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嬷嬷用手调教-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

建材店的装修各项事宜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着,而徐正淳和厥修文两人每天就像两个无所事事的人在镇子里转悠。等到两个孩子下班的时候徐正淳就会和厥修文两人去学校门口接勿念和勿忧。 然后两人去…

建材店的装修各项事宜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着,而徐正淳和厥修文两人每天就像两个无所事事的人在镇子里转悠。等到两个孩子下班的时候徐正淳就会和厥修文两人去学校门口接勿念和勿忧。

然后两人去赵刚的面馆里吃碗面,和两个小孩聊聊天。然后在悄悄去石壁后面等英子下班,望着她从石壁旁边走过。

Z城很快就到了冬季。

一阵阵的寒风吹过,大家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勿念和勿忧好像不怕冷似的,依旧穿着薄薄的秋装。两只小手拉在一起,开心的往回走。

他们的建材店也正式开业了,梅子和徐邦国他们盘下了整栋房子,把上面的房间分了几间出来。这样他们轮班的人就可以住在上面。徐正淳又在离这边不远的小区里,一口气买下了整整十套装修完整的房子。这样他们就算不会翠湖,也能在这有地方住。

明瑛为了照顾徐正淳更是每天开着车两头跑。大家周末的时候就聚在古瓷的小镇上,东转转,西看看,生活的好不惬意。

因为阿陌和阿标他们每天需要回公司,而古瓷小镇离公司开车需要两小时。所以他们几乎每天都在路上奔波。

徐正淳看他们这么辛苦,就让他们每天视频汇报工作就行了。不用总是来回跑。但是他们两个也就是想能和大家一起,也顾不得累不累。总是每天乐呵呵的开车往古瓷跑,小芝和梅子还有豆苗更是直接在古瓷的小镇上常住了下来,天天和明瑛在人家的地里转来转去。

徐正淳照例去学校门口接勿念和勿忧时,听到勿忧打了一个喷嚏。马上蹲下身子关心的问道:“勿忧,怎么了?是不是冷?”说着伸手去摸勿忧那冰凉的手。接触到的那一刹那徐正淳惊呆了,这孩子怎么会她妈妈一样,手指冰凉的。

徐正淳赶紧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给勿忧穿上。

“叔叔,我不穿你的。我不冷的,习惯了。”看着那已经拖在地上的西装,勿忧赶紧把衣服还给徐正淳,急忙说道。

这衣服可贵了,弄脏了她可赔不起。

徐正淳还是把衣服给勿忧穿上说:“这么凉的手,你妈妈也是怎么都捂不暖和。先穿着,叔叔现在就带你们去买衣服。”说着就想抱勿忧。却被勿念给拦了下来说道:“不必了,徐叔叔。我们并不太熟,妹妹说不冷,那她就不冷。”

勿念奇怪的看了徐正淳一眼,他又不认识我妈妈,怎么知道我妈妈手指冰冷?勿念小小的心思却很多,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赶紧对勿忧说道:“妹妹我们回家。”说着直接拉着勿忧的手往面馆的方向走去。

徐正淳才意识到刚刚的他失礼了,两个孩子对他不熟,加上孩子那种天生敏锐的判断力,他没办法强行要求他们做什么的。只得跟着他们俩身后,温和的说道:“叔叔不说坏人,叔叔只是担心你们冷。”

“谢谢哦,我们不冷。”勿忧转过头对着徐正淳笑着说道。

依旧是牛肉面加一个荷包蛋,徐正淳已经吃了一个月的面了。为了多和两个孩子相处,他几乎每天下午都来吃面。也从赵刚嘴里明里暗里的打听到一些关于英子的情况。

在这个小镇人的眼中,正淳远英是个怪人。

刚来这个小镇时,她便租住在赵刚家楼上的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里,整日在阳台上坐着晒太阳,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的人,却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话。晚上一个人出门找吃的,吃得极少。直到她生了,赵家人才知道她是个孕妇。

生孩子当晚大雪纷飞,外面天寒地冻的。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生孩子,直到赵家人听到孩子的啼哭生,才知道是她生孩子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她的任何家人,也没人照顾她,三母子一直是赵刚的母亲帮着照顾的。

赵母见正淳远英三母子可怜,一直有意撮合和她儿子赵刚。哪知到赵母离世,正淳远英都没有松口。

也不知道是没钱还是怎么地,正淳远英直到孩子五岁了才出门找事情做。赵家除了开始两年给她涨了房租,后来赵母走了后,赵刚就再也没给那三母子涨房租。反而一心一意帮衬着这三母子。俨然把正淳远英当成了一家人,对两个孩子更是没得说,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又是帮着找学校,找工作的。还时不时带着正淳远英一家三口出去玩,看着就像是一对夫妻。

但正淳远英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这事,小镇上还有些人说,正淳远英早就和赵刚好上了。不过当事人也从未有个半分解释。

这些全是徐正淳在镇子里听来的消息,大家除了对正淳远英这个人的身份怀疑外,就是她到底有没有和赵刚一起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事情了。

徐正淳知道这些年的英子一定受了不是苦,所以就算她真的和赵刚有什么关系,他也不会在介意。他只希望她好好的,他能守着她就好了。哪怕这一生他都只能做一个隐形人,他也愿意了。

