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美艳馊子高潮喷水@公车强迫老师,臀交

姜乔皱眉,听见佣人又说,“许小姐身份特殊,我本来是不太想让她去敲你们房间门的,但是她说没关系,我也就不太好说什么。” 佣人说话的声音也很低,期间朝着餐厅那边偷看了两眼。 姜乔点头,…

姜乔皱眉,听见佣人又说,“许小姐身份特殊,我本来是不太想让她去敲你们房间门的,但是她说没关系,我也就不太好说什么。”

佣人说话的声音也很低,期间朝着餐厅那边偷看了两眼。

姜乔点头,佣人在盛家很多年了,肯定是有眼色的人,许颜是盛湛的前女友,正常来说,她也不会让许颜给自己送东西。

但是仅凭着这一点,好像也不能说明什么。

姜乔随后又问了一下安神茶的配方,佣人一五一十的报了上来,都是补气血的东西,没任何的不对劲。

就这几种东西,之前姜母身体不好,姜乔还给姜母买过煮茶喝,她也喝过,当时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不可能这一次她身体就受不住了。

佣人有些不放心,“乔乔,怎么了,是不是安神茶有问题啊,我可真的没瞎放东西,夫人平时不舒服,我都煮给她喝,从来没出过事情。”

姜乔笑了笑,“没事没事,觉得效果挺好的,问一问。”

佣人也不是傻子,她和盛湛今天这个架势,哪里是因为安神茶效果好,明显就是有别的问题。

她朝着餐厅那边又看了看,然后问姜乔,“是不是那个许小姐在茶里面动什么手脚了?”

姜乔砸吧砸吧嘴,表情意味深长,她什么都没回答,只是轻笑了一下,转身从厨房出来。

那边盛湛也吃好了,从餐厅出来后对姜乔说,“要不要出去走走。”

姜乔想了想就说好,下午睡了那么长时间,头昏脑胀的,确实是得走走精神精神。

两个人一起从客厅出去,朝着花园那边走。

盛湛还惦记着姜乔身体的事情,“医生有没有说你可能是误服了什么东西?”

医生没说,甚至到底是不是吃错东西,医生也没说的太确切。

姜乔犹豫了一下,没直接回答盛湛的问题,而是说,“医生一开始怀疑我是流产。”

盛湛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姜乔赶紧又说,“不过检查下来发现不是。”

她接着说,“所以我在想,她难不成是怀疑我服用了堕胎药?”

她这么一说,其实指向性就更明显了。

玩弄美艳馊子高潮喷水@公车强迫老师,臀交-fm分享网

如果真的是有人动手脚,能给她下这种药的,这个家除了那一个也没别的人了。

盛湛抿嘴,好一会就嗯了一下,“我知道了。”

姜乔一脸的平淡,好像刚才她引导盛湛的话,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一样。

两个人在花园里走了一圈,就看见盛城和许颜也从主楼出来了。

那两个人明显也是朝着花园这边走,盛湛啧了一下,“怎么跟狗皮膏药似的。”

姜乔笑了,“他们两个不就是狗皮膏药么。”

她这么一说,盛湛就点点头,“这两个人也应该锁死。”

如盛明镇和卢芳宁一样,这四个人全是祸害,就应该两两一对儿内部解决。

盛城和许颜走了过来,盛城先开口打招呼,“哎哟,你们也在这儿啊,真巧,居然在这都能碰到。”

姜乔实在是受不了他这装疯卖傻的样子,“你正常点。”

盛城呵呵,“开个玩笑,你这个人也太没有幽默细胞了。”

他带着许颜走到姜乔旁边,“还有不舒服吗,听说你今天中午饭都没吃。”

姜乔皱着眉看着他,“你消息可挺灵通,这屁大点儿的事儿你都知道。”

盛城唉了一声,像模像样的说,“你的事情我自然是一直关注着的,所以知道的比较及时。”

姜乔点点头,“是挺及时的,我吃完药都已经好了,晚饭都吃完了。”

盛城翘着嘴角,“怪我了,我应该得了消息马上回来看你。”

他嘴贫的厉害,而且话越说越过,明显是故意想要激怒盛湛。

可盛湛自始至终没说话,视线落在了许颜身上。

许颜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他看着自己,他抬眼看过去,脸上挂着和以往一样的笑容,“阿湛有事吗?”

盛湛说没有,但视线还是落在他身上。

许颜也不怕他看,整个人很淡定,或者还带了一些理直气壮。

姜乔看了看这两个人,无声的笑了一下,小白兔的皮似乎保不住了。

盛城邀请盛湛和姜乔一起走走,姜乔直接开口,“看见你又不舒服了,我得回去歇一歇。”

说完她挎着盛湛的胳膊,直接朝着主楼过去。

盛城哎哎哎了两声,语气听起来有些幽怨,“你这样说可伤我心了。”

姜乔有些无语,也不知道是不是晚饭许颜给他加料了,他明显比平时亢奋许多。

等着走到客厅,储穗正坐在沙发上,又拿着她那些协议在看。

看到盛湛和姜乔进来,她冲着两个人招招手,“你们两个过来帮我看一下,这协议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随后她又说,“今天你爸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先把离婚协议签了,他这两天就着手处理公司股份的事儿。”

姜乔转眼看了一下盛湛,盛明镇突然有这样的动作,应该是跟盛湛今天在医院里损了他两句有关吧。

早知道这样能处理事情就早去医院了,何必拖着这么长时间。

他们两个过去坐下来,盛湛把协议拿过来看,姜乔就在旁边坐着。

储穗视线一转,看向姜乔,“今天怎么回事,看你难受的够呛。”

姜乔张嘴就来,“看见我难受够呛,你还走了。”

储穗一下子就笑了,“有我儿子在,还用得着我在旁边安抚你吗?”

姜乔轻哼一声,“你儿子啥用都没有。”

盛湛眉头皱了一下,转头看着姜乔,“你想我有什么用,我倒是能让你短时间内都不疼,愿不愿意?”

姜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尽量不脸红,“你可是想的美。”

盛湛用鼻子哼了一下,把视线重新放回到协议上,“你看我能给你解决问题,你还不用。”

他那是解决问题?

说的好像她十个月不来大姨妈,就不遭别的罪一样。

怀孕的苦可比来大姨妈要折磨人多了。

这臭不要脸的以为谁都跟他一样,脑子不转弯儿。

储穗等着两个人不较劲了,还是问姜乔,“现在不疼了?吃药了?”

姜乔嗯了一声,“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开了点药。”

储穗也没放心上,就纯粹是顺嘴问了一句,“医生怎么说。”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