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白马的传说:契丹人的出现

  1922年6月的一天,一块神秘的石碑惊现于内蒙古草原的东部,石碑上的“天书”让我们认识了一种新的文字――契丹文。契丹,这个以“青牛白马”的神话为起源的“镔铁”民族,从公元4世纪…

  1922年6月的一天,一块神秘的石碑惊现于内蒙古草原的东部,石碑上的“天书”让我们认识了一种新的文字――契丹文。契丹,这个以“青牛白马”的神话为起源的“镔铁”民族,从公元4世纪中第一次出现于人们的视野,到公元916年建起庞大帝国,雄踞中国北方,再到公元12世纪远走新疆建立盛极一时的西辽帝国,勾勒出绵延千年的历史长卷。那么,契丹人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契丹文字

  青牛白马的传说

  传说,曾经有一位骑白马的天神与一位骑青牛的女神,他们相逢于潢水(内蒙东部西拉木伦河)与土河(老哈河)交汇处的木叶山,生下了八个儿子,形成了后来的契丹八部。真实历史上的契丹本属东胡族系,源出鲜卑族。在东晋时期,东北的鲜卑分化成慕容(燕国一脉)、宇文和段氏三部。慕容鲜卑在辽西迅速崛起,在公元4世纪前期先后击败了段部与宇文部,成为了当时东北地区的霸主。而当时的宇文部恰恰就处在今天内蒙古东部与辽宁西部的地区。破灭后的宇文部分出了契丹和库莫奚两支部落,居于松漠之间。公元388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率领拓跋大军征伐契丹部落,这是契丹人第一次出现于史料之上。

  根据《魏书》记载,契丹和库莫奚(即奚族)同属鲜卑宇文部。东晋建元二年(344年),前燕主慕容�北攻宇文部,宇文部首领逸豆归走死漠北,契丹和库莫奚两个部落也被击溃。北魏登国年间(386-395年),库莫奚相继被北魏所破,于是契丹又同库莫奚“分背”。史书上的记载为:“契丹国,在库莫奚东,异种同类,俱窜于松漠之间。”

  早先研究认为,契丹与奚,长期毗邻游牧。他们初兴于潢河流域,即所谓“潢水之南,黄龙之北”。契丹始祖“奇首生都庵山,徙潢河之滨”,“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契丹先祖)故壤也。”而潢河即今西拉木伦河、辽河上游,土河即今老哈河。“松漠之间”,即这片流域以及今内蒙古自治区东部所谓东戈壁一带的“平地松林”、“科尔沁沙地”。

  不过,近年来根据考古发现,所谓“松漠之间”其实是库莫奚的活动区域,而史书将其误记为契丹人的活动区域。根据契丹人早期墓葬和碑刻显示,隋唐之前的契丹人主要生活于西辽河、下辽河,以及新开河下游流域一带,并以医巫闾山为活动中心。其活动区域为锦州义县、朝阳、大凌河与辽河交汇处以东到丹东、朝鲜半岛附近,属于东部鲜卑文化。

  青牛白马的传说

  镔铁民族的崛起

  契丹的本意是“镔铁”,也就是坚固的意思。说明这是一个彪悍勇猛的民族,就像镔铁一样坚硬不摧。

  在北魏时期,契丹用进贡名马换得了北朝皇帝对于他们的羁縻统治。直到隋代,契丹各部还是“随水草畜牧”,各部落之间尚未形成统一的部落联盟。隋末,由于受到北方突厥与南方隋朝的夹攻,契丹人逐渐迈进了阶级社会的门槛。

  契丹人在建立国家前,可考的历史大约有500多年。其可分为三个时期:隋末唐初以前,二百八十余年(约391-628年)的古八部时期;唐贞观初至开元中,约一百年(628-730年)的大贺时期;唐开元中至天�v末,一百七十余年的遥辇时期。

  契丹人最初的部落联盟是在唐朝初年形成的。这时的契丹人组成了以大贺氏为首的八部联盟。唐太宗时期,契丹人归于松漠都护府的管辖。武周时期,契丹人李尽忠率部反唐,一度重创其在河北地区的军事力量。安史之乱后,契丹人开始逐渐剥离了与唐王朝的臣属关系。唐朝末年,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内部争权之后,契丹八部之一的迭剌部重新统一了八部联盟,该部的杰出领袖耶律阿保机带领契丹人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游牧王朝。

  契丹人的崛起历史展现了从北魏到唐末中国北方草原地带的民族迁移与权力更迭。

  从契丹开始,来自东北地带的东胡系与肃慎系民族开始取代匈奴丁零一系,成为北部中国的王者。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