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真正的全球大洪水时代来临

――应对未明病毒之88 文/童大焕2020.4.20 【1】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打乱了全世界的脚步,比世界大战还世界大战。人与人之间的热战还看得见敌人,人与病毒的战争,多数时候根…

――应对未明病毒之88

文/童大焕2020.4.20

【1】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打乱了全世界的脚步,比世界大战还世界大战。人与人之间的热战还看得见敌人,人与病毒的战争,多数时候根本看不见敌人在哪里。

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全世界央行资产负债表都在“水涨船高”以度过危机,或直接补贴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或给商业银行释放流动性……水漫金山的时候又来了,全球真正进入大洪水时代,不过这个大洪水,是货币洪水。

统计局公布中国一季度GDP增速为-6.8%,绝对值20万亿人民币。这是我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最低的季度增长,也是唯一的负增长。

同期中国M2增速却创出新高,达到10.1%,当前绝对值为208万亿人民币;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也达到了新高11.5%,预示市场中的货币更多了。

如果只有中国的M2增速创出新高,那么人民币兑外币一定会贬值,但各国央行都因为疫情冲击而开启了“放水”模式。以美国为例,其2月份M2增速仅为7.23%,当时新冠肺炎还仅在中国肆虐。进入3月份之后,美国M2增速直接飙高至10.91%,与中国增速不相上下。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M2升高、准备金率下降的环境下,离岸人民币还能保持相对稳定的原因(年内)。(2020年04月17日22:12金融界)【图】

【2】

2008全球金融危机时,我们四万亿下去,最大的受益者是房价。这次也不会例外。只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以前的房价受益者是全国普遍受益,普遍上涨,以后的房价受益者,只局限于“繁荣的小中国”。

货币大水漫灌带来的结果,一定是优质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

这样的优质一二线城市,有几个共同点:沿海,商业文明发达或者权力等级极高。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发展的思路被迫进一步从全国一盘棋、均衡发展转向效率优先,发达一二线城市的市场效率将会源源不断地吸附乃至掏空欠发达地区的人才、人口、资源与资本,形成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区域与城市发展格局。

【3】

很早开始,我就通过理论推论,极力倡导中国大城市化,在2011年10月出版的《世纪大迁徙》一书封面写道:

“高密度大城市化”具有“拯救中国”的战略意义。传统的、过去几十年延续至今的城市化路径经不起历史和现实的检验,它需要重新定位,甚至需要“改邪归正”。

但社会主流意志一直是均衡发展,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控制特大城市。

直到2019年,中央才首提“大城市化战略”:

2019年8月26日,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首次提出“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

2020年,面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严峻形势,新华社2020年4月9日发表了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3月30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进一步开放大城市大门:

“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超大、特大城市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建立城镇教育、就业创业、医疗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与常住人口挂钩机制,推动公共资源按常住人口规模配置。”

至此,中国的城市化战略决策,渐渐回到大城市化的应有规律上来。

【4】

不仅资金、人才、人口在源源不断地向效率高、商业文明程度高、社会治理水平高、法治化程度高的沿海大城市流动,沿海省份和沿海大城市内部本身,也在不断地发生着“瘦身运动”。

2014年8月29日,我在腾讯 大家发表专栏文章《中国城市化必须立即启动收缩模式》:不管是仍然总体上供不应求的大城市,还是已经供过于求的中小城市,都亟待从传统的平面扩张模式中转过身来,立即启动平面收缩模式或者向空中生长的新型城市增长模式!

2016年底,通过研究东京、伦敦、纽约战后的城市发展历程,本人提出超级大都市30公里城市半径极限假说。2017年底,滴滴大数据揭示的国内城市人口活动半径,充分验证了这个假说的正确性。

紧接着,继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中首次提及“收缩型城市”概念,近日,发改委印发的《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再度提到收缩型城市要瘦身强体。(第一财经2020.04.15)

第一财经报道说,目前我国的收缩型城市主要出现东北、西北地区,以东北地区最为典型。与此同时,在经济发达省份的局部区域,也出现了收缩。

根据“十三五”规划,以后重点建设19个城市群,也就意味着人口将向这19个区域集聚。

但事实上,由于“效率指标”成为经济增长、人才、人力能量发现、发展和发挥的硬指标,也就是底层逻辑,真正的城市收缩范围,比19个重点城市规划群要小得多。人口和产业的集中现象会更快。

【5】

疫情对经济社会的冲击是全方位的。疫情冲击下,工农业自动化、智能化的步伐会加快,会进一步把就业人口从工农业流水线上推出去,推到商业文明发达、人口集中的大城市。

进入服务业。虽然疫情中受伤最惨重的也是服务业。

传统工业型城市、物流型城市加速呈现出“GDP在增长,人口在减少”的新型人口衰退现象。

【6】

有人问我:

疫情冲击下,很多人失业,很多人收入减少,为什么深圳等地房价却在涨,是不是在趁机拉高出货?

我反问他:

那么多钱放出来,都投到过剩的工农业上吗?用什么来承接?

不要只看到中低收入人群,更要看到中高收入人群。你的目光在哪里,你的未来就在哪里。

优质城市的优质房产是天然的货币蓄水池,也是中产及富裕阶层保值增值的基本工具。

全球早已经进入资产性收入时代,薪酬收入在财富占比中越来越小,资产性收入占比越来越高。

随着全球过去与未来的天量货币投放(放出去的货币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随着全国人才、人力与资本大量涌入商业文明发达、效率高的一二线城市,这些优质城市的房屋资产会成为财富皇冠上的明珠,受到全国乃至全球富裕阶层的追捧。

与此相适应,三四五六七八线房屋资产,将呈现大水退潮后的雪崩效应。

【7】

有人担心,疫情过后,世界会不会出现“去中国化”等现象,中国经济因此出现持续下滑。

即使万一这种情况出现,全球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大水漫灌现象也不会改变,资金和人才会更加到沿海发达大城市抱团取暖。

典型的俄罗斯模式是也!

不会出现日本式的主动刺破房价泡沫模式。那是迄今为止,全球唯一一次大规模主动刺破房价泡沫:

一是短期内上调利率。日本央行在1989年5月将维持了2年多的超低利率从2.5%上调到3.25%,之后连续4次上调,到90年8月达到6%。调高了一倍多。

二是政府突然强制收紧信贷,控制对房地产信贷总量。1991年商行停止了对房地产的贷款,M2增速从90年平均11.68%的水平大幅降到91年平均3.66%的低位,也远远低于当年名义GDP增长率6%的水平。

宏观调控政策力度过猛,泡沫迅速破灭。

今天,美国的利率已经是0%,中国还在4.05%。【完】

【后记】过去两个多月,绝大部分时间奉献给了影响世界的这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但其实我的主业――城市化和房地产并没有丢弃,只是藏在了知识星球里。这场疫情观察还将持续,关注城市化和房地产的,请移步知识星球。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