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总裁恋爱时小说在线阅读 当总裁恋爱时小说免费阅读

当总裁恋爱时小说简介 《当总裁恋爱时》是沈沧眉创作的网络小说,发表于晋江文学网。 人生的尴尬事情许多,说谎被人劈面揭穿,可算是一件。当谣言被人揭穿之后,还能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继续…

当总裁恋爱时小说简介

《当总裁恋爱时》是沈沧眉创作的网络小说,发表于晋江文学网。

人生的尴尬事情许多,说谎被人劈面揭穿,可算是一件。当谣言被人揭穿之后,还能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继续说谎的人,黎晏书算一个,尤其难过的是,她还很年轻,只得二十六岁。

当总裁恋爱时精彩片断分享

黎晏书十三岁之后,就未曾期盼生命中会有什么美妙的事情发生。可即便云云,她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一个情形下再次见到顾瑾昀。

在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展会上,首次推出自己的作品,却被人指认剽窃,还因此被公司当众开除了。这个情形着实太糟糕了!没有人希望在这样的情形下遇到自己的初恋情人。

天台的风吹过她的面颊,吹起她的长发,让她的脸无处可藏,她只好别过去,不去看他。中午的阳光十分热烈,她却以为有些发冷。

顾瑾昀看着她。

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论是衣着打扮、照样气质举止,都已不复昔日容貌,险些就是一个生疏人。七年了,时间是有魔力的,可以治愈伤痛,也能够稀释情绪,可是,他对她的恨,却一刻也没有削减过。

他经常幻想着能够再次见到她,他要用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问候她,他要她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何等愚蠢的错误,他要让她痛恨终生。

然而,此时现在,当她就站在自己眼前,那些在他的心里酝酿了七年的话,他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她的面色镇静,可是,交叠紧握在一起的手出卖了她,说明她的心里并非绝不重要。

他冷笑了一下,打破了缄默:“你为什么不看我?是不敢吗?”

黎晏书微微牵动一下嘴角,转过头来看他:眼前这张脸比七年前险些没有改变,只是眉目之间褪去了青涩,染上了一丝桀骜和隐约的轻浮。

顾瑾昀冷冷道: “七年了,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静默片晌,黎晏书点了颔首:“有”

“哦?”

“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顾瑾昀变了神色。

“我当初准许过你的奶奶,不再见你。以是,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李先生此时已怒不可遏,服务生偏偏在这个时刻把红酒给端了上来,他一把抢过那杯红酒,用力泼在了黎晏书的脸上。

黎晏书被酒一泼,条件反射般地闭起了眼睛。

周围人全都吓了一跳,受惊又好奇地看着他们。

黎晏书静默两秒,然后抬手抹了一把脸,睁开双目,冷冷地看着他。

李先生冷笑一声,环顾四周,要为自己的行为做出注释一样,高声说:“我看你是想钓金龟婿想疯了,我帮你把这个梦醒一醒!”

黎晏书慢慢地站起身来,怒极而笑,“就你?也配称金龟婿?”

她溘然将桌子上的那份财经报刊拿了起来,举到他的眼前,“你看清楚了,报纸上的这个男子,盛虹团体,姓顾的,身价上亿,就连他都是我昔时甩掉不要的男子,像你这种货色,给他提鞋都不配,竟然也敢自称金龟婿?我肯出来见你,你就该跪地谢恩了……”

此时现在,整个旅店大堂,平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一清二楚。

黎晏书这话一出,大堂最内里的一张桌子里,有一个身着高级西装的男子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向黎晏书,英俊逼人的脸上,一道浓眉轻轻地皱了起来。

金融男原以为黎晏书会有什么泼妇般的猛烈反映,正在悄悄防止,听了她这番话,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谁?盛虹团体的顾承泽,他是被你甩掉的男子?”

“没错。”黎晏书冷冷地看着他,脸色十分镇静,不动一丝声色。

“哈哈哈哈哈哈……”李先生大笑了起来。

这时,角落里的西装男站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

李先生神色一正,改大笑为冷笑:“黎小姐,连这种谎言你都敢说,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我也真是信服你,这个顾承泽,全世界都知道他不近女色,是个gay啊……”

此时,西装男正好走到他们跟前,听了这话,脸色就像被人打了一拳。

黎晏书依旧面不改色,淡淡一笑,随手抽了一张纸巾来擦脸,轻飘飘地说:“信不信由你,我没有义务向你证实他是不是gay……”

溘然,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

黎晏书转头,看到一个身体挺秀、清贵高华的男子。

金融业精英男李先生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不禁又惊又喜,脱口道:“顾承泽,哈哈哈哈,顾先生,你来的正好,她——”伸手指向黎晏书,“她说,你是——”

“她说的我都听到了!”顾承泽抬手阻止他,“我倒是想请托先生你一件事……”

李先生一怔:“顾先生,您请说。”

顾承泽看着他,语气镇静地说:“我是个正常男子,请先生以后不要再在公开场合流传这种关于我的谣言了。”

李先生的神色马上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顾承泽说完,就不再看他,转头,将视线落在黎晏书的脸上。

黎晏书那张脸本就浓妆艳抹,看不出面目,这时被红酒一和谐,纸巾一擦,加倍惨不忍睹。顾承泽看了也不禁心惊胆颤,但依然保持着礼貌,问道:“这位小姐,请恕我眼拙,……我们熟悉吗?”

