以中日韩为内核,中期以东亚其他国家为外围,并在长期内考虑给全球其它国家和地区提供外包机会。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