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惩罚:升官玩同学人妻静怡

女人就是如此,他们做事往往比男人更加的冲动和感性,男人要说走那是真的想走,而女人走,只是想看男人如何挽留。 所以丁桃桃一边走一边竖起耳朵,一直在小心的听背后有没有摩托车追上来的声音…

女人就是如此,他们做事往往比男人更加的冲动和感性,男人要说走那是真的想走,而女人走,只是想看男人如何挽留。

所以丁桃桃一边走一边竖起耳朵,一直在小心的听背后有没有摩托车追上来的声音。

一旦听到摩托车的声音,她就急忙挺直腰杆,做出一副坚定的表情。

在农村里面,摩托车现在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不一会儿就会路过一辆,丁丁桃桃刚开始还很紧张,可是走了好远了,还不见余飞追上来,一辆辆摩托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扬起的灰尘让丁桃桃感觉呛的都无法呼吸,但还是等不到追来的余飞,她就越走越气,越走越委屈,眼眶里面已经开始有泪花在打转了。

丁桃桃不停地想,要是余飞不追自己,要是自己一直走到县城也等不到余飞,那自己是否该对两个人之间的这件事重新作出选择和判断。

女人往往更喜欢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她在大脑里面已经下意识的将余飞想象成了一个一旦闹矛盾,就充满了大男子主义,不会哄女朋友的人。

所以丁桃桃是越想越气,觉得余飞只要敢不追上来,那自己这一辈子就永远也不理他了。

可是走着走着路边竟然又有一辆车停了下来,丁桃桃这会儿其实已经习惯了,因为已经有好几辆私家车,停车询问她是否需要载一程,当然了,一般车上只有一位男司机在场。

看到眼前又停下了一辆SUV,丁桃桃已经准备好将之前拒绝其他私家车司机的话说出来了。

可是这次跟他之前遇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停车之后车门打开,竟然一口气下来了三个男子。

“美女上哪里啊?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开车的司机看起来是三个人里面的头,双手插在兜里,嘴里还叼着一根烟,脸上挂着坏笑对丁桃桃问道。

“不用了,我男朋友马上就要来接我。”

之前丁桃桃拒绝其他的司机都是说自己根本不需要帮忙,但是这次看到眼前这三人明显不是好东西,她心底里有点害怕,就假装说一定会有人来接自己,希望这三人看到这个情况就不会纠缠自己。

不过在丁桃桃此刻的内心里,很希望余飞赶紧骑着摩托飞驰而来,站在自己的身边,让这三个明显不怀好意的家伙退避三舍。

可是丁桃桃向后看了一眼自己走来的路上,根本不见摩托车的痕迹,也听不到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

“你既然有男朋友,为什么让你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你恐怕是骗我们吧。”

私家车司机根本不信丁桃桃的话,尤其是丁桃桃惊慌之下,那躲闪的眼神,让他知道,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在欺骗自己,根本不会有人来接她。

“我只是有事先走了,我男朋友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走吧,真不需要你们帮忙,谢谢你们了。”

丁桃桃努力保持着镇定,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慌乱,这几个人越容易看穿自己的伪装,她还努力的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是惊慌之下,她的表演已经早就被这三个人识破了。

“男什么朋友,不要骗我们了,我们也只是好心想要载你一程,看起来你走的方向和我们的方向一样,你不要害怕,我们都是好人。”

司机越发肯定丁桃桃就

是一个人出门,在他看来这样一个人步行往县城走的女人,极有可能是和人闹了矛盾,正在赌气,这样身边的人更加不知道她的动向,所以要是可以拿下丁桃桃,也不怕有人追上来,别人根本就不知道丁桃桃去了什么地方。

司机说话的时候他带来的两个人下意识的往丁桃桃两侧移动,几乎从三面将丁桃桃逃跑的路线封死,丁桃桃只能转身逃跑,可是她一个女人肯定跑不过三个大男人,所以这三个男人也不是很担心。

此刻丁桃桃十分的害怕,很想赶紧拿出手机给余飞回拨过去电话。

可是她知道这三个人有极大的概率根本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打出去这个电话,另一方面是她觉得要是自己这个时候给余飞打电话,真的有些丢人,感觉有点下不来台,毕竟是自己独自离家出走了,这会儿遇到了困难又给余飞打电话,显得自己好像很无能,真的彻底离不开余飞一样。

“哦,我想到有东西没有拿,我还是先回家吧,我不去县城了,你们走吧。”

丁桃桃没有办法了,明显这三人不怀好意,那笑容让人看着就害怕,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急忙转身就走。

“别走啊,美女,啥东西没拿,哥几个有的是钱,不要了呗,哥几个给你买新的。”

司机立马追上来,将丁桃桃拦住,挡住了她折返回去的路线,嬉笑着对丁桃桃说道。
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惩罚:升官玩同学人妻静怡-fm分享网

