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不老真的会快乐吗?爱情和孤独永远是共通的:《夜访吸血鬼》

最近看了一部堪称最经典的吸血鬼电影《夜访吸血鬼》,改编自美国小说《吸血鬼编年史》。 吸血鬼虽然是虚构的生物,但在电影里,他们同样有丰满的情感,虽然不老不死,但似乎比人活的还痛苦。 …

最近看了一部堪称最经典的吸血鬼电影《夜访吸血鬼》,改编自美国小说《吸血鬼编年史》。

吸血鬼虽然是虚构的生物,但在电影里,他们同样有丰满的情感,虽然不老不死,但似乎比人活的还痛苦。

这也证明,就算拥有了金钱、权利、美貌、智慧,甚至对抗时间的能力,我们还是无法摆脱痛苦。

痛苦是永恒的,外界的物质并不能帮你快乐起来,也许只有你自己能。

影片在一片黑漆漆的城市上空开始,半空中,掠过一两只乌鸦;

街道上,则是拥挤的车辆,来来去去行人。

每个生物都有它的生活方式,人类或许不知道,城市角落里生存着异类。

一个男记者正在采访一个观察了很久的人,他跃跃欲试,就等从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子身上收集些新鲜猎奇的故事。

记者

“你想让我讲述我的一生?”男子背对记者问道。

“这就是我的工作。”

“那你可需要很多磁带来记录我的故事。”

记者笑了:“放心,我有很多磁带。”

“所以,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吸血鬼。”

记者又笑了,而男子转过身,瞬间窜到记者面前。

记者胆都吓破了,仔细看才发现这个英俊的男子脸色过于苍白、气质冷冽。

男子叫路易斯,他毫无恶意地安抚记者,并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1791年,24岁的路易斯在妻子难产中失去了自己的挚爱和孩子。

他心灰意冷,作为种植园主人所拥有的一切财富也变得毫无意义。

路易斯

路易斯行尸走肉般的出去找乐子,流氓拿枪对准他时,他也没有胆怯,反而渴望死亡来结束他的折磨。

“谁都行,来杀了我吧。”死亡没等来,一个吸血鬼却盯上了他。

这天,醉酒的路易斯被抢劫,朦胧中被一个身影救下,但紧接着,却又被一个俊美的男人咬住了脖子。

“给你两个选择,我当时可没得选。”

这个叫莱斯特的吸血鬼并没有杀死他,他给了路易斯另一条生路――转化成跟他一样的吸血鬼。

莱斯特

莱斯特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他暗中观察这个一心求死的年轻人。

跟吸血鬼的冷淡不同,路易斯实在是个性情中人,就算心如死灰,眼神中还是一片动人的苦楚,这样一个情感丰富的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死亡临到眼前了,路易斯却有了求生之意。

他的确想有个新的开始,人世间的一切都已厌倦。

最后看了一次日出,他接受了莱斯特的转化:

莱斯特吸干了他的血,然后咬破自己的手腕,把血喂给他。

路易斯

莱斯特

路易斯痛苦地滚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却看到了新的世界。

他的意志变得很平静,感官却很灵活,身边的一切都像有了生命。成为吸血鬼的第一夜,他是快乐的。

吸血鬼,吸食血液为生,动作迅猛,不会生病,白天睡在棺材里,晚上出来活动。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这时的路易斯还不明白。

第二天,路易斯开始渴望血液,除了血对什么都没有食欲,莱斯特带他出去,指导他吸食了一个妓女的血。

据说被吸血鬼吸食时,人感觉不到痛苦,甚至还很享受,只有当吸血鬼的獠牙离开你的脖子,片刻你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路易斯在承受良心的谴责,他开始绝食,只吸食动物的血,老鼠、鸡都不放过。

但哪能忍得下去呢?动物血液少不说,也根本不顶饿,种植园的鸡眼看就被杀光了。

莱斯特讥讽地嘲笑他,劝他面对命运。

路易斯和莱斯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路易斯认为吸血鬼简直来自地狱,他厌恶莱斯特,更狠自己。

而200岁的莱斯特显然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他认为“上帝也随意杀人,而我们是最接近上帝的物种。”

