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毛笔刷花缝惩罚h-鲤鱼乡浓精堵住小h

“明瑛,我今天穿这件。”徐正淳从衣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件九成新的衬衣。捧在手里对明瑛说道。 明瑛看了一眼徐正淳手中的衬衣,这是英子当年给他买的唯一一件衬衣,衣角处还修了一个“英”字…

“明瑛,我今天穿这件。”徐正淳从衣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件九成新的衬衣。捧在手里对明瑛说道。

明瑛看了一眼徐正淳手中的衬衣,这是英子当年给他买的唯一一件衬衣,衣角处还修了一个“英”字,以此来让徐正淳区分正反。这样绣着字的衬衣一共五件,在些年徐正淳已经穿坏三件了。这件他一直不舍得穿。挂在衣柜最外面的位置,很多日夜徐正淳就是抱着这件衬衣渡过的。

明瑛接过徐正淳手中的衬衣,快速的帮徐正淳穿上。

“明瑛,我想穿年初定制的米白色的那套西装。那套西装小念生说穿起来很帅。”明瑛刚帮徐正淳穿好衬衣,徐正淳又开口了。

“好。”明瑛点点头,马上在衣柜里拿了去年小芝帮他做的那套米白色的西装。

“袖扣用盒子里那对钻石袖扣,领带夹用和袖扣一套的那颗。领带配暗红色斜纹那条。”徐正淳一边自己扣扣子,一边告诉明瑛要怎么搭配。

明瑛帮徐正淳一切准备就绪后,徐正淳又说道:“鞋子穿白色那双休闲皮鞋。这样搭配才够帅。头发要梳整齐。对了明瑛,用遮瑕膏帮我遮一下脸上的疤,还有眼眶。”

明瑛点点头,没有说话。她知道,今天的徐正淳要去见见他的孩子,如果运气好,还能远远的见见英子。他从早晨五点就打电话让明瑛上来帮他收拾了。两个人已经在房间收拾了整整三个小时了。

“明瑛,你看我这样好吗?勿念和勿忧能认识我吗?”徐正淳站在明瑛身边一直不停的问明瑛。

听到徐正淳说勿念和勿忧能不能认识他,明瑛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伤心的哭了起来。

“明瑛?怎么了?明瑛,你倒是说,我这样帅不帅?你别哭呀。小念生和小思源经常说要帅,要酷。我这样符合小孩子的口味吗?”徐正淳完全没顾明瑛的抽泣,还在自顾自的问道。

“帅,很帅。还是和当年一样,一丝都没有变化。不过勿念和勿忧从来没见过你,怎么能认识你呢?你见到他们不要急着认,知道吗?和他们聊聊天,说几句话就好。别吓着孩子。”明瑛一边帮他整理一边交代着。

“好,我知道了。小亭和梅子已经唠叨一晚上了。我记住了,只说几句话,决不吓着他们俩。”徐正淳一边应承着,一边摸摸自己的脸。保证自己的样子不会吓着两个孩子。

阿标已经调查清楚了,英子这个月已经没有休假了,那么白天徐正淳是遇不到英子的。他们会按照计划先去面馆里吃碗面,然后在到附近的奶茶店等着赵刚关面馆,在去石壁后面躲着,等英子她们几个路过。

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着。他们几人分成几路行动。

梅子和小芝还有徐正淳和平亭和徐邦国五人先去学校门口等勿念和勿忧放学。而阿标阿陌明瑛和豆苗几人先去镇上等他们。而阿标又派了人在英子的公司,面馆附近和出租屋旁边蹲守。

下午五点半学校的大门准时打开,不一会儿梅子就看到两个熟悉的小身影出现在了面前。

“勿忧还记得我吗?”小芝看到两个小孩马上走上前去,蹲在地上看着勿忧问道。

而站在校门口的老师却惊觉的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孩子的家长吗?”老师礼貌的问道。

而且看着这五人,好像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但老师还是警觉的拍下了五个人的样子。

“吴老师,我认识他们,他们是面店的客人。”勿念倒是大方的对老师说道。

“勿念,我们上次吃了你家赵叔叔的面,很是想念,今天能带我们去吃吗?我老板听说你家面好吃,非要来尝尝,能给我们打个折吗?”梅子脑袋转的最快,马上说想吃面馆的面。

“好呀,可以请你们一人吃一个荷包蛋。但是不能打折,已经很便宜了。”勿忧马上说道。
用毛笔刷花缝惩罚h-鲤鱼乡浓精堵住小h-fm分享网

“行!你说的,不能不算话。”小芝看懂了梅子的意思,马上附和道。

“这是你们老板吧。”勿忧指了指徐正淳对着小芝说道。

小芝惊讶的看着勿忧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做老板的都是白头发呀,你看他,看着很年轻,但是头发全白了。肯定是公司效益不好,把头发愁白的。哎可怜哦。”说着勿忧直接拉着勿念的手往前走去。

