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文学偶像,真的写得比他更好看吗?

2018年10月30日,金庸离世,留下了他的江湖。 杨过、小龙女、张无忌、赵敏、黄蓉、郭靖、萧峰、虚竹…… 他们不仅是许多人珍贵记忆的一部分,也将在未来带领更多人行走江湖。 总之,…

2018年10月30日,金庸离世,留下了他的江湖。

杨过、小龙女、张无忌、赵敏、黄蓉、郭靖、萧峰、虚竹……

他们不仅是许多人珍贵记忆的一部分,也将在未来带领更多人行走江湖。

总之,天堂里多了一个说故事的高手。

在那个逝者的世界,金庸会先去拜访哪位前辈呢?

148年前,也有一位像他一样传奇的说故事大师,度过了比小说还精彩的一生,享用了极致的财富和欢愉。

他就是大仲马,曾经拥有的名号包括:“最著名的法国人”“最有钱的作家”“最有魅力的情圣”“通俗小说之王”。

他是《三个火枪手》的创造者,金庸最喜欢的作家。

他的一生,真是浪漫主义小说的样板

大仲马的父亲托马-亚历山大・仲马(1762―1806)

大仲马传奇人生,要从他的父亲托马-亚历山大・仲马说起。

托马-亚历山大・仲马31岁之时就凭着自己的实力成了将军,他是拿破仑手下最出色、军衔最高的将军之一,多项“第一”纪录保持者――法国军队里第一个当上准将、第一个当上分区将军、第一个当上总将的黑人,因为他生于海地,是法国贵族与非洲奴隶女子所生的混血儿。

托马-亚历山大・仲马和海地共和国国父杜桑・卢维杜尔曾长期同为西方世界军衔最高的黑人将领,直到1975年才有一位美国黑人空军将领打破了他们的纪录。

虽然这位超级英雄一般的父亲在大仲马四岁时就因病去世,但他的光环却一直庇佑大仲马。

大仲马没接受多少正规教育,但是童年生活却过得非常快乐,在他一生中,几乎也没有什么他觉得不快乐的事情,他似乎有无限的精力享受人生。

大仲马(1802―1870)

他是社会活动的头号参与者:1830年投身“七月革命”,反对复辟王朝,甚至冒险弄来了3500公斤弹药送至巴黎市政府;1848年,大仲马再次身披戎装,带兵进攻巴黎;1860年,他前往意大利参加加里波第对那不勒斯王国的征战。

他拥有数不清的情人,对漂亮的女演员永远没有抵抗力。《茶花女》的作者小仲马就是他与女裁缝卡特琳娜・拉贝所生。据学者考证,他大概有7个私生子女。他还与小他一半的美国女演员艾达・门肯有一段忘年之恋。

大仲马与艾达在一起

他结交了无数的朋友,对每个人都恨慷慨,雨果曾这样用浪漫主义的文字评价他:

他的为人像夏日的雷雨那样爽快,他是个讨人喜爱的人。他是密云,他是雷鸣,他是闪电,但他从未伤害过任何人。谁都知道,他待人温和,为人宽厚,就像大旱中的甘霖。

浪漫主义者的文坛历险

1817年,15岁的大仲马开始打杂养活自己,六年之后,为了追求文学梦想,他来到巴黎,靠父亲的名气在奥尔良公爵那里谋得了一份低级职员的工作。

1825年,大仲马与朋友合写的戏剧登台,毫无反响,出的书也只卖出了四本。随即,他把注意力转向了诗歌、喜剧和悲剧,也没什么收获。通过偶然认识的夏尔・诺蒂耶,大仲马遇到了文学事业的转折点,加入了拉马丁、雨果、缪塞组成的“浪漫主义新星团体”。在新的信仰指引下,1829年,大仲马写出了《亨利三世及其宫廷》。与古典戏剧不同,大仲马给观众带来的是情感、自然、青春和死亡,人物的对话、动作和情节的冲突都如火一般热烈。

27岁的大仲马,终于红了。接下来的两年里,他有7部戏上演。1836年,大仲马注意到了廉价报纸上的连载小说大受欢迎,开始把注意力投向这一项更为赚钱的手艺。同时代的欧仁・苏写的《流浪的犹太人》一夜之间将连载报纸的销量从4000份拉高到了24000份,一次性收入了10000法郎,那时候法国的公务员一年的收入才1000到2000法郎。

如此丰厚的经济回报让大仲马彻底抛弃了戏剧舞台,转而投身于历史浪漫主义小说创作。1843年3月14日至1844年7月14日,《三个火枪手》在报纸《新世纪》连载,大获成功。大仲马的精力和专注力惊人,截稿之时甚至能连续写作14个小时。在创作这部大作的同时,他又开始写作《基督山伯爵》和《三个火枪手》的续集《二十年之后》。

基督山伯爵城堡,现为“大仲马之友”研究会所在地

大仲马赚了很多钱,但是花了更多钱。他斥巨资建了一座豪华的基督山城堡,但是因为花销太大最终不得不卖掉地产。1850年代, 陷入财政危机的大仲马创办了自己的报纸,连载小说以填补亏空。1851年,为了躲避债主,他干脆逃出法国,先后去了布鲁塞尔、俄罗斯和意大利。

1870年,68岁的大仲马终于安息,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好故事――大仲马留给全世界的遗产

“如果此刻在某个荒岛上有个鲁滨逊,他也在读《三剑客。”

这句话足以说明《三剑客》的魅力。大仲马一生中写出了多达300部作品,被列为史上最高产的作家之一,他的《三剑客》和《基督山伯爵》已经成为流传全世界的经典。

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三剑客》

金庸先生曾说:“在所有中外作家中,我最喜欢的的确是大仲马,而且是以十二三岁时开始喜欢,直到如今,从不变心。”

他曾在与池田大作的对谈中这样谈到大仲马和他的两部作品:

您(池田大作)拿我和大仲马相比是不敢当的,他的精彩之处我远远不及。不过我们二人的小说的风格很相近。各拿最好的五部小说来打分平均地比较,大仲马当高我数倍;如各拿十五部来平均地比较,我自夸或可略微占先。

《基度山恩仇记》和《三个火枪手》的文学价值,都在于书中主角的个性鲜明,形象生动。不过,《三个火枪手》的文学价值高得多,因为《基度山恩仇记》的人物忠奸分明,性格简单,颇为脸谱式,缺乏层次和灰色地带。

我相信在人间社会中,善与恶是复杂交错在一起的,在这个社会中没有认是百分这这一百的善人,也没有一无是处的坏人。恶人中也有善的一面,善人中也有坏的方面,不过占的比例较少而已。作者要考虑的是怎样才能真实地写出来。

我在写作《倚天屠龙记》时表示了人生的一种看法,那就是,普遍而言,正邪、好恶难以立判,有时更是不能明显区分。人生也未必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是不能楚河汉界一目了然的。人生真的很复杂,命运确是千变万化的。

大仲马在19世纪改变了人类对英雄的想象,影响了后世无数的作家,也包括创造华人江湖世界的金庸先生。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