莱斯特优雅、高贵,显然十分享受吸血鬼的生活�D�D优胜劣汰,天经地义。

每晚,他吸食自己精心挑选的美丽人类,也享受人类世界的快乐。

一个雨夜,路易斯茫然地乱走,进了一个闹瘟疫的住宅区。

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小女孩伏在病死的母亲身边。

这么小的孩子感情都不健全,她没哭,而是呼唤那个僵硬的尸体,要妈妈回来。

路易斯恍惚地看着她,白白嫩嫩的小孩子,不知人间险恶,还抱住他向他求助。

饥饿感让路易斯丧失了理智,咬住女孩。

莱斯特突然出现,惊醒了路易斯,路易斯放下女孩绝望地逃走。

莱斯特也心软了,为了安抚并留住路易斯,他转化了那个女孩,给她起名叫迪亚。

迪亚和莱斯特

迪亚天真可爱,但因年纪太小,做了吸血鬼后反而比路易斯还无情,她只知道饿了就要吸血,下手又快又狠,是个有天赋的吸血鬼。

这三个人就这样组成了奇特的吸血鬼一家,生活有了乐趣,路易斯也接受了自己是吸血鬼的事实。

一旦被怀疑了就搬家,他们就这样过了六十几年。

迪亚身体长不大,心性却在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憎恶转化自己的莱斯特�D�D她爱上了路易斯,却不能作为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和他站在一起。

迪亚想和路易斯远走高飞,自知莱斯特决不允许,于是设计杀了莱斯特,将尸体投入沼泽。

路易斯自然于心不忍,但在两人之间,他选择了迪亚。

路易斯和迪亚去旅行,一路寻找别的吸血鬼,但毫无所获。直到在美国,一个叫阿曼德的吸血鬼主动找上了路易斯。

阿曼德是这一块儿吸血鬼们的头头 ,有意思的是,他们白天蜗居在地下,晚上却假装人类在剧院演吸血鬼。

阿曼德

阿曼德苦于自己活了几百年,已落后于新时代、麻木冷漠,所以很欢迎年轻的吸血鬼路易斯加入他们。

路易斯是吸血鬼,性情却像人,他永远是那么特别、受欢迎。

路易斯很想从年长的吸血鬼嘴中了解吸血鬼这种生物到底是什么,但迪亚不想让他加入,她只想和路易斯永远在一起。

路易斯十分纠结,迪亚却行动力迅速地带回家一个刚刚痛失爱女的妇人。

那妇人知道他们是吸血鬼,并自愿转化,陪伴在迪亚身边,做她的母亲。

“转化她,把她留给我,在你离开我之前!”迪亚声嘶力竭地说。

路易斯一直觉得擅自转化吸血鬼是很残酷的,但这次拗不过她。

而另一边,阿曼德以为路易斯因为迪亚而放弃加入,于是指使跟班们把迪亚和她“母亲”晒死,被关起来的路易斯则被阿曼德假意救出来。

阿曼德说:“我没来得及救她们出来。”,路易斯则看着她们已经化成土石的尸体:

可怜的妇人,刚转化成吸血鬼,还没来得及重新爱自己的女儿,就消逝了;

当然,最让路易斯心痛的还是自己的爱人――迪亚。

真奇怪,他竟然也有极度憎恨他人的一天。

路易斯在天将明时来到这个地下巢穴,烧死了所有参与杀死迪亚吸血鬼。

然后,他拒绝了阿曼德假惺惺地邀请:“你难过?不,你没有感情,什么都没有。”

往后200年的岁月,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在消磨时间而已。

孤独,苦闷,又一次痛失所爱,路易斯终于理解了做吸血鬼的痛苦:

就算永生,没有多少吸血鬼能活很久,因为他们不能忍受孤独和无趣,最后,都变成了一具躯壳。

也许莱斯特转化他也是因为太孤独了。

哦,还有一件事。

那天他在老地方又见到了莱斯特,他没死,只是狼狈了许多。

在沼泽里可以吸鳄鱼、蛇、蟾蜍的血,出了沼泽没力气杀人,还可以吸食小动物,莱斯特一步一步爬了回来。

莱斯特

但路易斯无意和他重诉旧情,也告别了他。

“就这样结束了?”记者问。

“就这样了。”

记者却惋惜地站起来:“不该就这么结束!你的生命是无尽的,你可以做很多事!”

路易斯复杂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记者的恐惧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憧憬,他想让路易斯转化他。

路易斯无奈地低下头:“你没认真听,我白说了。”

为了让记者打消念头,路易斯吓跑了他。

记者开着车听着刚才录下来的磁带,正想松口气,突然从背后伸出一只手臂勒住他,随即,有人咬住了他的脖子。

莱斯特吸了记者的血,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恢复,他变回了俊美高贵的样子。

莱斯特意气风发地接过方向盘,不忘优雅地整理自己的衣袖:“我给你两个选择,我当时可没得选。”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