“不用,我们又不认识,麻烦你们让开路,我真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丁桃桃也终于表演不下去了,立马拉着脸,一脸冷酷的对司机说道,希望用自己的态度和语气可以将司机吓退。

可是人家三个男人怎么会怕你一个女人,哪怕你手里正好有一把刀,这三个男人都不会觉得你有任何的威胁。

“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相?哥几个今天好不容易善心大发,今天我们帮也得帮,不让我们帮也得帮,你上不上车?不上车,我们哥几个可就强行请你上车了。”

司机也终于不表演了,因为他看得出来眼前这是一个聪明女人,根本不相信他们几个的好意,所以司机已经打算用蛮力来制服丁桃桃了。

“你们不要乱来,我男朋友真的马上就要来了,我男朋友很能打,你们只要敢碰我一根汗毛,我男朋友肯定会打死你们。”

丁桃桃十分的害怕,她此刻真的很希望余飞踩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将这三个坏人赶跑,所以她也只能将自己心中所想,讲了出来。

要是余飞真的知道自己被这三个人欺负,她相信余飞也一定会狠狠的揍这三个男人一顿。

女人就是如此,这个时候想法又突然改变了,之前还正在怀疑余飞的人品和为人处事,遇到危险的这一刻,内心又十分肯定余飞要是在场,会多么坚决的保护自己。

这便是女人,总是将事情的发展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去猜想。

“我们哥几个可都是吃过牢饭的人,你男朋友有多能打?还能打得过我们?我们从生下来开始走路,打架已经打手软,现在还真的没怕过谁。”

司机根本不觉得丁桃桃的男朋友有多能打,在他看来,大多数的普通人就只会虚张声势,真正遇到他们这样的人,三言两语就会被吓住。

所以根本没将丁桃桃的话放在眼里,除非是此刻真的有一个

人站出来保护丁桃桃,他们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是否要当着对方的面强行对丁桃桃动手,更别提此刻,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在他们看来,丁桃桃仿佛一只小绵羊,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给脸不要脸的话,兄哥几个别客气了,抬上车!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乐呵一下!”

司机终于撕破了脸,不想和丁桃桃再过多的纠缠,因为他知道说再多都没用了,这个女人太聪明了,反正这周围没有人,只要他们将丁桃桃塞上车,那这个女人就是他们的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丁桃桃害怕极了,看着逼近的三个男人想要做出反抗,可惜女人的身体素质和男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她的拳头打在这三人身上简直是不痛不痒,被三个男人瞬间制服。

丁桃桃不断的喊叫,可是这条路上本来车辆就不多,这会儿正好连一辆经过的车辆或者行人都没有,根本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被三个男人一步步拖上了他们的汽车。

丁桃桃此刻内心十分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好好的呆在家里和余飞将道理讲清楚难道不好吗?为什么要耍小脾气?现在将自己置于了危险之中。

遇到了危险,她终于才想到了,待在余飞身边有多么的安全,余飞可以带给自己多少安全感?

丁桃桃被一步一步拖到了车门前,她绝望的向来时的方向开去,还是什么都没有,然后就被人抓着头发一把从车内拉了进去

框车门被重重的关上,车辆开始启动,继续向前行驶。

车辆刚刚启动行驶了一段距离,在道路的尽头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

骑着摩托车的余飞此刻心急如焚,因为刚刚终于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村民,村民告诉余飞,看到了一个和丁桃桃相似的女子,顺着路边一路向着县城的方向走去了。

可是余飞已经追出了好远一截,还是没有看到丁桃桃,他感觉有点慌,生怕丁桃桃被什么坏人骗上车,或者被人拉入两边茂密的树林或者农田里面。

在他们这里,余飞听说过很多姑娘单独出行出事的故事,还真的不少见。

余飞一边骑摩托,一边向四处找,希望可以看到丁桃桃的身影,可就是没有看到,此刻前面有一辆汽车正在缓缓向前行驶,余飞急忙追了上去。

此刻车内丁桃桃被两个男人按在后排座位上动弹不得,当然了,她努力发出尖叫,可是车内的隔音不可能会让声音传出车外,这些男人,似乎也享受她这惊恐绝望的喊叫,也没有人堵她的嘴,反而都能发出变态的大笑声。

“小妞,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生活就像那啥,反抗不了就享受吧,哥几个可都是真男人,今天一定让你舒服个够,你就算有男朋友他一个肯定没有我们三个人强对吧,你最好还是别反抗了,哥几个舒服完了就放你离开。”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回头对丁桃桃说道,说话的时候满脸坏笑。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逼急了我就咬舌自尽!”

丁桃桃看到还是没有救星,此刻已经彻底绝望,她想到电视上经常说的咬舌自尽的办法,这些人此刻也没有塞住她的嘴,丁桃桃已经打算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然后死在这些人的车上,让这些人也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