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老爬小说/将军书房吸奶水

南七不禁抹了抹汗:“因果循环罢了,你自己造下的因,最终得到的果。你又在怨恨什么呢。” 傅晋寒神色陡然阴沉下来,从旁边抽出一条长鞭,猛地一挥,抽在南七的身上。 “因果循环?那你就陪我…

南七不禁抹了抹汗:“因果循环罢了,你自己造下的因,最终得到的果。你又在怨恨什么呢。”

傅晋寒神色陡然阴沉下来,从旁边抽出一条长鞭,猛地一挥,抽在南七的身上。

“因果循环?那你就陪我妈一起去死吧!”

南七的身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鞭打,鞭痕在身上触目惊心,衣服都被打烂了,身上的肌肤森森地流着血。

她咬牙忍痛,在心里将江时这个杀千刀的骂了一千遍。

“傅晋寒!”南七几乎是咬着牙喊出他的名字,她额头全是汗,声音因为疼痛变得颤抖:“你TM的敢打我!”

傅晋寒阴森笑着:“我打你怎么了?这一鞭子是给你长个记性。”说着,他掏出手机对着南七拍了张照片:“你说江时看到你这幅模样,会不会心疼呢?”

江时开车撞自己到最后的置傅家于死地,在他看来这都是这个男人对南七爱的证明。

他铤而走险绑架南七,就是坚信江时一定会来。

南七嘴角渗着血,死死盯着傅晋寒,她怎么会猜不到他心中所想,但......

南七嗜血一笑:“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我跟江时连床都没上过,不过是名义上的假夫妻,你以为他会为了我上你这种下三滥的当吗。”

傅晋寒弯下腰,嘴角露出一抹狠笑:“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他拍了拍南七的脸,用世上最阴毒的声音说道:“等江时过来,然后我就送你们这对新婚夫妇一起去黄泉!”

说完,他站起身,朝门外的两人道:“给我把她看好了!”

荆南别墅。

江婉人从门外急匆匆进去,他身后还押了一个人。

是南笙。

“少爷,人带来了!”江婉人一把将南笙扔了过去,动作粗鲁。

南笙被猛地一摔,直接跪在了一张椅子面前,她嘴巴被布条塞满,手被捆住,衣服早已破烂不堪,看上去很是狼狈。

她挣扎着,入目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南笙缓缓抬头,面前是一双修长的双腿,那强大的气场让她不敢抬头再往上看。

江婉人将她嘴巴上的塞得布条扯下来。她吓得快哭出来,却还是强装镇定,只是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绑架我,你信不信......”

“把手机给她。”江时冷冷打断南笙,面上是从未见过的冷酷。

江婉人把手机扔在地上:“给傅晋寒打电话,日常聊天,拖延时间,不用我们教你吧。”

南笙不明所以,但很快反应过来:“傅晋寒?他做什么了?你们不跟我说明情况,我怎么配合?”

她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大概,傅晋寒母亲跳了楼,她故意在他耳边煽风点火把一切都怪罪在南七身上。想让这个蠢货去找南七的麻烦,别再来招惹她。
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老爬小说/将军书房吸奶水-fm分享网

但看这个情况,难道是这个蠢货真干了什么?

南笙心里升起一丝诡异的愉悦,完全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鼓起勇气抬头,第一次清楚的看清了面前男人的真容。

“你是江时?”在对上江时那双寒凉幽深的眼睛时,恐惧代替了她此刻对这个男人的惊艳:“我不知道傅晋寒干了什么,跟我没关系,你们绑我没用啊!”

江时冷冷睨向她,居高临下,神情冰冷:“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南笙从心底窜出一股寒意,仿佛她再耽搁一秒,这个男人能当场把她杀了。

她慌忙从地上捡起手机,给傅晋寒拨了个电话,第一遍没打通,她想放弃,可看到男人如蛇蝎般的目光时,她吓得赶紧拨了第二遍。

铃声响到最后,终于被接起。

江婉人朝那边机器监听的人打了个手势,才示意南笙说话。

南笙颤颤巍巍的开口:“晋寒,你在哪。”

傅晋寒沉默了好一会才说:“笙笙,我现在有要紧的事要做,没办法告诉你我在哪。”

南笙又说了一些关心的话,傅晋寒却察觉出不对,以往南笙从不会说这些关心的话,他语气突然变得冷漠:“笙笙,我还有事,先挂了。”

南笙再拨过去之后,已经显示手机关机了。

“少爷,查出来了,在京城沿海附近。”

京城一共只有一片海域,琼湾。

江时嗯了一声,冷声吩咐:“让人把直升机开过来。”

江婉人愣住,下意识道:“少爷要亲自去?”

江时正欲开口,手机却忽然响了下,他点开看,是一条短信。

底下还有一张照片。

江时周身顿时戾气横生,眸光似刀子一般瞥向跪在地上不敢吭声的女人。

“去拿鞭子。”江时口气低缓而阴冷。

身后很快有人递了鞭子过去。

南笙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双眼睛因惊恐变得浑圆,话都说不清了:“江时,你,你想,想做什么!”

‘啪’

江时猛地挥舞手中的鞭子,明明是弱不禁风的身体,此刻拿起鞭子却像是从地域出来的使者。

‘啪’

又是一鞭。

“啊!”南笙终于忍受不住疼痛惊叫出声,身上被鞭打的地方好似被火烧一般,疼的她直抽气。

她用尽力气喊着:“江时,你这么对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啊!”

江时冷笑一声,声音轻柔缱绻,却带着无边的阴狠:“你应该担心,我会不会放过南明成。”

‘啪’

南笙嘶吼,失去了理智:“南七!你不得好死!”她不敢骂江时,便把所有的怒火攻击到了南七身上。

江时双眸微迷,下手的力道又重了三分。

她身上被打的皮开肉绽,从出身到现在从未受过这种痛苦,南笙不断尖叫,恐惧和剧烈的疼痛感让她晕了过去。

江时像是终于满意了,将鞭子扔给了手下,冷漠的看向地上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女人:“随便找个地方扔了。”

江婉人点头,吩咐人将晕过去的南笙拖了出去。他看了看时间:“少爷,直升机快到了。”

江时擦着手,闻言,嗯了一声。

江婉人犹豫了下,还是担忧道:“少爷,我一定会把少夫人安全带回来,要不您......”

“走吧。”江时打断了他,外面直升机带起了巨大风浪,吹的江时一时睁不开眼,他捂着嘴咳了几声,脚步却未作停留。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