黎晏书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云云之差,一时没有语言,而是侧过身去,继续用手里的纸巾擦脸。

李先生认定她是心虚,一脸地幸灾乐祸,“顾先生,原来你不熟悉她呀,她可是自称是你的前女友,昔时还甩过你……黎小姐,你怎么不语言啊,顾先生似乎不熟悉你啊……”说完,有意仰面望天,“啊,天为什么这么黑啊,由于有一头牛在天上飞啊……哈哈哈……”

这番戏剧性的转变,早把旅店大堂酿成一个剧场。

顾承泽一直淡定,也忍不住微微蹙眉,对于陷入这种境况甚感尴尬;李先生的这种演出性行为,也令他反感。

这时,一直缄默不语的黎晏书溘然转过身来,换了一张怕羞带怯的笑容,扑倒了他的怀里,握拳在他的肩膀上爱娇地打了一下,娇滴滴地说:“阿泽,你真是好没良心哦,就算人家曾经伤了你的心,你也犯不着装作不熟悉人家嘛……”

顾承泽愣了一下,随即全身汗毛倒竖,一阵恶寒,连忙伸手推她:“小姐,请你站好了,好好语言。”

黎晏书缠着他的胳膊不放,嗲声嗲气地说:“阿泽,人家现在真的好悔恨哦,当初着实不应拒绝你的求婚的……”

顾承泽如文天书:“求婚?”

黎晏书:“对啊,你不是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的餐厅向我求婚了嘛,我当初没有准许你,现在真是悔恨莫及啊,现在的男子,一个不如一个,连癞蛤蟆都跑出来充当金龟婿了……”有意伸出兰花指,点向李先生。

李先生如坠云雾,一时摸不着头脑。

顾承泽掰开她的手指,用力一推,黎晏书跌坐在沙发里,他神色严肃地说:“这位小姐,看来你是认错人了,我们顾家一直很注重信用,请你以后不要——”

黎晏书溘然冷笑一声,截断了他的话,“认错人?别开玩笑了,顾承泽!就算我当初甩掉过你,你也犯不着装作不熟悉我把,你左边的屁股上有一块红色胎记,不是吗?”

顾承泽微微一怔。

此时现在,旅店的客人和服务生已经全都聚拢了过来,围成一圈,兴致勃勃地看戏,只差从口袋里掏赏钱了。

黎晏书抬起下巴,冷冷道:“想否认吗?你要不要现场脱下裤子,让人人看一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说错?有没有认错人?”说着环视一下周围的人。

顾承泽俊美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他的眼光扫过周围的人群,重新回到了黎晏书的身上,溘然笑了,一边笑,一边点了颔首。

黎晏书马上对金融男说道:“看到了吧,他颔首承认了,你现在可以滚了。”

李先生始终将信将疑,但现在再纠缠下去也没有意思,当下恨恨一跺脚,转身走了。周围的人在顾承泽冰凉凌厉的眼光下,也都全散了。

静默片刻。

顾承泽溘然轻轻地兴起掌来,赞道:“小姐真是好手段,好急智啊!

黎晏书也笑了:“谢谢顾先生的配合。”

顾承泽咬牙切齿:“是啊,我既然不能当众脱——揭穿你的谣言,只能配合你了。”

黎晏书笑笑,拿起包欲走。

顾承泽却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冷漠又严肃地忠告她:“小姐,我刚刚说了,顾家一直很注重信用,请你以后不要再言三语四——”

黎晏书打断他,冷笑道:“百家姓上,我最憎恶的一个字,就是顾字。以是,请你放二十四颗心,我绝不会玷污你们顾家的清白声誉。”说着挣脱了他的手往外走。

顾承泽看着她的背影,一直波澜不惊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他活了三十年,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头一回遇上,也算是刷新了他对女性的新熟悉。

旅店服务生看戏归看戏,总算还没有遗忘本职工作,眼见黎晏书就要出门,连忙上前阻挡她:“小姐,不好意思小姐,您……还没买单呐。”

黎晏书面不改色,“哦,是么?”转头指一下顾承泽,对服务生道,“我的前男友会结账的,去找他吧。”说完径直走了。

服务生只得拿着账单去找顾承泽。

顾承泽这才知道,谁人女人的下限是可以不停刷新的。然则,刚刚在众目睽睽,他无法澄清,等于是默然了两人的关系,不得不“微笑着”付了这笔两千多的帐单。

一个莫名其妙的、完全生疏的女人,扯了一个十分谬妄、偏偏他又无法揭穿的谣言,最后还害得他莫名其妙地损失了两千块人民币。

他竟被一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耍得团团转。

这件事情真的是发生在他顾承泽身上的吗?他出门的时刻带脑子了吗?他还能像以往那样镇定睿智地进行谈判吗?股民们还能对盛虹团体持有信心吗?

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都像一个噩梦般困扰着顾承泽。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