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俞贺朝肉车做到哭扩写 贺朝谢俞92章扩写

坐在床沿的凌月一脸的苦大仇深——这该死的蛇君,说了半天好像并没有说出最有用的地方。蜀山应该不会小,她该怎么找烟儿出来…… 手边有小东西撞了撞,凌月低眼,嫌弃地戳了戳它的小脑袋:“躲…

谢俞贺朝肉车做到哭扩写 贺朝谢俞92章扩写-fm分享网

坐在床沿的凌月一脸的苦大仇深——这该死的蛇君,说了半天好像并没有说出最有用的地方。蜀山应该不会小,她该怎么找烟儿出来……

手边有小东西撞了撞,凌月低眼,嫌弃地戳了戳它的小脑袋:“躲去哪儿了?”小怂包。

赤影眨眨眼,歪头就在她手边一阵轻蹭,分明就是想用这讨巧的模样蒙混过关……

算了……毕竟对着它那主子,她也很怂的不是……

见她面色松缓了许多,赤影乌溜溜的小眼睛更加闪亮。凌月无奈一笑,摊开手,让它游到了她的手上。

“说起来……”凌月盯着它道,“你好像也没有妖气呢……”

赤影歪歪头,似乎是沉思了一下,突然一张口突出了一颗小小的赤珠。

珠上散发着明显妖气,有隐隐的黑丝在珠上缠绕,是魔气的味道——说起来,一起呆了这么久了,也知道它喜欢魔气。

这是内丹?凌月抬眼看它。赤影欢快地抬起尾巴,摇了摇,赶紧低头又将那赤珠吞了回去。

妖气瞬间消失,凌月嘴角挑动,默默道:“你是狗吗……”

赤影抬起头,眼露困惑——这是它向她学的啊,每次看到仙家人的时候,也就差个有个尾巴在后面摇了。顺带一提,每次见到主子的时候,浑身的毛都炸开了一样……

凌月不知它想什么,只道:“原来你能把妖气收进内丹里啊……”像这样的方式,应该没有几个种族做的到吧,说起来,草药仙说它是五彩……什么蛇来着?

赤影又点点头,突然浑身一激,麻溜地钻进她的袖里,缠上了手腕。

凌月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得屋前有人进了屋,抬眼一看,凌华已然站在了隔间处。

双眼一亮,却听凌华当先道:“你……累了?”

站起身,散在肩上的床幔随即滑落,凌月总算想起了什么,默默地回头看一眼凌乱的床铺,赶紧回眼一阵笑:“嗯……刚刚突然有点累,就躺了一会儿。”

凌华道:“要不要再休息一晚再走?”

凌月摇头:“不用了……不过,你等等我先收拾一下。”

“好。”

白衣一拂,坐在了桌前,凌月默声一笑,转身开始收拾床铺。

不过三两下功夫,就已经收拾好了一切。站在床边一看,看起来也差不了太多,不会太过失礼。凌月一颔首,转身一看——那个人撑着额,墨发长垂,深色的眸子一错不错地看着这边,唇边扬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凌月羞涩一笑,上前道:“要去和云姨告辞吗?”

凌华起身,遮去了她半身的光影,道:“不必了,小王子会转告。”

相视一笑,他伸手放在她身前,道:“走吧。”

凌月眉眼弯弯,将手放进他的掌心:“好。”

再一次回到散云殿,踏上青石绿地,凌月整个人都轻松了,就像是回了自己家一般。

跟着那人回到屋中,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开始温起小炉,动作娴熟。凌月撑着下巴,默默唤道:“凌华。”

“嗯?”

“你一直自己住的吗?”

凌华道:“自父君和娘去世后,便搬来此处了。”

凌月一顿,收起手,乖乖坐好道:“对不起……”

凌华抬眼,温声道:“无妨。”

她看不透他的云淡风轻,却不由地又陷入了他的温柔。或许……有一天,她也会知道他的过去吧……开心的也好,伤心的也好,总有一天,他会讲给她听的吧……

凌月怔怔看着他,却见他突然眸色幽黯,慢慢起了身向自己倾来。

心口一跳,他的手已抚上了她的脸,拇指在他眼睑轻轻扫过——

“怎么突然,有这么悲伤的表情?”

他轻柔至极的问着,凌月却觉得整个人都要化开了。怔怔地盯着他的眸,完全丢失了回应的能力。

“你在……替我伤心?”轻轻抚过她的脸颊,指尖的柔软揉入了别样的味道。她紧张的快要忘记了呼吸,凌华手指一转,捻起了她一指青丝,双眸一低,在那发上轻落一吻。

凌月猛然瞠目,看着他慢慢抬眼,立刻抬起双手捂住脸,低下头去躲避他的视线。

噗通……噗通……

手掌隔断了眼里的一切,却让自己的心跳更加明显。全然不知该以什么表情移开手的时候,屋外乍起一道声音——

“凌哥哥!小姐姐!”

兮兮?

偷偷地抬起一点脸,从指缝看了一眼——那人已然放开了她的发,重新开始弄起了他的小炉,仍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真是……太狡猾了!

凌月赌气想着,放开自己的脸,两手胡乱地整理了一下,深深呼吸想让自己显得更自然一些——然而她根本也不知道自己“整理”了什么。

冰蓝色的小兽转眼即到,撒着四只蹄子就蹦了进来,这一次倒是没有直接扑过来,只是跑到了她脚边,抬眼望着:“小姐姐。”

凌月伸手将它抱进怀里,一手摸摸它的小脑袋,笑道:“兮兮,好久不见……”这么说起来还真是,自它去给王府“送信”后,就再也没见着了……

兮兮小脸一垮,一头扎进凌月怀里蹭了蹭,扭过脸来看着凌华,举着一只蹄子委屈道

作者: www12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