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囚禁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

边走边喊道:“老头子,老头子,王医生来了,快出来!” 很快,褚老从房间内走出来,当他看到王元的时候,同样一脸激动,快步走过来,伸手握住王元的手,脸上的感激怎么也掩饰不住。 “王医生…

边走边喊道:“老头子,老头子,王医生来了,快出来!”

很快,褚老从房间内走出来,当他看到王元的时候,同样一脸激动,快步走过来,伸手握住王元的手,脸上的感激怎么也掩饰不住。

“王医生,谢谢,谢谢你救了老头子我一命啊!”

“老爷子,您太客气了,这是一个医生的职责!”王元连连摆手谦虚道。

“不,不,如果没有你,我都听说了,要不是你,老头子我可就直接见XXX了”褚老说完,还用眼睛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刘弘毅。

这一眼,让刘弘毅那个尴尬啊!

但却没有丝毫办法,谁让错的是他们呢?当天如果没有王元出现,这老爷子肯定交代了,心里有怨气很正常。

“褚老,是我们的管理出现了漏洞,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褚老爷子能耍脾气,他们能吗?他们的存在就是为这些老爷子服务的,何况还是他们出现了失误,当然,事情追究起来的话,只能说是很多巧合组成的,比如说当天褚老的药物被丢进下水道....

但这依旧不能否认他们的过失。

因为药物丢掉这种事情,他们是有预案的,在他们预案中,电话一旦打通,他们完全可以在三分钟内赶到患者家里实施抢救,这个时间完全可以算是抢救的黄金期。

“哼!”回应刘弘毅的只是一声冷哼。

对此,刘弘毅也十分无奈,但也不会说什么,其实专家组出了这么个医疗事故,上边能轻轻放下,还是褚老爷子帮了他们一把。

否则最轻的结果都是他们被赶出专家组。

“好了,好了,都别站着了,去屋里吧!”这时候白老太拍了褚老一下,白了他一眼,开口对着刘弘毅和王元说道。

“对,对,王医生,里边请!”褚老赶紧说道,只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松开王元的手。

现在他对王元可是好奇的厉害,要知道,中医啊!在这个传承断绝的时代,居然还有人能完整的传承下中医来。

现在他可不是什么中医小白,经过媳妇这几天的讲解,他对中医有了新的认识。

尤其是从自家媳妇嘴里听来的关于中医的种种神奇传说,更是让他向往不已。

别人可能会说假话,但是他媳妇不可能骗他。

一直来到褚家的客厅后,褚老才松开了王元,感激道:“王医生.......”只是他刚开口,便被王元打断,一脸笑容,道:“褚老,您叫我小王就行!再说,身为医疗组的成员,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囚禁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fm分享网

“好,好,那我就叫你小王了....”褚老大笑着点头,然后一脸豪气道:“你也别叫什么褚老,褚老的,叫我老褚或者褚老哥都行!”

对于褚老的提议,王元连连摆手。

开玩笑!

这能叫吗?

一旦叫了,恐怕立马给人一种不知进退的感觉。

“老爷子,你可别难为我啊!!”王元无奈道。

“行了,老褚,你就别为难小王了!”褚老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旁边的白老太打断。

“哎,好吧!好吧!这人啊!!有时候真是身不由己!”

褚老叹口气,有些无奈。

两人随意的聊着,白老太不时的插一句,整个客厅不时的几人的笑声。

对此,刘弘毅几人嫉妒的发狂,刘弘毅跟干休所不少人关系不错,但这种不错,可没有达到此时王元这种地步。

他那种不错,是能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的普通朋友,王元?现在看样子直接达到了知己的地步。

孟浩辉和刘弘毅的助手呢?

两人刚刚想插话进去,但褚老爷子根本不接话,这让他们看向王元的时候脸上带着不甘的羡慕嫉妒恨。

此时此刻的他们恨不得以身代之。

要知道,一旦跟这些老爷子处好关系,往往一句话,能减少他们几十年的奋斗。

“对了,小王,你再给老褚检查一下,顺便给他调理一下身体!”就在几个愣神的功夫,白老太开口一脸希冀的看着王元说道。

别人不懂中医,他们懂啊,自然知道中医的一些好处。

中医在治病方面可能没有西医方便快捷,却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在调理身体方面甩西医无数条大街。

只是调理身体这方面的好处,并没有直观的体现,自然也就显示不出中医的强大来。

好比,一个人的身体已经亏损严重,经常生病,一旦生病,西医打几瓶点滴就能治好,中医呢?调理身体,能让患者犯病或者得病的时间从一个月延长到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时间,但病人有感觉吗?

并没有!

一瓶药输进去,病好了.....

吃半个月的汤药,却看不到任何明显的作用。

至于身体了好点,强壮了一些,得病的次数少了.......这是中医的作用吗?怎么可能,在他们看来,哪怕不吃中药也是如此。

本来就该是如此。

没有明显的感觉。

没有立竿见影的功效!

自然这中医在人们心里的地位越来越低。

中医的没落就变得自然而然。

但真的没作用吗?

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只是,正因为这种模棱两可,才是加速中医灭亡的根源。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智者。

“好,老爷子,我给你把把脉!”对于褚老的要求,王元自然不会反对。

“这......”刘弘毅听到两人的对话,眉头紧皱起来。

在他看来,这王元简直是胡闹,但面对谈笑风生的几人,这话要怎么说呢?

“等一下!”

正在王元打算把脉的时候,客厅门外一个有些愤怒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客厅的大门从外边被人拽开,几道人影从门外走进来。

打头的正是一身白大褂的钱昌明。

“简直胡闹!”钱昌明来到客厅后,冷着一张脸,目光扫了王元和刘弘毅一眼。当看到王元的时候,更是怒斥道:“王专家!你要看病?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有看病的资格吗?你懂不懂规章制度?”

说完,不待王元说话,便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刘弘毅,冷声问道:“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你刘弘毅吗?”

“你能负起责任吗?”

对于钱昌明的怒斥,刘弘毅涨红着脸,想说什么,但一句话说不出口。

剩下的只有尴尬。

没办法!

这钱昌明实在是不一般。

已经确定进入到国家保健局的人,就是这么牛。

作者: admin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