“小勿忧真聪明,你看他这样,肯定是没钱,不然怎么会穷到来吃面呢。你见过哪个大老板吃面的。”梅子马上上前夸着勿忧。

“不是说让我和他们说几句吗?你们倒是让我和他们说句话呀,完全不给我插嘴的机会。”徐正淳听到这梅子完全把他卖了的节奏,拉着平亭一直用暗语说着。

“你别急呀,第一次见,你能让他们俩缓缓吗?急什么,我这个大伯都没急。”徐邦国倒是一脸的轻松。

徐正淳黑着一张脸扭着头,不想理徐邦国。而平亭却轻轻说了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你们。”

徐正淳气得鼻孔都冒烟了。

几个人一前一后的往面馆走去。

“赵叔,我们回来了。我们带了客人来哦。”勿忧一边小跑着,一边叫着。

厨房里的赵刚探出一个头出来,笑着说道:“那今晚赵叔奖励你们吃荷包蛋好不?”

“勿念,帮着妹妹招呼客人,一会就好。”说着赵刚缩回头,继续在厨房忙碌。

勿念看着徐邦国扶着徐正淳坐在椅子上,又看着徐正淳伸手在桌子上摸索着,像是在找东西。马上走过去问道:“你是在找菜单吗?我们没有菜单,都是随便叫的。你是眼睛看不见吗?”勿念说到最后又还补问了一句。

徐正淳听到勿念和自己说话,马上点点头说道:“嗯,眼睛不太方便。你是叫勿念吗?你为什么叫他赵叔,他不是你们爸爸?”徐正淳是故意这样问的。

“不是,我们没有爸爸。还有我不叫勿念,我叫东英勿念。我妹妹叫东英勿忧。”勿念感觉这个男人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的气息让他感到有一种相似感。而旁边这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也有一种熟悉感。感觉他们是同族人。

“你眼睛也不方便吗?”勿念继续问平亭。

平亭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呀,为了个女人,把眼睛给弄瞎了。你能给我们几碗牛肉面,在请我们一人吃一个荷包蛋吗?”说完平亭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他知道这个小男孩感觉到了他们是同族。

“可以,等下。”说完勿念便转身去下单了。

勿忧拿着筷子和厨台上的小菜,先给他们装了两碟端过去。笑着说道:“既然你公司生意不好,那我送你们吃两碟小菜吧。以后你们要经常来照顾我赵叔生意。”

说完又开心的一边跑一边喊着:“赵叔,我们送他们一人一个荷包蛋好吧,你看他做老板头发都白了,肯定生意不好做。”

徐正淳听到勿忧喊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狠狠的朝着小芝低声说道:“什么时候和丰生意不好的,还有我的头发怎么会全白了,明瑛不是说只有少量的吗?”

“行了阿淳,不要计较小芝和明瑛说什么,记得今天来的目的。”平亭马上制止了徐正淳。

“好,听勿忧的。帮赵叔摘葱可好?快用完了。”赵刚点点头大声的说道,还一边让勿忧帮忙摘葱。

今天的面馆人不多,明瑛看到徐正淳几人进了面馆,他们也一前一后进入面馆,分别坐在了不同的桌上旁,招呼着赵刚煮面。

很快赵刚便端着面上了桌子,这时平亭转头笑着问道:“赵老板是这里人吗?”

“是呀,这个面馆已经开了五十年了。从我爷爷辈传到我手上,已经三代人了。”赵刚自豪的说道。

“难怪,进镇口时问,哪家的东西好吃,几个人都说,你这家面馆不错。”平亭笑着和赵刚套近乎。

“感谢感谢,也是乡里乡亲赏口饭吃。你们几位慢慢吃。”赵刚客套一下,马上转身继续去厨房忙碌。

不一会儿,勿念和勿忧坐在了窗台处的两个矮桌子上。赵刚给他们两个炒了两个小菜,还端了两小碗米饭。米饭上放着两个荷包蛋。

“和妹妹一起吃,赵叔忙完带你们去接妈妈。今晚给你们妈妈先熬个骨头汤怎么样?赵叔今天买了两只很漂亮的大骨,一会熬上,晚上咱们当宵夜吃。”说着摸了摸勿忧的小脑袋。眼睛里全是溺爱。

梅子和小芝还有徐邦国看着赵刚对两个孩子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睛有点湿润了,用暗语告诉徐正淳说道:“这男人对俩小孩是真的好。”

徐正淳点点头,眼泪从脸上滑下来。马上低头大口吃面。结果没吃两口就被呛到了。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惊动了坐在旁边的勿忧,勿忧马上拿来桌子上的纸跑到徐正淳面前说道:“给你擦擦。你不用急的。不够我在让赵叔做给你吃,放心不加价的。”

“好,好!谢谢。”徐正淳摸着纸巾。捂着自己的嘴巴,点点头和勿忧谢谢。

“叔叔你叫什么名字,你长得好高哦。”勿忧看着徐正淳问道。

徐正淳顿了顿朝着勿忧,伸手摸摸她的头说道:“叔叔叫徐正淳。”

听到徐正淳的话平亭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真的害怕徐正淳一个情绪控制不好,直接说了,他们辛苦布局的就白费了。

作者: admin136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