这边店铺上面的房子也装修好了,极简的装修和简单的家具,都是为了方便徐正淳和平亭。

徐正淳的房间的阳台正和好英子房间的阳台是正对着,平亭房间的阳台在英子阳台的一侧。只是一个在二楼一个在四楼。

徐正淳每晚只需要轻轻的从四楼的阳台一跃,便能到英子二楼的阳台,就可以在阳台上望望英子了。为了方便徐正淳,阿陌在四楼的阳台上装了起跳器,这样每一次徐正淳都能稳稳的落在英子的阳台上,而不会发出一丝的声音。

就这样,徐正淳每天夜里英子熟睡后,他便一个人悄悄的去阳台上陪着英子。不管是狂风暴雨的夏日,还是冰天雪地的冬日,徐正淳没有一晚缺席过。
腿张开嬷嬷用手调教-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fm分享网

也不知为什么,有了徐正淳的守护后,英子的每一晚都睡得很安稳,有时是德景或者凤凰陪着徐正淳在外面守着。

时间过得很快,梅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徐邦国算是儿女双全了。对梅子更是好得没话说。豆苗这边第二胎也很快呱呱坠地了。宋标的养子都上大学了,和小苗一个班,两个人竟然开心的谈起了恋爱。反正从小看着长大,大家也都不反对,任由他们自由发挥。

小芝这边也传来了喜讯,成功的怀孕了。平亭这下可是真的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嘴里怕化了。天天徐正淳也不管了,一心就只想守着他的宝贝小芝。一到太阳下山就拽着小芝出去遛弯。

而小芝一直问平亭,她不会生个蛋吧。因为他们是海人,不是胎生的。所以小芝一直担心这个问题。但是豆苗两胎都是生的小人儿,这又让小芝放心不少。

“有可能,到时我们回老宅生。这样他们就不知道了。不然知道你生的蛋,梅子和豆苗该笑话你了。”平亭笑着逗小芝。

“这个主意好。”小芝完全没意识到平亭在逗她,满口答应着。

他们来这个小镇已经大半年了,因为铺面和英子租住的房子是相背的。所以大半年来英子都从来没有从铺面门口经过过,大家也就放心的在铺面里进进出出的了、

眼看着大家都有了孩子,有了希望和盼头,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徐正淳还让人把翠湖五楼一整层都改成了儿童房。这样以后加上英子的两个孩子,大家都可以住一起玩了。

明瑛天天围着一群孩子转,可高兴坏了。连温霭也从冷冷清清的岭南山公馆搬到了翠湖,和明瑛一起照看这些小家伙们。

大家看着翠湖一天天越来越有人气了,大家的心里也很高兴。

但徐正淳却成了古瓷镇上的常住居民。每周末晚上才会回翠湖,匆匆吃过晚饭,又跑回古瓷。

温霭看着匆匆离去的徐正淳笑着说:“他的心在那里了,让他去吧。她活着就好。”说完这话时,明瑛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温霭眼中含着的泪。

他们所有人都等得太苦了。

又到了除夕夜。

英子公司早早就放了年假,徐正淳知道英子公司放假了。就不敢外出多走动,只得一个人躲在屋里等着这边派去照顾他的人给他送饭。

赵刚提前一日就关了面馆,在家里准备过年要用的东西。

英子带着勿念和勿忧用年终的奖金为两个孩子添置了新的衣服。也给自己买了一件款式简单的大衣。

明瑛打了三次电话让他回去过除夕了,他都不愿意。大家也拿他没办法,只得让楼下店铺的员工帮他准备了一些方便食用的食物。知道他想留在这陪她们三母子。大家也不好多说,只能顺着他的意思。

徐正淳一直一个人躲在四楼阳台的角落,听着楼下英子那里传来的声音。心像一把锯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拉动着,心一阵阵的抽痛。

“英子,我好想你。”

楼下传来了勿念和勿忧给赵刚拜年的声音,以及英子那句淡淡的新年快乐。

鞭炮一声声的响起,徐正淳对着英子的阳台轻轻的说了句“新年快乐。”

他悄悄的准备了很多的礼物,但是没有一件能送出去。手里摸着英子留下的那枚胸针,轻轻的放在嘴唇边,翘起了嘴唇。

天空又飘起了雪。

英子一人占在阳台上,看着这漫天的雪花。慢慢的脱下了鞋子,嘴里哼着神陨时祭乐,缓缓的在雪中舞了起来。

徐正淳站在四楼的阳台上,听着那段熟悉的旋律,眼泪一滴一滴的从脸颊滑下。英子的舞却引来了勿念和勿忧的鼓掌声。

“妈妈,跳得真好看。我也要跳。”勿忧立马脱了鞋,也站在雪里舞动了起来。勿念端了张凳子,坐在凳子上看着她们俩母女。高兴的鼓起掌了,而站在门外端着酒酿丸子的赵刚却又吃了一次闭门羹。

两个孩子知道赵刚在门口,但是谁也没有去给他开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的赵刚只得把酒酿丸子放在门口的台子上。对着屋里轻轻的说道:“远英,我做了你喜欢的酒酿丸子,放门口了。记得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还有,新年好!”想了一下,又把原本准备好的三个红包放在了托盘里。深深的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叹了一口气转身下了楼。

等到勿念听到楼下赵刚关大门的声音,他才去把房门轻轻打开。对着楼下的赵刚,张了张嘴,轻声说道:“赵叔,新年快乐。”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