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疯狂亲我奶头:快穿睡服男主h

常佳乐这个爱情导师,算是给余飞将主意都出到了细节上了,只要余飞把握的好,还真的可以快速取得进展。 余飞听完之后就开始跃跃欲试,感觉常佳乐说的简直太有道理了,要是早就有人这样手把手教…

常佳乐这个爱情导师,算是给余飞将主意都出到了细节上了,只要余飞把握的好,还真的可以快速取得进展。

余飞听完之后就开始跃跃欲试,感觉常佳乐说的简直太有道理了,要是早就有人这样手把手教自己,那自己和丁桃桃说不定早就有了更多的进展了。

余飞虽然之前,在丁桃桃的要求下,看了不少言情,但是内容虚构太严重了,很多都无法套在生活之中,根本就没有给他有这样量身制作的定制方案。

余飞兴冲冲的就想回去实验常佳乐的方法去,却被常佳乐拉住了。

“你得事儿我给你解决了,我来找你的事还没说呢!”

常佳乐十分的无语,自己又不是听到吵架,专门找上门当爱情导师去了,自己是有事找余飞。

“啥事?”

余飞很好奇,不是该说的都说好了吗?

“就是一些施工的细节,主要是某些东西,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所以打算问问你。”

常佳乐也的确没有什么大事,都是一些放在其他包工头身上,都不会询问雇主的事情,毕竟他们追求的是效率,怎么方便怎么来。

而常佳乐不一样,他这个人觉得自己这也算是服务行业,既然有的选择,最好让雇主自己来选择,尽量然最后的建造结果,是雇主最喜欢的那种模样。

余飞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如何回去找丁桃桃,所以随便敷衍了一下常佳乐,让他拿主意,然后就跑回去了。

常佳乐十分的无语,不过也觉得挺好,余飞这个模样,是个少年都经历过,内心有喜欢的人,恰好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发生一点小摩擦矛盾,然后想到办法又想快速回去搞定。

年少时候的某些事情,想做还是要去做的,否则等你过了那个年龄,想做就没得做了,或者早已经失去了那份心境。

余飞兴冲冲的回到了房子门口,可是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房间,顿时就愣住了。

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常佳乐连怎么操作都告诉自己了,人却不见了,这是什么情况?

余飞还在周围找了找,蔬菜大棚里面也没有,又回去房间看了看,的确少了几样东西,比如常用的化妆品。

这就让余飞着急了,明显丁桃桃这是走了啊!

余飞急忙拿出手机给丁桃桃拨打了电话过去,可是刚通就被挂断了,十分的果断,余飞打了两遍都是一样的结果。

余飞顿时有点慌了,丁桃桃这是去了哪里了?这是生自己气了吗?学校还在放暑假,她能去哪里?

余飞顿时没有了主意,急忙又来到工地,找到了正在给工人教如何充分搅拌三七土的常佳乐。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常佳乐看到余飞回来的这么快也十分的惊讶,在他看来,按照他设计的剧情,余飞和丁桃桃应该这会你侬我侬的互相谦让道歉。

“她走了,不见了,也不接我电话!你的剧本根本就不符合现实,用都用不到!”

余飞着急的对常佳乐说道。

“走了?是我大意了!”

常佳乐听完也有点懵,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余飞和自己出来时间太久了,丁桃桃看余飞不回去,肯定以为余飞这是故意躲着她,甚至在和她暗暗对抗,这对于一个女孩子,

怎么可能接受,当然不想赖在这里,让余飞觉得她仿佛离不开余飞一般。

“现在怎么办呢?”

余飞着急的有些没有主意了。

“还能怎么办!追啊!”

常佳乐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男人一定要表现出来舍不得,要是人家走了很远,发现你都不关心人家,女孩子就会以为,她在你的心里不重要。

余飞听完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慌了神了。

余飞急忙回去启动摩托车,就骑着来到了公路上,左看看右看看,又再次犯了难,道路两侧都看不到丁桃桃的影子,自己要从哪个方向追。

他们这里的车辆不多,而且很多都是私家车,你想要乘车,是一件有困难的事情,甚至女孩子单独走在路上,还充满了危险,这偏远的地方,摄像头都没有将大路小路都全部覆盖,又靠近大山,出点什么事情,真的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余飞最后做出来了决定,丁桃桃是外地人,想来也没地方可以去,他认为回去学校的可能最大了!

余飞急忙就向着村里的方向开始狂奔,但是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丁桃桃的身影,甚至都没有遇到同向的车辆。
两个男人疯狂亲我奶头:快穿睡服男主h-fm分享网

一路来到了学校门口,看到大门挂着锁,放暑假连看门的老头都回家去了,学校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余飞想了想,担心丁桃桃没有钥匙,用其他的方法进入了学校,他便翻墙进去,来到丁桃桃房间门口,发现窗帘没有拉严实,趴在上面看,里面空无一人,这下就真的确定了,丁桃桃没有回来学校。

既然丁桃桃没有回来学校,她还能去哪里呢?

余飞最担心的是,丁桃桃没有交通工具,就靠双腿走,万一遇到什么危险,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要丁桃桃安然无恙,确保她安全,余飞觉得一切都好说,现在又联系不上丁桃桃,打电话她也不接,余飞只能想尽办法先找到她了。

余飞只好调转摩托车的方向,又开始往来时的路上走,返回去的时候速度就慢了一些,一边走一边观察道路两侧的情况。

余飞也不是不知道这个社会上有什么危险或者险恶,所以他观察的非常仔细。

就这样一路回到了蔬菜大棚的路口,还是没有见到丁桃桃。

虽然余飞觉得丁桃桃不可能往县城或者镇子的方向走,不过余飞也认为不能排,这个可能,说不定丁桃桃这会儿还在步行前进,他回去蔬菜大棚里面看了一圈,确定丁桃桃也没有回来,便骑着摩托往镇子或者县城的方向搜寻而去。

蔬菜大棚这边距离镇子并不远,余飞一路骑着摩托,很快来到镇上的街道,还是没有看到丁桃桃。

正常的情况自然要比村里好一些,街道停着一些车,他们这边出行不光依靠准时发车的客车,其实也还有一些黑车,在载人拉客赚钱。

余飞看到几名黑车司机,将车停在路边正聚在一起聊天,余飞便凑了上去。

基本的待人接物的规则余飞还是懂的,走上前啥话不说,先拿出烟,挨个散了一圈。

这些黑车司机也基本上都是本地人,看到别人散烟,也就立马满脸笑容,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而且占到了小便宜。

这便是和普通人打交道的技巧了,余飞散完了烟,然后才开口询问他们是否见过丁桃桃,或者说

见到丁桃桃上什么车,去什么地方。

这些黑车司机其实消息也十分的灵通,毕竟他们每天拉着四面八方的人,穿梭于城市和镇子之间,各种八卦都能听到。

尤其是这些黑车司机的素质,他们最喜欢讨论的就是美女了,要是他们见到了丁桃桃,无论上了谁的车,肯定会私下里讨论一番。

但是余飞没想到的是,自己问过之后,这些黑车司机竟然都说,他们并没有见过丁桃桃出现在镇上。

而且他们也确定,其他从镇上发车的黑车也没有在这地方看见一位大美人前往县城。

余飞顿时着急了起来,这些黑车司机一个个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们竟然说没有见过丁桃桃,难道丁桃桃根本就没有向正常的方向过来?

不过这些司机说他们没有见到,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丁桃桃有没有去往县城,余飞自己也没有搜寻过,所以从这里虽然得不到什么线索,但余飞还是决定要往县城的方向而去寻找一下丁桃桃。

就在余飞骑着摩托往县城方向而去的时候,丁婷婷这会儿的确是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麻烦。

之前和余飞两个人弄出了一点小小的摩擦,后来余飞被厂家了喊了出去,丁桃桃一个人越想越觉得委屈,因为她认为自己所有的考虑,都是在为余飞考虑,但是余飞又不愿意听从她的话。

加上余飞好半天都不回来,丁桃桃就以为余飞这是生气了,故意不回来给她使脸色的。

想到这个小屋其实是属于余飞的,自己只是一个赞助的人,要是余飞真的给自己闹起来脾气,丁桃桃觉得,要是自己还留在这里,就有些尴尬,好像自己离开了余飞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一样。

可是丁桃桃又不敢回学校去,她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自己胆子越来越小,不然之前也不会赖在余飞这里,所以回去学校住,这个选项被她想到的一瞬间,就彻底的给在大脑之中否决掉了。

然后丁桃桃便决定自己去县城住宾馆,宾馆里面有监控,有工作人员,自己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所她离开了蔬菜大棚之后,便一路步行向县城方向而去。

这边的客车都是准点发车,所以丁桃桃出来的这个点并没有客车发车,丁桃桃又觉得自己一个女人坐黑车实在太危险了,那些黑车司机一个个都是中年油腻大叔,满口都是段子,丁桃桃以前坐过一两次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坐了。

所以丁桃桃是直接步行,穿过了镇上之后,又一路向着县城行走而去。

但是她这样一个大美女一个人走在路边,本来就比较显眼。

一般人要是这样步行前进,路过的车辆基本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是丁桃桃的身材实在太火辣了,很多车辆经过的时候,司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甚至还有私家车停车询问丁桃桃需不需要叫他捎上一程。

丁桃桃又不是小女孩了,当然明白这些大多数停车询问自己的人,根本不是因为善心,而是他们看中了自己的美色,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所以丁桃桃几乎拒绝了所有上车的邀请,坚持自己步行前进。

不过虽然她想着晚上没地儿去的时候就去住在县城的宾馆里面,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内心还是在想着余飞会在什么时候追上来,会不会给自己道歉,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原谅他,然后跟着他回去。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